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軍事擴張及其後果

中國的軍事擴張及其後果

錢本立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經濟蓬勃發展,國家和私人資本家都積累了大量資本。到20世紀末,中國資本開始了海外擴張。1999年,政府開始實行“走出去”政策(也稱“走向全球戰略”),以促進中國在海外的投資。其效果非常顯著,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公佈的統計資料,2000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OFDI)僅為9.158億美元;到了2013年,也就是中國宣佈“一帶一路”倡議(OBOR)的那一年,這一數字已急劇增加到1078.437億美元。

美國記者湯瑪斯•弗裡德曼(Thomas Friedman)曾寫道:“市場的隱藏之手永遠不能離開一隻隱藏之拳的幫助。如果沒有F-15戰機的設計師麥克唐納•道格拉斯(McDonnell Douglas),麥當勞(McDonald)就無法蓬勃發展。為矽谷科技公司的全球蓬勃發展保駕護航的隱藏之拳就是美國的陸軍、空軍、海軍和陸戰隊。”歷史一再證明,軍事力量對於資本的海外擴張是不可或缺的,而中國也不是例外。

建設大海軍

中共政權一向重視軍隊,但過去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中心任務是保衛陸地領土和維持國內穩定。因此,長期以來人民解放軍海軍的發展並不是優先事項。例如,在整個20世紀90年代,儘管中國經濟迅速發展,但這十年之中海軍卻只有四艘新的驅逐艦加入現役(在擁有航空母艦之前,驅逐艦是中國海軍的主力戰艦)。這是因為,當時中國海軍的主要作用是阻礙敵人在沿海省份登陸,由小型戰艦組成的綠水艦隊即可擔當此任。然而,隨著中國海外利益的擴大,特別是在一帶一路開始之後,北京對海軍的態度發生了重大變化。

2008年12月26日,一支由兩艘驅逐艦和一艘補給艦組成的小型艦隊從三亞的一座海軍基地出發,駛向索馬里參加由聯合國安理會授權的亞丁灣反海盜行動。當時的海軍司令吳勝利上將表示,“這是中國首次使用軍事力量赴海外維護國家戰略利益,也是中國軍隊首次組織海上作戰力量赴海外履行國際人道主義義務。”

但北京並不滿足于一支只能執行護航任務的遠洋艦隊。隨著中國的“海外戰略利益”越來越多,特別是中資投資的大型建設和基礎設施項目的增多,中共政權就必須擁有更多力量來保護其領地、資產和人員免受各種威脅。這些威脅不僅來自於手持輕武器的海盜,也來自于擁有現代化藍水海軍的對手國家。

此外,不屈不撓的民族主義立場是製造習近平個人崇拜的宣傳的重要組成部分。例如,今年早些時候在與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討論南海問題時,習近平就表示,“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即使只是為了給此類聲明撐腰,北京也必須建造更多戰艦。

其結果就是中國建成了世界第二大的海軍(以艦艇噸位計算)。在過去十年中,中國建造了100多艘戰艦和潛艇,使其總數達到了317艘,甚至超過了美國海軍的283艘。而且,這是一個仍在持續的進程,目前在建的還至少包括兩艘航空母艦和八艘055型“超級驅逐艦”(按照美國海軍的標準,後者其實應算作巡洋艦)。

中國海軍01
上圖:在海上航行的遼寧號航母編隊。

區域軍事競賽

 雖然中國藍水艦隊的技術和能力尚未在實戰中得到檢驗,但其驚人的規模仍然讓北京有了擴張的信心。在南海建造人工島嶼以及圍繞這些島嶼展開的海上對峙就是例子。

中國的軍事建設和擴張不可避免地加劇了該地區的軍備競賽。2017年韓國的國防開支增加了4%,達到創紀錄的365億美元。日本已簽署的2019年國防預算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480億美元,首相安倍還將2020年設定為修改憲法第9條(即規定日本放棄宣戰權的條款)的最後期限。其他正在磨刀霍霍的區域力量還包括印度、臺灣、澳大利亞和越南。

中國軍事軍支
上圖:2000到2016年的中國軍費增長(紅色為預算,黑色為實際開支)。

然而,對於中國的軍事擴張反應最強烈的還是美國。實際上,為了遏制中國,奧巴馬政府早在2012年就計畫了所謂的“轉向亞洲”戰略,其中包括將60%的美國海軍重新部署到該地區。然而,中東持續的危機推遲了該計畫的實現。雖然特朗普推翻了奧巴馬的許多政策,但他繼續並加強了對中國的軍事敵意。正如美國2018年的國防白皮書所述:

中國正在利用軍事現代化、擴大影響力的行動和掠奪式的經濟活動來脅迫鄰國,重塑對其有利的印太地區秩序。隨著其經濟和軍事實力的不斷提升,為了其民族的長遠戰略,中國將繼續追求軍事現代化,以便在近期取得在印太地區的霸權,並在未來取代美國獲得全球主導權……

2018年5月,美國將其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有分析人士認為這一改變正是為了反制中國在該地區的擴張。現在,美國海軍接近60%的水面艦艇和超過60%的潛艇已經部署在了該地區。

美國的遏制戰略

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軍事失利,全球金融危機和由此引發的大蕭條,阿拉伯革命,有著自身野心的地區性大國的崛起等一系列因素,使美國的全球霸權自新世紀開始就一直處於下滑狀態。與此同時,中國保持了相對較快的經濟增長,甚至在全球經濟蕭條期間通過大規模政府刺激維持了繁榮。此外,依靠積累的大量資本,中國走上了全球擴張的道路。面對這種情況,美國最初是希望通過將中國納入新自由主義世界秩序來馴服中國。然而,中國的戰略決策者卻認為這是美國退讓的表現,並得出了是時候建立新的世界秩序的結論。雖然中國的統治階級並沒有天真到認為美國會和平地接受這一新秩序,但很顯然他們並沒有想到反擊會來得如此之快。

一帶一路也刺激美國加快了遏制中國的步伐,因為這一戰略旨在幫助後者打入諸如東南亞和中東等前者的傳統勢力範圍。在競選期間就對中國激烈批評的特朗普能夠當選,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美國統治階級的態度。據《南華早報》報導,特朗普最近在其私人高爾夫俱樂部與企業高管和白宮高級職員共進晚餐時曾說,一帶一路是一種“侮辱”,是他不想要的。他還宣稱自己也當面對習近平表達了這一看法。上文提到的美國國防白皮書的作者、國防部長馬蒂斯今年5月也強調說,印太地區“有許多帶和許多路”,應該對“對所有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貿易和投資開放,不應受制於任何國家的掠奪性經濟或威脅’。

當下而言,特朗普顯然更傾向於使用經濟手段來壓制中國。到目前為止,美國在貿易戰中已經宣佈對超過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增加關稅,這大約是中國向美國出口總額的一半。特朗普還威脅說,如果中國進行報復,他還會對另外價值267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收關稅。

除了這種全面進攻外,美國還對中國的軍事部門發動了有針對性的攻擊。9月21日,美國對中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下屬的裝備發展部及其負責人實施了制裁。對後者的指控是其與去年遭到美國制裁的俄羅斯公司進行軍事貿易。制裁措施主要包括:拒發出口許可證,禁止在美國管轄範圍內進行外匯交易,禁止在美國金融體系內交易,凍結所有在美資產和利益,以及對裝備發展部負責人實施包括簽證禁令在內的制裁。

雖然這些制裁並不會破壞中俄之間有關蘇-35戰鬥機和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的交易,但會使中國很難繼續從美國及其盟友手中購買與軍事有關的產品。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制裁中興通訊時中國的反應,已暴露出後者遠未實現高科技產品的自給自足。此外,許多解放軍和政府高官恐怕現在也要擔心自己在美財富的安全。

特朗普的這一策略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例如,從20世紀30年代末開始,羅斯福政府就曾對日本實施過一系列制裁和出口禁令,以削弱後者的軍事物資供應,包括飛機、航空發動機燃料和廢鋼等。這一經濟壓力也成為了日後日本與美國開戰的重要原因。

但近期來說,中國還不太可能對美國發動戰爭。即使只考慮軍事方面,後者也仍然擁有對中國的巨大優勢——F-35戰鬥機、福特級航空母艦、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和佛吉尼亞級攻擊核潛艇都是中國海軍的同類武器無法比擬的,更不用說雙方在實戰經驗和指揮體系方面的差距。所以,我們暫且無需擔心另一場日德蘭大海戰或偷襲珍珠港的發生。

美國海軍
上圖:美國海軍福特號核動力航空母艦,是技術上至少領先遼寧號兩代的超級航母。

反對帝國主義爭霸

然而,沒有任何國際秩序是永久的。中國的資本主義發展將逐步縮小解放軍與美軍之間的軍事力量差距,從而助燃中國統治階級的帝國主義野心。

如果戰爭爆發,普通民眾肯定會成為受害者。上個世紀發生的帝國主義爭霸——比如一戰、二戰和冷戰,已經讓我們看到,如果發生戰爭,底層人民將被迫將自己的兒女送去戰場相互屠殺,言論自由等公民權利將被剝奪,罷工將被嚴厲禁止,持不同政見者將被控為叛國,食品和其他日常必需品的價格將會飆升,平民將在空襲中受傷或死去……

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帝國主義勢力,無疑必須首先為目前的危險局勢受到指責。但我們也必須認識到,中國為挑戰甚至取代前者的統治地位而進行的狂熱軍事擴張,正在大大增加戰爭的風險。因此,任何一方都不值得支持,兩國人民應該共同反對這種帝國主義爭霸和與之相關的軍事擴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