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黃背心運動的階級較量–訪問皮埃·若舍

譯者:五月

英文版訪問刊於 Europe Solidaire Sans Frontières (English Version)

編者按:黃背心運動從11月17日星期六開始,已經連續五個星期六上街。上週五,法國其中一個總工會CGT,更發動了第一次罷工。這是自1968年以來,最大規模的自發性和群眾性的抗命行動。我們訪問了1968年過來人Pierre Rousset,他當時是左翼學生領袖,現在則是《新反資本主義黨》的成員。


  1. 馬克龍提高燃油稅,是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政策的一部分麼?所以出於環保的立場是否應該支持加稅?

不對。以對抗氣候變化為名增加汽車燃油稅,實際上暴露了馬克龍的生態政策全是虛偽的。越來越多的鐵路線路都依照私企的盈利邏輯關閉了。許多地方的其他公共服務也遭到削減,比如學校、郵局、醫院、政府機構等。因此,住在市區之外的人們越來越依賴自駕,而且開車距離也越來越遠。

總的來說,馬克龍在法國的做法與他在聯合國的講話截然相反。他奉行私有化(包括交通部門)和放鬆管制的政策。像特朗普一樣,他將大公司從環保法規中“解放”了出來。他的政策剝奪了公權機構實施公共政策所必須的手段,使之只能依賴市場。在抗擊全球變暖、捍衛生物多樣性或地方發展規劃方面,他的具體政策少得可憐——針對法國內外都是如此(法國跨國公司可以自由剝削人類和自然)。法國銀行也仍然在優先為最污染的能源產業提供融資。

生態稅很少有效,而且往往在社會層面不公平。它們不能成為生態轉型計畫的基礎。 事實上,黃背心運動說明了光靠“稅收加補貼”是不夠的。要想實施一系列重大社會和生態措施,政策本身必須改變。

12月8日星期六,黃背心再次出現在巴黎,許多其他地方也有聚集。同一天,(適逢綠色團體響應同期在波蘭舉行的聯合國氣候改變會議)法國各地還舉行了關注氣候的集會,其口號是“讓我們改變體制,而不是氣候”。其實黃背心起義和環保運動也有遙相呼應,比如抗議者提出過這個口號:“維持生計,拯救地球,是共同的鬥爭”——我們不能因為氣候變化,就忽視社會苦難(反之亦然); 而且,全球生態危機的受害者首先就是窮人。

  1. 為什麼大部分法國人都感到憤怒?新聞報導說是因為燃油漲價。真的是這樣麼?造成憤怒的還有其他方面原因嗎?是否與馬克龍所代表的東西有關?這次抗議的深層因素是什麼?

燃油價格上漲並沒有對富人產生重大影響,但對於普通家庭來說,這部分花銷還是占很大比重的。法國是世界上燃油價格和稅率(60%)最高的國家之一。最近的漲價是星星之火,引發了黃背心運動這場對抗昂貴生活成本、貧困、財政和社會不公的熊熊大火。

這枚火花可以燃起燎原大火,說明社會形勢已經非常嚴峻。可以說,馬克龍對勞工鬥爭所贏得的集體權利發起了最後攻勢,特別是二戰之後贏得的那些權利。前任政府已經限制和部分廢除了這些集體權力(例如,《勞動法》之前保護的是工資收入者的最低權利,現在則必須首先保護公司的“競爭力”)。馬克龍的目標是解除集體抵抗的能力,同時也讓私人資本接管1945年之後公有化的部門——這意味著巨大的利潤來源!

人們意識到我們正在進入一個金融機構和大企業決定一切的世界,而且後果是毀滅性的。法國的衛生系統曾是世界上最好的之一,因為它是公共服務。但現在它正在被摧毀。健康不平等正在爆發。

馬克龍本人就是這種轉變的例子 。他曾在國際銀行工作,是直屬商界的社會精英。他有一點政府經驗,但沒有政治經驗:在成為總統之前,他從未當選過任何職務。此外,他無法掩飾自己對勞動人民的階級蔑視。他公開宣稱,這個世界有些人是贏家,還有些人是“一錢不值”和 “文盲”。他認為“過條馬路”就能找到工作,因此失業者就是“懶人”;而那些表明自身情況和當前需求的人則是在“抱怨”。他曾說過:“在法國,我們不抱怨。”另一方面,他對強者和他自己的親戚朋友充滿了關心。他的傲慢令人憎恨——對此最常見的口號就是“馬克龍下臺”。

黃背心起義,是一場社會成分多元的運動,獲得了巨大的民眾支持(70%到80%),並開啟了馬克龍主義的危機。馬克龍在2017年第一輪總統選舉中只得到24%的選票。他能高票當選,是因為第二輪選舉的對手是國民陣線的馬琳·勒龐(極右)。多數人投他不是因為“挺”他,而是為了“反對”國民陣線,而且還有很多人沒有投票。他應該考慮到這一點,但他思想的深度與國家元首的身份不符。因此,他非常野蠻地實施了自己的社會破壞計畫。

  1. 抗議活動範圍有多廣?主要組成部分是什麼?新聞報導說最初是一場自發抗議,是真的嗎?你能詳細說說嗎?

黃背心抗議最初在Facebook上召集,隨後迅速成為全國性的運動。運動遍佈法國各地(除了某些城市中心之外)。根據法國內政部的說法,高潮時有多達30萬人上街(很明顯是有輪換的)。同樣根據內政部的資訊,這一數字可與最近的主要社會運動相媲美。

與此同時,有些地方動員是持續進行的——比如長達一個月的日常行動:完全攔截或過濾道路交通,堵塞購物中心和儲油站,運營“免費高速公路”……很多是從未參與過社運的“普通人”,女性數量也很多。隨後,抗議者來到巴黎和其他大城市,與警方發生了衝突。

另外我想要講三點。

第一,黃背心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場地方草根運動。如今地方動員正變得越來越具有決定性。人們在地方組織行動,同時編織團結的紐帶。更寬泛地說,鑒於不穩定的工資情況,資本主義的工作重組,去工業化和企業累積的失敗,地方行動(包括地方罷工)的戰略意義正越來越重要(事實上,在1968年,除了“大規模行業總罷工”之外,法國也出現過“全國各區全面停工”)。不幸的是,法國工會運動長期以來並未將這一方面納入其行動核心——工會領導層擔心這樣的運動無法控制。不過,目前大多數工會在呼籲採取行動,包括罷工。時間從14日星期五開始,然後下週六黃背心全球行動日繼續。

第二,黃背心參與者對政黨和工會極不信任,他們希望保持運動獨立。通常各地有非常民主的機制(比如每日集會決定下一步行動或商討訴求)。但他們無法選出全國代表(而且許多人不想要)。有些自以為是的“人物”宣稱自己“具有代表性”(有些人帶有明顯的政治野心),但引起了所在地抗議者的惱怒。政府借此機會邀請其中意的“代表”談判,無果後便聲稱無法回應運動的訴求,因為缺乏對話者。然而,其實有很多眾所周知的“旗艦”訴求,如果政府願意,完全可以迅速做出回應。

第三,黃背心的行動基本上是非暴力的,但有時也難免出現暴力。起義的成果之一,恰恰就是對促成了大家對暴力問題展開廣泛的公開辯論:窮人日常遭受著可怕但無形的社會暴力—其實只有精英才看不出這些暴力,才因此變成無形;而當受害者因為反抗這種對窮人的社會暴力,而以暴力反抗,雖然這本身具有正當性,這時精英們卻看得出他們的暴力行為了。12月1日巴黎發生衝突之後,政府發起了一場非常強硬的意識形態反攻,意圖分裂黃背心運動或減弱人民的支持。12月8日開始,新保安法在巴黎全面實施,措施包括:搜查和預防性逮捕,使用裝甲車輛,大規模逮捕(全國超過1700個案例);法院也做出了多次嚴厲的監禁判罰……

有許多黃背心抗議者拒絕暴力。然而,即使是最和平的人也注意到,如果運動完全沒有暴力,政府就可以充耳不聞,坐等運動失去動員動力……

  1. 資產階級政黨和左翼政黨的態度是什麼?比如社會黨、梅朗雄和新反資本主義黨。

由於運動很受支持,因此右翼反對派抓住機會孤立馬克龍。但考慮到目前危機的程度和恢復秩序的呼籲,他們現在變得更加謹慎。極右在保持壓力。社會黨仍然含糊不清。不屈法國(LFI)從一開始就支持運動,現在仍繼續支持。雖然最初有些猶豫(因為要花時間去搞清情況),但法共、新反資本主義黨和其他一些左翼勢力現在也開始支持。大部分勞工運動是“保持距離”……但它們必須重新表態,呼籲“共同”的鬥爭,並認識到一些工會已經加入了黃背心運動。

  1. 現在馬克龍已經表示讓步,抗議活動正在消退嗎?我們從新聞中得知中學生也在抗議。他們抗議的是什麼?動員規模有多大?

馬克龍沒有承諾任何實質性的東西。直到12月10日星期一之前,他都保持沉默(令人難以置信!)。代表政府發言的是內政部長和總理。他們希望通過取消2019年的燃油稅增加來平息事態,並宣佈了其他一些小讓步。然而這是不夠的,也太遲了。黃背心運動的要求已大大增加,甚至包括新選舉和修憲(成立第六共和國)。實際上,人們強烈要求民主改革,比如引入公民倡議公投的權利(法國確實沒有這項權利)。還有反對不平等的呼聲,比如要求限定最高薪水。主要訴求有兩個:一是增加實際購買力(包括大幅提升最低工資,以及取消養老金社會徵費的增加);二是通過恢復巨額財富稅和對四大科技公司(穀歌,蘋果,Facebook,亞馬遜)徵稅來使社會更加公正(讓富人買單)。

馬克龍上週一被迫表態,實際上具有重要政治意義。他認識到自己的措辭傷害了很多人。他宣佈了“社會和經濟緊急狀態”。他給了許多含糊的承諾。目前,他只宣佈了四項具體決定,明顯是在回應一些黃背心運動的要求。但所有四項都只涉及部分人口——但最窮的人,比如退休人員,卻沒有涉及。法定最低工資將提高100歐元也不是真的。這筆款項將通過國家預算中已有的獎金機制發給部分領取最低工資者。所以這種“加薪”根本並非由企業福大。其他措施也是已經計畫好的,政府本來就打算在未來幾年逐步實施。

馬克龍的階級立場並沒有改變。他沒有向富人、老闆和股東提出任何要求。這些措施將由公共支出(也就是我們)提供資金。公共服務可能會遭到更多削減。公共債務也將增加,甚至可能超出歐盟的法定上限(“社會和經濟緊急狀態”的說法也旨在向歐盟委員會證明法國增加債務的合理性)。

  1. 大學生是否支持中學生的抗議?

中學生的抗議要早于大學生。現在預測其發展還為時尚早。有些中學生僅僅因為想要在學校舉行全體大會就出庭受審!有一個特別令人震驚的視頻:數十名中學生跪在地上,雙手被拷在背後或頭上,警察則在一旁嘲笑。這發生在一個貧窮社區的學校……這是法國社會的恥辱,但情況一向如此。

警方使用催淚瓦斯等武器,造成了很多傷害,有時甚至是嚴重的(手、眼、腳、胸、頭)。中學生和其他抗議者一樣受傷。有一位老年女性還因此喪命。

  1. 對於政府、抗議者和各方來說,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場抗議會如何影響2022年的大選?

現在運動已經達到了一個關鍵點(12月1日發生了非常嚴重的衝突,8日政府前所未有地宣佈“緊急狀態”),政治壓力正變得非常殘酷,耶誕節也快到了……但這場運動並不是一場稻草之火。它反應了非常深刻的社會困境。運動將會繼續,也會反彈,但可能分裂。示威活動將在下週六舉行,但我們還不知道馬克龍的干預會產生什麼影響。

政治危機正在擴大。人們開始談論“馬克龍主義的黃昏”。

馬克龍贏得大選,是因為原來的主流政黨都邊緣化了。社會黨是因為執政時推行不受歡迎的政策。右翼政黨是因為其候選人頻頻爆出金融醜聞。馬克龍的共和前進黨(LRM)沒有什麼社會基礎(其候選人通常來自企業界)。法國的政府機構是西方國家中最不民主的。馬克龍享有特殊的總統權力,其政黨占議會絕大多數席位——雖然該黨人數不多。馬克龍可以“守住”,但並不能恢復自己的權威。

接下來的選舉(在總統和議會選舉之前,還有歐盟和地方選舉)對共和前進黨來說將是不祥的預兆。棄權率(如今已非常高)將對結果影響特別大。下一次選舉是否會成為制裁馬克龍的投票?還是棄權率進一步增加?明年歐洲議會的選舉,棄權率可能會特別高。

問題是深遠的。共和前進黨很難在當前情況下得到鞏固。不屈法國(LFI)也是一個自上而下的“運動”(按照梅朗雄的說法,是一種“氣體”運動),但沒有骨架(例如,沒有正式的成員資格)。因此,所有這一切都不能保持現狀——根據具體情況,可能出現分解、結構化、分裂……

我們正在經歷一場社會、政治和體制危機,情況非常之新,因此結果會非常“開放”,很難做出預測。事實上,決定結果的鬥爭的道路也無法預料。

One thought on “法國黃背心運動的階級較量–訪問皮埃·若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