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憲章: 爭取普及的社會保障權利

歐亞民間團體

五月翻譯

編者按:這篇憲章草稿是由歐亞二十個民間團體以及包括歐洲議會議員在内的一百多人發起的。這些團體也往往是歐亞人民論壇的核心團體。歐亞人民論壇在1996年成立。當年,歐亞各國政府召開了第一届歐亞會議,歐亞各國民間社會有見及此,遂發起這個平臺,提出民間聲音。至今歐亞人民論壇已經召開了12次大會,而第12屆剛於去年在比利時召開,當時也詳細討論了這個草稿。


作為進步社會運動,我們關注世界各地人民日益加劇的社會困境——戰爭,環境惡化和氣候變化,不平等加劇和持續貧困,經濟危機和緊縮政策,獨裁主義加劇,各項人權受到侵蝕,歧視和缺乏寬容等等。因此,我們呼籲建立普遍的社會保障,來作為實現和平與社會正義的工具:

早在1919年,《國際勞工組織憲章》就闡述了一條古老的真理:沒有社會正義,就不可能實現和平

 

回顧國際社會已經約定的一系列重要權利:一方面是《世界人權宣言》以及關於政治和公民權利的兩項國際公約;另一方面是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包括享有適足生活水準的權利。其他法律文件還規定了兒童、婦女和原住民的特殊權利以及發展權。這些權利是普遍的,不可分割、剝奪的。

 

而且,許多這些權利都已被地區性憲章、公約和宣言所採納。國際勞工組織也採納了一系列有關具體經濟和社會權利的公約、建議和宣言,其中包括:1952年通過的關於社會保障最低標準的公約,關於體面工作的方案,核心勞工標準,社會正義宣言,以及2012年通過的國家社會保障底線建議。

 

最後,聯合國主辦的許多全球會議及其2015年提出的可持續發展目標方案,都承認了社會保障、減少不平等、人民社會權利以及與之相關的環境政策和權利的重要性。

 

既然世界亟需這樣的社會正義——讓全人類都可以享有可持續、安全和有尊嚴的生活,那麼建立社會保障也就理所應當。

社會保障的措施應旨在協調基於平等的公民和政治權利,以及基於平等的經濟和社會權利。

 

社會保障與制度性社會團結互助的社會過程有著內在聯繫,並不是慈善的概念。

社會保障是一個非常寬泛的概念,並不僅僅是減少貧困、社會保障和社會援助,而是旨在消除和預防貧困,減少不平等,以及確保所有人享有體面生活。

社會保障是再生產過程的一部分,因此不能脫離生產過程,而且兩者都應以可持續的生活為目標。這意味著社會保障的構想不能脫離最廣泛意義上的經濟活動。

因此,社會保障必須包含物質和非物質要素,貨幣補貼和適當的額外實物支援,社會服務,環境資源,以及生產要素。

社會保障的主要部分是可以立即實現的;但也有一些部分需要以漸進的方式實現,具體取決於可用的資源。

社會保障應是各國優先考慮的責任,地方當局和社會組織應承擔重要責任,國際團結也需要做出重大貢獻。因此,國際金融組織必須相應地考慮到社會政策所需的資金,並接受所有舉債政府問責。

只有讓公民以民主的方式廣泛參與,並反映出作為人類發展先決條件的手段和需求的多樣性,社會保障才能真正滿足人民的需求。

遺憾的是,截至今天,全球只有29%的人享有全面的社會保障體系。

由於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各國陷入比賤競爭,人民流離失所,環境遭到破壞,財政被迫緊縮,勞動力市場管制放鬆,稅收減少,社會支出遭到削減。

當前的經濟和債務危機,以及隨之而來的緊縮政策和日益加劇的獨裁主義,已經嚴重侵蝕了全世界人民的經濟和社會權利,而民粹主義的興起則破壞了社會保障的解放空間。

勞動力市場正面臨日益增長的非正規化、零散化和缺乏保障的負面衝擊。

 

一些國家在過去幾十年裡發生了根本性的經濟和社會變化,由科技帶來的變革更為明顯,但其福利卻沒有相應增加。

當前和未來的技術發展將對勞動力市場產生重大影響。如果採取社會保障措施,這些發展可以轉化為積極影響,尤其是在幫助人們獲得社會保障方面。

 

我們歡迎有關社會保障的最新國際倡議——例如國際勞工組織關於社會保障底線和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建議,也關注如何有效實施這些倡議。

綜上,我們同意,全世界所有人都有權享有基於以下原則的、普遍和全面的社會保障制度:

  1. 社會保障制度應以權利和團結為基礎,納入國家法律,成為公共當局的主要責任。

  1. 應在非營利的基礎上組織社會保障機制。

  1. 各國應通過可持續的、以團結互助為基礎的融資,公平的社會繳納制度,公平進步的稅收政策,以及國際團結機制,來保障全面的社會保障制度。

  1. 社會保障機制應盡可能均等。公民和居民都應有權終身享有,且不受其工作狀態影響。但福利、權利和義務可以根據國家背景、相關協定和部門而異。

  1. 社會保障機制應至少遵循國際勞工組織1952年簽訂的102號公約的規範,即包括健康保險,醫療保健和疾病救濟金,失業救濟金,勞動事故保險和救濟金,養老金,家庭和產假福利金,殘障津貼,以及倖存者救濟金。

  1. 社會保障機制還應包括一系列全國範圍的社會服務,至少包括有權獲得衛生的水、教育(上至高等教育)、公共交通、能源、通訊、住房以及職業培訓。

  1. 各國應採納國際勞工組織的體面勞動計畫和核心勞工標準,尤其是有關勞工組織、集體談判、社會對話、禁止最惡劣形式的童工、強迫勞動和抵債勞工的部分。

  1. 各國應確保現有的最低工資制度得以實施;如果尚未制定,則應在社會夥伴的參與下制定可以保障所有工人享有體面生活的最低工資

  1. 各國應採取適當的社會援助機制,以避免人們陷入貧困。

  1. 各國應採取必要措施,消除就業、工作地位和薪酬方面的性別差距

  1. 各國應確保無法工作者也可享有非繳費型養老金和其他津貼。

  1. 各國應採取必要措施,消除基於性別、種族、民族、國籍、宗教或性取向的一切歧視

  1. 各國應採取必要措施,杜絕雇主使用廉價勞力,減少非正規和不穩定的工作崗位;應根據國際勞工組織204號建議,對新興的“協作”經濟和自雇勞動者採用明確的規則,重新定義和適當衡量“勞工”、“就業”和“家庭工作”,並採納適當的勞動監察制度。另外應考慮到新興技術的影響。

  1. 各國應採取必要措施,保障每個人的生計,包括保障共用財產和農民的土地權。

  1. 各國應採取必要措施,為所有移民提供社會保障並保障其勞工權利。如果出現人道主義危機,各國應向包括本國公民和外國難民在內的流離失所者提供幫助;應為難民和移民工人提供安全的旅行方式,全程保障其基本人權。

  1. 在制定社會保障機制的過程中,各國應保證社會夥伴和民間社會的充分參與,讓最終協定可以代表各方利益; 社會夥伴和公民應充分、深入和有效地參與到系統的設計、實施和監察當中。社會組織建立的社會保障機制應得到支援,既要盡可能將其納入普遍制度之中,也要保證其不被正規化進程削弱。

  1. 為了使公民的民主參與成為可能,政府和社會運動應組織國家和地方級別的政治教育和培訓課程,使人們瞭解自己的權利,瞭解如何充分實現權利的機制,以及瞭解組織和資助社會保障的方式。

  1. 各國為社會保障制度籌資時,應確保所有資金來源公平合理,越富有者應承擔越多。

  1. 在國際性的貿易、投資和其他協定中,各國應加入有關人權、環保、勞工權利以及公平進步的稅收制度的約束性規則。應制定具有約束力的全球條約,確保國際金融機構和跨國公司尊重人權。

  1. 各國社會保障機制的目標,應該是促進社會和經濟轉型,構建公正、公平和可持續發展的社會,以及保障人類和自然。

我們呼籲民間社會組織在爭取普遍社會保障制度時,參考這些原則。

 

我們呼籲全球議會代表宣導並立法建立普遍、全面和有效的社會保障制度。我們也呼籲他們監督本國社會保障計畫和制度的實施,尤其是在資源和預算方面進行有效監督。

 

我們呼籲各國政府將本憲章作為制定社會政策的指導方針,並在政治和財政上支持所有旨在實現本憲章原則的倡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