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總佳士合謀成立工會 聯手打壓工人自發組織

《無國界社運編者按:最新消息!50位聲援工人的學生,今晨(8月24日)被警察全數拘捕。此前被捕的十多位佳士工友和支持者則繼續扣押。請大家注意消息和轉發報導。》


 

圖片來源:時代力量

pDZYgSmK03qEoJJ7-661x372

深圳佳士科技工人個多月來不斷抗爭,就是希望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成立一個由工人自發組織的工會。可惜,事件在中華全國總工會(中國國內唯一合法工會)和佳士管理層聯手打壓的情況下,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又再被出賣。過程中,全總和佳士以極其卑鄙的手段合謀取締了由工人循合法程序組成的工人組織,及後更動用龐大的公權力鎮壓自發組織的工人領袖。工潮不但再度引證全總帶頭剝奪中國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而且當中過程更盡顯官方工會與資方勾結的醜態。

5月上旬,工人領袖米久平等人因企業待遇和管理嚴苛等問題,向坪山區人力資源部和區總工會求助。當時人力資源部對工人的問題沒有給予解決方法,但坪山區總工會在得悉佳士科技未有成立工會時,便建議他們成立工會,於是他們在6月7日向街道總工會提交建立工會申請,但被街道總工會拒絕,指工人的申請書沒有得到企業蓋章確認,沒法接受申請,但法例根本沒有相關規定。

工人於6月22日向企業要求蓋章確認,當然地得不到公司正面回應,於是再致電向街道總工會求助,但街道總工會反應冷淡,3天後才回覆工人代表,指可先發展會員,待有100名工人同意後再召開會員大會選出籌備小組。期間,米久平等工人代表多次向區總工會查詢,擔心資方會因此打壓工人,獲區總工會明確指出,如工人因參與組建工會而被資方針對或解僱,工會會向企業發警告。果然,當米久平等工人領袖正式開展工作時,企業就開始針對工人領袖進行打壓,如米久平就遭管理層要求調職,如不服從就將他解僱。米久平因此向深圳市總工會發信求助,獲市總工會電話回覆,明確指出工人可組建工會,如因組建工會被解僱,工會會介入處理。因此米久平等人沒有理會公司的阻嚇,繼續組織了89名佳士工人簽署《申请加入佳士工會意愿表》。

005YhI8igy1fubttlzu49j30e709gtie

不過,在7月12日,資方開始對整個籌組工會過程進行抹黑,先指控米久平等工人領袖以消防安全名義欺騙員工簽名同意加入工會,威脅工人收回同意書。管理層又與坪山總工會副主席黃建勛,跟米久平見面,改口稱他們組建工會的行為非法,要求米久平寫道歉信,和澄清組建工會的行為並非得到區總工會指導。米久平拒絕,並於7月13日到深圳市總工會上訪,要求企業道歉和上級工會督促企業成立工會。直至7月18日工潮爆發,工人合法建立工會的訴求依然遭到忽略。

8月1日,龍田街道總工會正式批覆成立工會籌備小組,籌備小組由坪山區總工會副主席黃建勛出任小組組長,而副組長則由佳士總裁辦投資項目總監張志英出任,兩人都在事件中打壓當時要求組建工會的工人代表,明顯是要透過兩人的操控下,成立擁護資方的黃色工會。區總工會又在微博上指控當時籌建工會的工人領袖行為非法,現在是要糾正相關不合程序的行為,依法組建企業工會,是赤裸裸對工人結社自由的打壓。

005YhI8igy1fubtxzdbaaj30j009twmq.jpg

根據國際勞工公約第87號的規定,工人理應享有自由組建工會的權利,但中國的《工會法》本身已限制工人,只可以成立中華全國總工會屬下的工會,剝奪了工人的結社自由。這次事件中,工人就連依法籌建工會的機會,也被總工會和資方剝奪,而總工會和企業之間的互相勾結,更是令人膽寒。全總和佳士管理層合謀自組工會,就是要阻止基層工人把持工會的領導權,以杜絕工會日後組織工人去爭取改善待遇的後患。但可恨的是,改善工人就業待遇本來就是全總應盡之責。全總在佳士工潮中卻「掉轉槍頭」打壓工人,恰恰突顯了中國整個工會制度和工會法的荒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