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中)

文:柯千塵

 

不可靠的鷹犬

2018年聖誕剛過,已經被抓三年多的“709”律師王全璋在天津開庭受審。為阻止家屬和維權人士前往聲援,當局派人實施了各種騷擾和限制人身自由。聲援者的反擊是用手機拍攝騷擾者,並最終將視頻發佈在了不受中共審查的境外社交媒體上。

其中一段很有意思:被騷擾者是一位女性,她要求騷擾者出示證件,後者卻只是把證件往空中快速一晃,似乎生怕暴露上面的姓名和編號。旁邊另一個騷擾者,則始終在躲避鏡頭,不斷把臉扭到手機拍攝不到的角度。

看著這段視頻,我不禁在想:這些執法者,認為自己在從事正義的事業麼?他們的肢體語言可以說已經給出了否定答案。

老電影裡的中共地下黨員,被捕後都是橫眉怒叱反動派,高唱《國際歌》面對敵人的槍口。視頻中的兩位元國保人員,看歲數不是職場新人,十有八九應該也是黨員,但臉上卻毫無那種大義凜然。當然,光天化日之下騷擾婦孺,恐怕只會覺得自己是“朝廷鷹犬”;再想想“朝廷”連這些婦孺去旁聽審判一個書生都怕得要死,自然更大義凜然不起來了。

2018年還有另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視頻——老兵上街維權,被防暴警察圍堵,前者對後者說:“我們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

在這些年輕的警察之中,或許有人真的是“愛國愛黨”,但看到這群曾為這國這黨上過戰場的中年人被打得頭破血流,他們難道不會開始懷疑自己的信仰麼?

在這個金錢至上的時代,更多人是為了穩定的工作、高於普通人的福利和有機會得到灰色收入才進入體制。偉大事業?中國夢?為人民服務?這些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謊言。不管是軍官、警察還是計生幹部,一旦自身利益受損還是會去維權,能有幾人甘願自我犧牲為黨國分憂?

除了利益之外,讓體制內者甘為鷹犬的還有恐懼。眼看昔日的特務頭子和軍中大佬都在所謂“反腐鬥爭”中淪為階下囚,自然會讓人對國家機器心生敬畏。

但他們也害怕日後的清算和復仇。在網路上,胡文海、楊佳和夏俊峰被當成英雄祭奠;在這個司法徹底黑暗的時代——監控錄影可以隨時故障、最高法院卷宗可以隨意丟失,“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這種梁山好漢式的宣言就成了底層被壓迫者最後的正義。

2019年1月1日,《公安機關維護民警執法權威工作規定》開始實施。其中規定:民警依法履職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民警個人不承擔法律責任。這是似乎是在對鷹犬們說:只有盡力為朝廷辦事,定會保你們平安。但轉念一想,難道這不正說明鷹犬們為朝廷辦事時已經開始畏手畏腳了麼?他們害怕,將來會有人為周秀雲報仇,為錢雲會報仇,為劉曉波報仇,為李旺陽報仇,為天安門的冤魂報仇,為更多我們不知道名字的死難者報仇……

由貪婪和膽怯者組成的護衛隊,又怎麼可能殊死保衛這體制到“最後一人、最後一顆子彈”?鷹犬們會在體制強大和富有時恪守盡忠,但後者的危機到來時——經濟崩潰、大規模反抗或外敵進攻,他們難保不加入牆倒眾人推的行列。

1989年12月16羅馬尼亞的蒂米什瓦拉發生暴動,齊奧塞斯庫下令鎮壓。但在之後短短六天內,軍隊、警察和將軍們就都背叛了這位獨裁者。倉皇逃竄中,連專機飛行員和貼身保鏢都棄他而去,所到之處也是人人喊打。

同樣在1989年,中國軍隊選擇了向人民開搶,讓中共繼續存活了近三十年。但今天的軍隊,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麼?估計統治者也在糾結這個問題,頻繁的將領變動或許就是想選出在關鍵時刻敢於下屠殺命令的人。但與此同時,最高統治集團內部還要忙於一個更緊迫的問題——自相殘殺。

分裂的中樞

如果中共發明了電影《終結者》裡T-800那種冷血機器人,一定會毫不猶豫用它們來做獨裁的爪牙。但如果真的有“天網(Skynet)”電腦,中國的統治者怕是不敢輸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指令後放手讓人工智慧去接管獨裁機器。原因顯而易見,偉大口號只是欺騙民眾,獨裁機器的真正任務是維護極少數“趙家人”的利益,因此“槍桿子”和“刀把子”要抓在“趙家人”自己手裡才放心。但這些“趙家人”之間,又真的是同心同志麼?

中共的統治機器雖然精密複雜,包含最前沿的科技成果,但在指揮中樞內部,卻仍上演著封建時代的宮廷鬥爭——暗殺、竊聽、垂簾聽政、美人計、拉幫結派、陰謀政變,無所不用其極。

自1949年建國以來,中共從未真正解決統治階級內部權力傳承的問題。人民代表大會選舉形同虛設,黨內集體領導曇花一現;有人想學朝鮮父位子承,但姓“趙”的又不只有一家。

沒有和平有序的權力傳承,結果就是高層內鬥愈演愈烈,封疆大吏、大內總管、三軍副帥都紛紛成為犧牲品。而強大的國家機器本身,也早已淪為內鬥工具。

看看近年來被判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多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哪裡需要武警、國保、國安、政法委、中紀委、國安委這麼多暴力機關鎮壓。實際上,中共的國家機器就像一隻九頭蛇,明裡一起張牙舞爪恐嚇人民,暗裡卻在為了各自的主子互相撕咬。對於這點,即使只看牆內新聞的人,也能從近年來無數高官被捕的新聞中窺出倪端了吧。

習近平想要“定於一尊”,把其他蛇頭都馴服。但很多其他“趙家人”已經人在海外,掌握的秘密和金錢也在海外,逼急了或許會投靠他國。即使他消滅光了異己,做到黨內一派獨大,就真的可以安寢了麼?要知道,歷史上不乏二把手背叛一把手、親密戰友背後捅刀子的例子;而且,就算皇帝也有死的一天,那之後還不是要上演九龍奪嫡。

憎恨這體制的人,當然樂於看到統治集團內部的廝殺愈發激烈。但寄希望於中樞的混亂直接導致獨裁機器的轟然垮臺,卻未免過於樂觀——如果事情如此簡單,歷史也就不需要革命了……

(待續未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