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改良與革命以及自發主義 –關於羅莎. 盧森堡

原載於美國民主社會主義網站

譯者:胡啓敢

羅莎.盧森堡在左翼歷史是一個奇葩。自由馬克思主義者認定她的方案可以取代反胃而獨裁的列寧。史太林主義者視她為大敵。中間派的社會民主主義者要麽視之為危險的煽動家,要麽至少討厭她。不過列寧就十分尊重她,稱她為「鷹」。

1919年1月,右翼的社民黨人勾結親法西斯的自由軍團,把47歲的羅莎.盧森堡謀殺;在前一天,盧森堡領導的斯巴達克斯聯盟,來自德國社會民主黨的激進左翼,後來退出了德國社民黨,另組成德國共產黨。

我相信無論是左翼的朋友還是敵人,都誇大了盧森堡和列寧如何看待黨在工人鬥爭所扮演的角色的分歧,無視了造就這兩種看法的歷史脈絡,再把兩者的意見擡高為具有超歷史重要性。盧森堡被描繪為死心塌地擁護民主,而列寧看似強調老謀深算的組織重要性。我們肯定他們兩人有分歧,誰沒有和別人有分歧呢?但這些描述不過是一種諷刺漫畫,也不會為他們兩人認同。

盧森堡和列寧的差異更多是因為彼此的國家環境有異而引起的,而非意識形態上有重大分別。列寧被迫在一個專制落後的封建國家,領導一個非法的地下黨,這個黨帶有嚴格意識形態,也沒有右翼的社會民主潮流作爲自己的對手。

相反,盧森堡就得在一個合法、大型又多元的政黨領導激進運動,這個黨又有全職官僚和保守的勞工領袖操縱,又身在一個大型民主,高度工業化的西方國家。我認為列寧和盧森的看法沒有重大隔閡,但更多差異是建基於因歷史和地點的不同而策略有分別。

好遺憾,太多列寧主義者認為盧森堡不重視組織,認同人民會自發厭倦資本主義,會自發起來鬥爭而不必花精力於組織工作。事實上,她相信組織。例如在她有關波蘭的文章,她就強調組織的嚴密性,不減於列寧,這是由於波蘭是專制國家。

順帶一提關於自發性的原罪。正如一位很有資歷的社會主義者兼工會戰士向我說過的一句話:『自發性不過是意味,在自發鬥爭發生之前,某人已做好了組織工作』。

盧森堡無法建立一個統一而激進的反對派,以對抗信奉修正主義和改良思想的德國社會主義者政黨。不同於列寧,盧森堡於一戰時被囚禁,釋放後幾個月就被謀殺,要建立一個民主而大型的政黨實在壯志未酬。

對於像我們這類認為改良和革命兩個觀念同等重要的人來説,如果講到政治論述,盧森堡可能是最重要的馬克思主義者,她指出如何在西方的民主社會實踐政治。此外還有葛蘭西。我不是揚棄列寧,但我認為身在西方的激進份子,從盧森堡的得著多於列寧——特別是她稱重工人委員會(一如列寧),以及她推崇群眾縂罷工的價值,因爲縂罷工不只是起義時刻,而且是工人自我教育的機會。

終於說到今日的重點:盧森堡如何看待改良和革命?她在「社會改良還是革命」的文章回答了伯恩施坦。伯恩施坦是一個半心半意的領導成員,主張資本主義不可阻擋地增進了社會主義的實現條件,所以社會主義者需要循選舉贏取國家權力和得到立法授權。正如伯恩斯坦在《漸進社會主義》一書中,談到社會主義的總目標時說:「最終的目標,無論它是什麼,都不算什麼。運動才是一切。」

羅莎盧森堡強烈不喜歡這個觀點,將之貶斥為有如向工運提出「工運的性質應該屬於小資產階級還是無產階級」這樣的問題(一樣荒謬)。

伯恩斯坦的精句隱含的傳統西方自由主義的想法,也就是說,資本主義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在於貧富懸殊,而民主社會可以為窮人提供分配正義。透過自由選舉和守護工會就能控制不公,同時,資本自身的發展,即透過信貸、壟斷或者更新的通訊方式,就會自我穩定資本主義,就會自行把資本公有化,就能自行創造理想的社會和平。

篇幅問題,我不能詳述盧森堡如何反對這種垃圾說法,除了指出:她對於上述每一個現象,都加以批判,認爲這些因素導致危機,而非穩定。她認為資本主義不是緩慢過渡到社會主義,反而會帶來突然的崩潰和激化階級鬥爭,意味「布爾喬亞社會正徘徊於十字路口,不是選擇社會主義,就是倒退到野蠻狀態。」

在她那個時代,她已經寫道「由於勢所必然,工會行動已倒退到只能去保衛過去爭取到的成果,同時,所謂的社會改良又是由資本的既得利益者所實行。」從那時到現在,又有甚麼改變過呢?

盧森堡並不貶斥改良,只要爭取改良之餘,也同時堅定和有意識地努力爭取政治權力,並以此滋養工會鬥爭和改良鬥爭。但是,若果把社會改良視為最終目標,把這種努力(爭取政治權力)和運動(工會鬥爭)割裂開,這種行動不會使社會主義到來,反而會走向完全相反的結果。」

跟著她說:「當追求『即時成效』成爲指導我們的行動原則,這時,改良的原本意義,即改良只有是配合爭取政權才有的意義,這時就會越來越被忽略了。」

盧森堡認為爭取改良並非要改良資本主義,而是讓廣大勞工階層嘗到勝利的滋味,從而鼓勵他們從事更多的鬥爭。

她又寫道:「議會制所代表的…無非就是資本主義社會。」也就是說,議會制所代表的,就是資本家利益佔主導的社會。這和她寫於1906年有關大罷工的文章並不矛盾,她敦促該黨將其戰術重點轉向行動,而不是過度強調純粹的組織和教育問題。盧森堡認為直接從政治鬥爭所學到的,明顯多於在日常的課堂透過演講和出版學習所得到的。

今天美國的階級鬥爭的水平,是否足以讓大家現在就開始强調大規模罷工和職場的鬥爭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正如一位作家引述盧森堡說:「首先去促進大眾行動,再從鬥爭過程之中鍛煉出領導和組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