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左翼為脫歐而百家爭鳴

編譯:王佳

2016年6月23日,英國就脫歐舉行全民公投,結果51.9%的選民投票支持離開歐盟。2017年3月28日,英國首相文翠姍簽署通知信知會歐盟,決定按照《里斯本條約》第50條啟動脫歐程式。2018年11月13日,經歷一年多的談判,英國與歐盟就脫歐協定草案達成一致,其中包括

  • 英國將於2019年3月29日退出歐盟,之後到2020年12月31日為過渡期。過渡期內,英國將暫時留在歐盟內部市場和關稅同盟之內。英歐爭取在過渡期結束前6個月內簽署貿易協定。新協定未達成或英國在2020年7月1日前提出要求,可延長脫歐過渡期或讓整個英國繼續留在歐盟關稅聯盟之內。過渡期可延長一次。過渡期延長之後,英國必須繼續承認歐盟的規則,但沒有投票權,並有義務繼續支付歐盟會員費。過渡期內如果英國在貿易等領域締結“國際協定”,過渡期結束後才能生效。
  • 在英國生活的歐盟公民,其醫保、退休金和其它社會福利均有保障。在過渡期內去其它歐盟國家生活的英國人同樣如此。
  • 過渡期結束後,英國仍要履行作為歐盟成員國時所承諾的一切財政義務。具體的資金數額尚未確定。在2020年前,英國還將繼續參加歐盟每年的財政計畫。
  • 英國的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之間的邊界不設邊檢。

這一脫歐協議,已經令執政的保守黨陷入分裂,首相文翠姍也面臨逼宮下臺。在保守黨及其盟友之中,反對的聲音主要認為按照以上條件會有損英國利益(大資本的利益)且“脫”得不夠徹底(不夠排外)。

另一方面,英國左翼(包括工黨左翼)也對該協議大加鞭撻。不過,對於脫歐,左翼不同派別之間也有分歧,下面列出幾種有代表性的立場,以供讀者討論。

工黨

2016年的脫歐公投,工黨的正式立場是留歐,雖然一直以來工黨內部對於歐盟立場也是四分五裂。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本人,和許多老工黨領導人一樣,一貫是疑歐派。不過,柯賓當了黨魁,也得平衡各派勢力,所以他說話容易左搖右擺。但文翠姍在11月13日與歐盟達成協議草案後,柯賓就全力攻擊她的方案。

柯賓在一場商界大會發表演講,批評該協議是“拙劣的、全世界最糟糕的交易”。他還說:

“工黨一直都表示我們尊重公投結果,但我們不能接受當下這個政府搞砸這些重要談判的混亂方式……工黨會投票反對這個協議。另外如果政府無法令其核心政策在議會中通過,我們將要求舉行大選。如果無法大選,我們的態度也非常清晰,就是所有其他選項必須保留在議事日程上,包括重新公投。”

關於為什麼反對這一協議,他說:

“這種有偏向的脫歐協議根本不夠好。政府的談判並沒有結束過去兩年半的不確定性,而是將不確定性又延長了兩年、三年甚至四年——誰知道還有多少年?

……

這是蒙著眼睛的脫歐,接下來幾年英國還要就與歐盟的未來關係進行拙劣的談判,那時我們已經失去了大部分優勢。這會嚴重損害英國工業和更寬泛的經濟。政府正在逼迫我們所有人接受這個協議,威脅說如若不然,就會是無協議脫歐,從而導致混亂和對經濟的嚴重損害。”

柯賓認為這種非此即彼的選擇是虛假的,工黨能提供更好的選擇:

“首先,我們想要新的全面永久的關稅聯盟,讓英國在未來的貿易協定中有投票權,並確保北愛爾蘭沒有邊檢,從而避免現任政府半生不熟的‘保底協議(backstop deal)’。企業和工人都需要確定性。保守黨為臨時海關制定的補丁計畫,並沒有明確說明將持續多長時間,而且英國也沒有決定權。這只會延長不確定性,使就業和經濟繁榮面臨風險。

其次,明智的協議必須保證穩固的單一市場關係。之所以人們熱衷於討論加拿大模式這種降級的關係,只是因為保守黨描繪的極端情況。但這種模式會給我們的經濟帶來風險,給就業帶來風險,給我們的學校、醫院和其他重要公共服務的投資帶來風險。

第三,對英國有利的協議還必須保證我國在工人權利或保護消費者和環境方面不落後於歐盟。英國應該成為權利和標準的世界領導者。我們不會讓保守黨政府以脫歐為藉口展開逐底競爭,剝奪我們工人的權利;也不會讓他們降低我們的產品標準,害我們的孩子吃到氯化物超標的雞肉。”

激進左翼的分裂

社會主義工人黨(Socialist Workers Party, 簡稱SWP)

SWP是托尼·克里夫(Tony Cliff)創立,持革命社會主義立場,政治光譜上屬於激進左翼。該黨認為,歐盟代表的是歐洲少數權貴的利益,推行的新自由主義和種族主義議程。它贊成英國脫歐,但反對由雙方統治階級商定的協議,主張應該按照以下原則脫歐:

  • 捍衛移民

捍衛和擴大移民和難民的權利。支持所有歐盟公民享有充分且無限期的權利。

讓所有難民自由進入,讓工人在所有歐盟國家享有工作權,停止將他們當成替罪羊。

  • 保證權利和資金

不減少工作場所、社會或平等方面的權利。保證為原歐盟資金資助的社會專案繼續提供資金。

  • 不簽署阻止國有化的貿易協定

對限制國有化的單一市場說不,對重回TTIP(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或簽署任何其他有利於跨國公司的協議說不。

  • 採取強硬行動應對氣候變化

採取有效行動應對氣候變化,禁止水力壓裂,推行能生產質優價廉的食品並且注重環保的農業政策。

  • 重新就蘇格蘭獨立舉行公投

英國脫歐引發了英國國家統一的問題。不管英國脫歐與否,蘇格蘭人民有權選擇是否獨立。我們支援激進的獨立運動。

  • 國際主義與全球團結

支持國際主義與世界工人團結。全力支持所有反對緊縮和種族主義的鬥爭。

當然,主流政黨不會接受上述原則,英國激進左翼也沒有強大到可以挑戰主流政黨。但是SWP認為,可以利用這場“脫歐危機”來組織推翻保守黨政府的運動:

“我們需要在工作場所和街頭加強抵抗,而不是等待下一次大選選出工黨政府。 這一運動必須把“脫歐派”和“留歐派”的工人階級都團結起來。但左翼和勞工運動不能避而不談自身關於脫歐的態度。”

SWP以工人階級人口為主的伍爾弗漢普頓選區為例,指出這些民意既支持脫歐,又對移民持正面態度。因此該黨認為,只要秉持上述的脫歐原則,是可以把兩派工人團結起來的。

SWP也指出工黨內部立場並不一致,因此無法推出“照顧工人而非老闆”的脫歐替代方案。

社會主義抵抗(Socialist Resistance,簡稱SR)

SR是第四國際的英國支部,因此其觀點也反映出英國之外的歐洲左翼的態度。雖然同樣認為歐盟是大資本推行新自由主義的工具,也同樣反對保守黨的脫歐協議,但SR認為此次英國脫歐是“對真實問題的錯誤答案”,因為:

“數以百萬歐洲人2016年並沒有機會投票。脫歐之後,其中的工人會失去權利,人民的生活會因放鬆管制而受到破壞。脫歐計畫的執行人表示他們代表的是極右的邏輯——這並不是什麼秘密,而是他們的公開政策。

……

英國脫歐的計畫,旨在使英國經濟美國化,復興民族主義,並通過公共授權讓極右派的敘述變成歷史的勝利者。”

SR指出,“左翼脫歐派(Lexiteers)”提出的那些激進脫歐原則都是統治階級不會給出的選項,因此沒有實際意義。而柯賓的替代方案,也是建立在工黨當選的前提上;而工黨在歷史上卻經常背叛工人和移民。

至於左翼應該怎麼應對目前的脫歐協議,SR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首先,不要投降。我們有5個月的時間來阻止這場噩夢,而且潮流正在轉變。今年夏天,我們看到了一場反對脫歐的巨大草根運動。這是由工黨左翼和綠黨領導的,工會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我們已經推動了工黨的政策,我認為也可以推動運動向前發展。但這個過程需要加速——我們需要在政治上贏得脫歐辯論的勝利,不僅僅是在程序方面,而且要在我們自己的組織內和更廣泛的左翼之中。

其次,請理解這不僅僅是一場思想鬥爭。在這裡的對話很重要,但我們更需要將參加“人民投票”遊行的70萬人帶入真正的運動之中。以往經驗告訴我們,統治機構會忽視溫和的抗議活動。我們需要提供一種能夠在街頭擊敗極右翼的社會運動,並讓大家參與到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行動中去。我們要讓文翠姍明白,如果她要把我們逼下懸崖,我們就將讓這個國家失控——但首先我們需要一個可以實現這一目標的運動。

最後,我們需要說服公眾。在街道、社區、家門口,在你家附件的火車站外。這是一項只有我們左翼能完成的任務——而且需要以閃電般的速度展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