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政府垃圾徵費方案

bkn-20181116154500875-1116_00822_001_01p

上圖轉載自東網。

甲.  基本立場:

1 消費者在大多數情況下對於商品包裝根本沒有選擇不要的權利,所以很多家居垃圾的源頭在於生產商及連鎖店,而非在家居。政府的方案根本放棄源頭減廢,繼續放過生產商和連鎖店,轉移視線,把責任推卸在普通市民身上。垃圾徵費更是雙重懲罰市民,因為市民既要為包裝付費,又要為垃圾付費,違背公義。局長也承認減廢成效無從估計,要看市民云云。但一種旨在改變市民行為的徵稅政策,連最高級官員也承認“成效無從估計”,那麼這個建議就應該打回頭,並另請高明再議。

2 目前的政府方案,只是拿出大小不同的膠袋來搪塞責任,根本無法在大部分樓宇做到按量收費(膠袋大小與垃圾重量之間並無必然關係),多數情況下甚至只是住戶劃一攤分費用,所以也無法真正誘導市民減廢,更無法誘導市民養成垃圾分類的習慣。香港居所大部分是高樓大廈,本來不容實行真正的按量收費。制定這種垃圾徵費本身就是垃圾政策。a3-1@1200x1200

3到今天為止,政府在源頭減廢、帶頭創造物質條件促進垃圾分類和廢物再造等政策上,仍然無所作為,在缺乏這些前提條件的情況下,實行垃圾徵費純粹只是門面功夫,為政府hea做背書。

4 從過往徵費政策的失敗經驗所見,懲罰性徵費無論在治標和治本上都未能達到減廢的預期效果,所以本會一向反對政府這個殘缺的垃圾徵費方案。

5 垃圾徵費方案懲罰窮人,又未能約束富人。

由於每個人都無可避免有垃圾,變相全民徵費。徵費比率佔窮人收入比富人高,具有累退稅的性質,是一種典型的劫貧濟富稅制。這種徵費方案,對於窮人是額外懲罰,對於富人則毫無寓禁於徵的作用。

6  垃圾徵費如果勉強實行,我們根據工作經驗,在無足夠物質條件配合(例如回收桶和人手不足)的情況下,市民隨便棄置垃圾以逃避徵費的情況會大大增加。我們預期徵費後,非法棄置劇增,垃圾圍城,影響公眾衞生。至於工商廢物徵費,則工商界大可轉移給消費者。

總之,垃圾徵費最後或成為形同虛設的「紙老虎」,無法減少廢物量。若然要真正減廢,應先源頭減廢,立法規管或發牌條件上要求有關行業必須分類垃圾(玻璃、厨餘) 、循環回收舊物及減少使用即棄物料,從而鼓勵市民循環再用物品,以達到真正減少廢物。

請黃錦星局長實事求是,審慎處理,切勿在回收資源無出路時倉卒立法,迫市民非法棄置,垃圾圍城,影響環境衞生。

ckfn1116950_1024

乙.  補充說明:

1 懲罰性徵費過往從未能減廢

減廢責任全推向市民,無論生產廢物源頭生產商和政府都淪為配角,措施以為寓禁於徵,無效就加重罰款,其實不切實際,毫無成效。例子如下:

環保徵費項目 日期 成效
垃圾蟲 02年定額罰款$600        為加强阻嚇性,

04年加至$1500

檢控數字只在05年輕微下降,之後便逐年遞升,由03年20483宗倍增至2017年的45706宗。(見附表1食環署统計年報)
排污費 08年排污費按水費徵收。 用水和排污同樣未見減少。
建築廢物徵費 05年12月開始收  因成效不彰,調高收費*2017.04.07起:堆填費由每公噸125元增至每公噸200元;及公眾填料費由每公噸27元增至每公噸71元 雖然堆填區棄置量减少,

但大量建築廢物散落社區:《(民間堆填(漁塘、棕地)、非法棄置(山邊,官地和街道)和混和垃圾處理) 》

*非法傾倒投訴由06年的3242宗倍增至2016年的7014宗。(見附表2 . 政府熱線回覆)

增加罰款未收阻嚇作用。

膠袋費 **2015年4月全面實施

-膠袋費入商户收益,未惠及環保

棄置量增、回收率降。

背心膠袋入口量創8年新高(由09年的4875萬公斤增至15年的5333和16年的5876萬公斤。(見附表3政府统計處資料)。生產商為盈利,抵消了消費者的努力

B20N231AW2o-SrKsOF0CDJx73Apy8zLdDwUEag8FBGo

2 唔係咁掛!局長大人:空言安排食環署員工拒收非指定垃圾袋和檢控非法棄置

黃局長建議,由垃圾站站長負責將無標籤的垃圾膠袋抽出並拒收,可知食環署前線無法配合。

站長 全港有3133個垃圾站,只有二百餘個設有站長,還有16200個廢屑箱和1983套廢物回收箱都無人看管,請問誰人去檢查膠袋和拒收?
外判商垃圾膠袋 清潔工人掃街和倒廢屑箱的垃圾膠袋並非徵費專袋,即垃圾站會同時接收非徵費專袋垃圾,站長如何分辨拒收?做不來是否要解僱他?
專用垃圾袋 若市民用A貨垃圾袋,工友如何分辨?

知道有翻版貨,是否通知海關和報警調查?影响整天工作, 費時失事。

垃圾車 食環署每日提供247架垃圾車收家居垃圾,一架垃圾車只得個一、兩個跟車,一轉要去幾十個屋苑和站,每個收集點只能停留5-10分鐘,工人怎有時間逐個袋去秤、逐個去睇呀?根本冇可能做到拒收和按量徵費。「做戲就得」。(見附表5)
廢紙箱 計劃收細廢紙箱入口,預防市民將袋裝垃圾塞入箱。若加理减少街上2萬個廢屑箱和3千個垃圾站,相信廢紙箱早上定被大袋小袋垃圾包圍,想法不切實際。就算環保署能於全港萬六個廢紙箱裝閉路電視,鏡頭後照樣可棄置。見相片。(台灣成功除廣設閉路電視還有獎金鼓勵全民檢舉)
檢控人員 黃局長亦承認徵費計劃會導致嚴重違例棄置情況,回應又指食環署前線員工會加強執法。知否食環署前線執法人員約三千,每年處理16萬餘宗投訴,公眾潔淨檢控近年升至45706宗,3百餘潔淨組同事經常要兼替,工作量大,人手短缺,如何應付額外工作?
工人工傷 建築廢料徵費已令街上多了很多棄置廢料,工友工傷增加。現在前線員工非常擔心垃圾徵費後,更多市民為逃避徵費而到公眾地方扔掉廢物,工作更為吃力,會令掃街工人工傷增加。前線同事在執法過程中,難免對老弱檢控,到時又會激起民憤,前線又成眾矢之的!

南韓1995年徵費之初就有100萬宗違例棄置,近年才降至10多萬。經驗告訴我們,垃圾徵費導致非法棄置是必然現象。擔憂計劃實施後「垃圾山」處處,建築廢物是惰性廢物,棄置在山邊最多污染環境,但家居垃圾會腐爛,惹蚊蟲鼠患,嚴重影響環境衞生,危害市民健康。只倚賴垃圾袋徵費,卻沒有預先創造前提條件,恐怕付出環境代價更大。

_2017032006391873483.jpg

3 本末倒置,源頭並未減廢

環保署表示徵費目的在:

-污者自付,按棄置量徵費

-改變行為,為免徵費,迫使市民積極分類垃圾

-令可回收物料增加,减少廢物。循環再造,增加經濟收益

但綜觀徵費安排,未能達預期目的,政策無效果又擾民,黄局長為求推行徵費有理,

不但送市民一頂「污者」的帽子,還抹殺市民日漸提升的環保意識和減廢成效。

其實回歸十數年,固體廢物總量下降(棄置總量減少見附圖)

固體廢物每日棄置總量由2000年的17940公噸下降至2015年的15102公噸。情況並非黄局長所講悲觀。這十數年間,人口由1996年的641萬增至2016年的733萬,住户亦由205萬增至250萬。人口增加過百萬,家居垃圾卻不升反降,由2000年的7540公噸減少至2015的6464公噸,2016的6391公噸,証明市民的積極減廢有成。

雖然市民積極減廢,工商業卻放任增廢(工商業廢物倍增量見附圖)

工商業廢物由2000年的1795倍增至2015的3694公噸,2016的3954公噸。抵消了市民努力的成果。可見垃圾元兇不是消費者,而是生產商,源頭減廢的對象應是工商界,不應是小市民。

可惜,政府欺善怕惡,不敢規管工商業,2011-2022工商業只需减費3成,家居住户卻需減4成。生產者責任制第二期才推行,黄局長又拋出一招「雞先還是蛋先」來混淆概念,說徵費可令市民發揮消費者力量,拒收包裝廢物,生產商自會改變產品設計,迎合市場。硬說消費者是廢物源頭,先要向小市民徵費。

政府方案,總之就是:

節流不開源,垃圾無出路

姑息元兇,市民陪葬

環保署請客,食環署付錢

垃圾圍城,影响衞生

 

丙. 附錄:

垃圾徵費方案在應用於不同類型大廈時的不同情況:

大廈種類 1.8萬幢公私營住宅 4千幢住宅及商業樓宇 全港有15 %樓宇是三無大廈
垃圾收集方式 食環垃圾車收集垃圾 用私營垃圾商收集垃圾,現有330輛 住户自行將垃圾送去垃圾站或環保桶
徵費方式

收費水平三年後再檢討

「按户按袋」收費

9種容量指定垃圾袋,每公升0.11元,0.3元至11元,4人家庭若每日用一20公升膠袋,即2.2元x30=66元。每月多66元支出。大型廢物要貼指定標籤,每件11元。用垃圾槽的大廈可用240及660公升指定垃圾袋。

將「按重量」徵費,

(送到堆填區/離島轉運站) 每公噸從免費→365元

(送到4個市區/新界西北廢物轉運站)每公噸

從30元/38元→-395元

「按户按袋」收費

回收桶2千增至4千套(每日回收4噸增至8噸, 仍有24噸未收)

執行機構 透過管理公司统一處理

若有非專用袋垃圾或散裝垃圾,清潔工友要套上專用袋才不被拒收。

依賴個體戶的垃圾車司機為單幢式住宅和工商業的垃圾進行秤重、交收等工作。 因三無大廈(無法團、管理公司和居民組織),自已垃圾自已揼。
估計效果 不規管生產商過度包裝,住户減廢量輕微。

因增行政支出,管理費必加。執行時與居民磨擦多

食環工友無時間拒收。

住户批評其他膠袋無法重用,膠袋用量增。

非法棄置和用冒牌袋增。

無法做到按量收費。違用者自付的公平原則,失減廢誘因。廢物處理業協會批評單靠車長執行是政府推卸責任。 市民若充分配合,將垃圾分類,因回收桶不足,被迫放置桶外而惹來檢控。

回收桶變垃圾站。

鄉郊住户若不配合,更多非法棄置,影響衞生。


聯署團體:

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政府前線僱員總會、香港廚師聯盟、自已社區自已搞、勞工組、社區關懐、全球化監察、南地球、社區前進、關懷貧窮學校、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公屋被逼遷戶關注組、清潔服務業職工會 (職工盟屬會) 以及工學同行 (共14個)

聯署個人:
何太(富嘉花園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杜志權(偉景花園業主立案法團秘書)、鄧永謙(關懷貧窮學校)

2018年11月16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