萬惡的外判制度 –關於上週觀塘外判清潔工罷工事件的聲明

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

上週一(8月6日)觀塘發生外判清潔工人罷工事件,工人指責食環署刻薄,連工作時喝水也被警告。

事件起因,是因為有區議員投訴外判清潔不理想,於是署方高層迫使前線管工加強巡查。但結果又引起清潔工罷工,於是高層又急打退堂鼓,說願意暫時放寬工作要求及檢視安排,指示前線人員人性化處理,這樣罷工才結束。

一向以來,署方高層享有制定政策之權利,卻不願負起所有後果的義務,這才是問題癥結。20年前署方把公共衛生外判是最大錯誤,就像當年把公共商場私有化賣給領匯一樣的錯。公共衛生必須公營。相反,私營為求牟利必然犧牲公共利益和工人利益。20年來,公共衛生千瘡百孔,外判清潔工待遇可恥刻薄,工友被剝削的控訴從未休止,全都是公共衛生私營化的結果。

外判化千瘡百孔,於是市民投訴多。高層卻一如以往「以數字(違規通知) 回應數字(投訴)」,立即壓迫前線公務員頻密巡視外判清潔工服務表現,嚴格執行合約條款,若有不妥便出違規通知扣承辦商服務費。但扣款多了,又引起反彈,清潔工罷工。但高層亦無有怕,自有外判商出來為高層解困,說只是「食環署執行人員個別的偏差」,而高層亦立即承諾「人性化管理」,大家扯貓尾,「非人性化管理」的惡名,便由食環署前線管工背起了。

外判化帶來兩種惡劣機制:第一是外判商牟利的動機凌駕其他一切考慮;第二是政府的價低者得的外判機制。公共衛生要首先滿足這兩個條件,官商就只有刻薄清潔工,用最低工資聘請他們。但這個待遇,往往只能吸引老弱了。清潔工多老弱,卻又被迫以最少人手掃街(不然外判商如何發達?),如何兩全?這時便只有靠壓迫食環署前線嚴格執行合約條款,雖然所有違規都是罰外判商,因前線員工要直接指示外判管工限時改善,外判管工就借詞指是食環署前線壓迫清潔工,令清潔工遷怒食環署前線,掩飾他為賺取更多,不依約增聘額外人手改善服務的背後原因。

20年前的公共衛全部都由各級公務員負責,簡單有效得多。現在卻成為食環署高層/外判商/外判清潔工/食環署前線管工這樣一種四角博弈,權責混亂,甚至有人渾水摸魚,犧牲的都是無權的工人和直接監管的食環署前線員工。

我們認為公共衛生要恢復公營,廢除外判,所有外判清潔工全部轉職為公務員。其次,當年整個私有化、外判化計劃,完全是黑箱作業,沒有任何民主程序,不尊重市民決定權,也不尊重中低層公務員的諮詢之權。所以,從現在起特區政府及署方必須改弦易轍,尊重市民和中低層公務員的民主權利,不可黑箱作業。

2018.08.1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