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寶黯然離開無線,竟是因為左膠問題?

作者:胡啟敢
蓋世寶,相信八十後或者九十後的年青人,有看兒童節目的話,一定不會陌生。最近她接受壹周刊訪問,大談兒童節目被無線封殺後,她轉投劇集組,因為不擅馬屁功,因此工作量大減,漸漸消失於眾人的眼光,也無法靠外面的工作彌補收入。加上無線在續約時突然間大砍蓋世寶的薪金,她只好離開無線,結束廿三年在無線的演藝夢。
一些新自由主義的信徒就立即寫文品評,稱蓋世寶其實演技麻麻,不像嬰兒潮的譚玉瑛能有幾層樓收租,可以當演出是夢想去追求;浮浮沉沉沒有出路,只好退出。新自由主義信徒最後寫道:因此終身學習十分重要。
我懷疑新自由主義的信徒是否蓄意誣蔑蓋世寶演技不佳,以便心安理得舉起屠刀一揮,然後,TVB扼殺一個藝人的仕途的問題就不存在了,誰叫你能力不濟?然後,TVB的內部如何權力鬥爭和黑暗,葬送了多少有志之士,也不是問題了,因為TVB是市場經濟的一部分,市場經濟在新自由主義看來是全能全知全善的,連上帝也可以踢下台。
新自由主義多年來作為資本階級的走狗,一向在哄騙社會大眾,所有的問題都是個人能力優劣高低的問題,市場經濟是最最公平的,集合大眾的力量要求監督政府和大企業是萬萬不可的,只會導致蘇聯式的地獄。
到了現在,我們的社會行動失去了團結左翼的想像,只是各自為政的碎片式行動,如是者政客和資本家最開心了,因為可以把不滿的力量各個擊破,繼續剝削人民——因為人民已被洗腦,認定他們失敗是自身能力,而不是因為新自由主義下,政客和資本家勾結製造的體制奪去了他們應有的機會。
我認為蓋世寶敗走無線,絕對可以怪罪香港的左翼的工作做得太差,不敵新自由主義的淫威,因此讓她有志難伸,只好結束星夢。
當然,這是一個玩笑,因為問題在於現在的媒體企業隨著資本主義的歷史發展,高度集中於一、兩個資本家手中(如外國的梅鐸,香港的TVB),如是者,他們及一小撮高層就能對底下的藝員操生殺大權,很多藝員得靠馬屁功或淪為性奴隸才能出人頭地,讓不少有潛能的藝員懷才不遇。明明就是權力及資源壟斷導致演藝界腐敗和無效率,但是新自由主義及經濟學家卻雙重標準,視若無睹。左翼提出要媒體民主化的主張,就會被經濟學家、媒體大老闆污蔑我們破壞市場經濟,結果被消音了。
若果我們有左翼的想像,一個理想的演藝工作環境,就會是一個由下而上統整的民主管理運動,這樣就可以有比較公平的競爭體制,這樣大台的藝人就無須拍馬屁,也不必被迫做高層的性奴隸,都能有被選拔出頭的機會。
就果民眾的團結力量夠強,藝人就能組成一個強大的工會,團結一致透過工業行動,迫使演藝公司提供較好的薪酬,這樣演員就生計首先有一定的保證。
更進一步,演藝工會可以組成民主管理委員會,負責和導演、編劇等交涉,商討由甚麼演員來出演劇集、電影(當然基本的會員要關心會務,才能阻止這個委員會出現權力腐化),這樣就杜絕高層或導演有所偏好那一個人,造成不公,也較能有公平的競爭。
我相信蓋世寶未必是演技差,只是可能因為不擅拍馬屁,而被高層玩弄孤立。
這也凸顯出民主的重要——民主能夠遏止一小撮精英的用人唯親和腐敗。我們不能再信任新自由主義多年來對民主的污蔑(誹謗民主只會導致市場失靈和暴民政治,因此所有權力和管理要交由精英和資本家),重新行動起來,在大大小小的場合建立工會,建立由下而上的經濟民主運動。
若果由我們這一代做起,也許我們的下一代能享受更公義,更公平的社會。因此,能夠阻止TVB會否浪費更多人才,就看我們的民主運動是弱是強了。
本文來自作者的網誌《柏楊大學》:https://www.boyangu.com/2019/02/tvb_gap_lef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