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農夫也維權 –中國IT工作員反抗996

文:劉陽

圖片 1.png

圖一

(編者按:“數碼農夫” 即 coding peasants,意指從事IT業的員工。此文報道及分析了中國最近出現的IT業程式員等員工起來抗議996這種業内違法的超時加班制度。)

我們現在有了團體了,全國工人們有了聯絡了,我們從此以後是再也不能忍受了。我們做工的時間太長了,我們再也不能為著資本家——我們的敵人——的利益來累死,我們寧可奮鬥而死……

                                    ——《第一次全國勞動大會宣言》,1922

 

每日晝間勞動時間不得超過八小時,夜工不得超過六小時,每星期應予以連續二十四小時的休息。

                ——《中國共產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勞動法大綱》第五條,1922

 

公私企業目前一般應實行八小時至十小時的工作制,特殊情況得斟酌辦理。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第三十二條,1949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

                                    ——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條

 

國家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平均每週工作時間不超過四十四小時的工時制度。

                              ——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三十六條

 

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

                              ——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四十一條

用人單位不得違反本法規定延長勞動者的工作時間。

                             ——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四十三條[1]

 

1.

在中國,腦力勞動者的強制加班和無償加班現象很普遍。隨便問問身邊的親朋好友,就能耳聞不少例子,但我們卻很少聽到他們如何抗爭,更不用說罷工之類的集體行動。

究其原因,首先是國家和社會一直在有意識地避免使其產生工人的身份認同。四九年以來對腦力勞動者的稱謂便可見一斑:知識份子、臭老九、文化人、大學畢業生、白領、文職人員等等。

市場經濟時代,辦公室裡工作的年輕人更是產生了自己屬於小資產階級或中產階級的幻覺,特別是在體腦勞動收入差距較大之時。雖然2019年的基層程式師和1845年的曼徹斯特織工在與資方的生產關係上並無本質區別,但工作條件和收入的巨大進步卻使前者不會選擇激進的抗爭方式。為了爭取更好的權益,他們傾向於使用個人主義的方式——與HR單獨討價還價,上班時間做私事,跳槽,甚至是利用公司資源謀利(拿回自己被剝削的部分,在道義上無可指責)。

但是,隨著資本家們在加大剝削上達成共識,而政府又不會真正維護勞動者,個人主義的抗爭便愈發無力了。

2.

2019年3月,一個名叫“996.ICU”的貼文突然在代碼網站GitHub上爆紅,之後迅速成為中國社交網路的熱門話題。996是一種工時制度的簡稱,即早上 9 點到崗,晚上 9 點下班,每週工6 天如此。“996.ICU”則是說996工作制有可能讓人生病住進重症監護室(intensive care unit)。

這一話題引起的廣泛關注和討論,其實印證了996以及類似的長工時制度已成為普遍現象甚至業界標準。這意味著,個體雇員通過討價還價和跳槽來改善工作條件的空間越來越小。

近年來“碼農”等自嘲式稱呼的興起,也說明越來越多的腦力勞動者看清了自身在資本主義世界中的位置並不比體力勞動者高出多少。當然,體力和腦力勞動如今已經是不精確的劃分——即使整日坐在電腦前工作,長時間敲擊鍵盤和緊盯螢幕也是要耗費很大體力,甚至會把人累到昏厥:

視頻:《上海地鐵站內年輕男子昏厥 長時間“996”加班害死人-新京報•我們視頻》

反對996的運動雖然是程式師發起,但共鳴者卻不止他們。即使在IT企業內,崗位也是多種多樣——銷售、客服、財務、人事、市場等等;而雇員並不以程式師為主的企業也有很多996榜上有名(見下圖)。因此,這場運動可以說是中國罕見的白領勞動者為自己的工人權利集體發聲。

圖片 2.png

:部分996企業清單(來源:搜狐

當然,到目前為止,這還是一場非常溫和的運動。參與者保持匿名,只在網路發聲,沒有組織跡象,沒有統一訴求,多是以一種受害者的姿態在申訴。他們的直接對手,則包括了中國最富有的企業。因此,期待短期內出現製造業工人採取的那種激進、直接、具有對抗性的工業行動,是不切實際的。

但人們的抗議也並不沉悶和怯懦。在資本和國家機器(目前主要是審查和刪除)的雙重絞殺面前,他們還有幽默和諷刺的武器(圖一及圖三)。

圖片 3.png

圖三

3.

面對反對996的聲音,大資本家們的反應頗為耐人尋味。

阿裡巴巴的馬雲先是說:“今天中國BAT這些公司能夠996,我認為是我們這些人修來的福報。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請問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你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

再遭到大量批判之後,他又拙劣地試圖用民族主義論調來狡辯:“……當一個人找到了自己熱愛的事情,何止是996?吃飯睡覺都在思考、琢磨。他們為什麼不去幹點別的更輕鬆的?不是因為沒得選,而是願意幹這個,這事的意義超越了金錢利益,幹別的再輕鬆都不樂意,幹這個再苦再累都感覺快樂。這樣的人其實不少,也正因為有這樣一群人的996,997,才讓上世紀我們有了‘兩彈一星’,才讓我們的國家在過去短短的四十年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才會有‘神五’‘神六’,才讓我們對未來有了信心……”

比之馬老師的“雞湯”,京東劉強東的表態則多了一分江湖氣:

圖片 4.png

圖四

對於這種“努力”、“拼搏”的歪論,有人這麼評論:

圖片 5.png

圖五

也有人這樣諷刺:

圖片 6.png

圖六

雖然如今傻子也不相信中共是工人党,但畢竟《勞動法》的條文還沒有改,社會主義這面大旗也沒有撤,資產階級如此明目張膽地組團出來攻擊國際工人運動花了上百年才達成的“八小時工作制”成果,恐怕就不僅僅是出於“貪婪”的自發行為。

4.

根據筆者觀察,很多企業正在利用這場爭論把996(或更變態的時間表)制度化,令原本的“加班”變成固定工時。結合知名老闆不惜自毀形象的搖旗呐喊之舉,就不禁讓人懷疑中國的統治者正在有計劃地推動工時加長。

最簡單的動機,是應對經濟下滑。名字還叫“共產黨”的,自然不能否認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理論。根據計算,如果企業把八小時工作制改為996,工資就必須漲到原本的 2.275 倍,工人才不會吃虧。不變或增幅不夠的結果,就是對工人剝削增加,企業利潤增加,國家稅收增加,以及GDP增加。

第二,長工時的制度化,會引發工人之間的逐底競爭。比如,二十出頭的小夥子血氣方剛,為了找工作可以接受996甚至9106、9116;那麼歲數大些精力不夠旺盛者,或者需要照顧家庭的女性,可能就要靠自降薪酬來換取短工時。

再有一個猜測是,統治者可能認為,人民工作時間長,就沒有時間和精力來做破壞穩定的事情。十九世紀美國工人爭取八小時工作制時曾這麼唱到:“八小時工作,八小時休息,八小時歸自己!”這歸自己的八小時,我們可以談戀愛、看電影、聽音樂、逛商場,當然也可以去閱讀、思考、書寫、諷刺、組織和抗議!而12個小時的工作,則很大機率會把工人壓榨成只能娛樂和消費的順民。

而“996.ICU”這樣的抗議,則像是重壓之下的反彈,因此遭到封殺也就不足為怪了。

按照以上的邏輯,也就不難理解作為中共喉舌的《人民日報》在這次討論中不譴責資本家的貪婪,不支持工人的權益,也不維護《勞動法》的尊嚴,只是發了一篇和稀泥的狗屁文章。其結尾處這樣寫道:

“有人把中國的經濟奇跡稱之為“勤勞革命”,正是中國人的勤勞與奮鬥,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推動中國用幾十年時間走完了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工業化歷程。奮鬥與拼搏,仍將是我們這個快速前進社會的主題詞。而996的討論則啟示我們:未來中國的活力,將來自於快樂地去勞動,讓一切創新創造的源泉充分湧流。”

看看,是不是和馬老闆、劉老闆的說辭有遙相呼應之勢?

5.

雖說敵人很強大,但並不意味著白領工人只能接受996的宿命。雖然目前在階級力量對比方面工人尚未有明顯優勢,但還是有很多抗爭之道。

比如,可以在思想上給自己解毒,認清老闆們所謂“奮鬥學說”的虛偽和愚蠢。把工作當成“奮鬥”固然可以,但人也有不“奮鬥”的自由;而且無論哪樣,享有合法工時和工資的權利都不容侵犯。如果剝削者侵犯了我們的權利,我們的反抗——不管是上班玩手機、匿名罵領導,還是遲到早退、消極怠工,就都是正義的。辦公室中鍛煉來的勇氣,或許將來就可以運用到街頭或罷工糾察線。

再有就是去建立工人團結,取代爾虞我詐的“辦公室政治”。如果是在良心企業,同事之間應該是相互合作的夥伴;如果在黑心企業,則應該是同仇敵愾的戰友。即使競爭不可避免,也應該是光明正大的,而不是成王敗寇的。只有這樣,勞動者才不會被老闆分化,更大範圍的集體抗爭才有可能勝利。

另外,“996.ICU”的宣傳本身就很成功的,只要繼續下去就可以影響階級力量對比。它已經在社會上引發了廣泛共鳴,在國際上取得了影響和支持(原題:微軟員工和 GitHub 員工宣佈支持 996.ICU 運動);資本家的反擊蒼白無力,徒增笑耳;國家機器束手無策,只能被動刪帖。光靠宣傳雖然不足以令對方退讓,但卻可以埋下不安分的種子。996影響的不僅是程式師,不僅是大企業員工,甚至不僅是白領工人——工廠工人、送餐員、快遞員、司機、清潔工、服務員等等,都已經飽受長工時之苦,無疑就是“996.ICU”的天然盟友。而且,國有企業、政府部門甚至維穩機關的基層員工,又何嘗不對自身的長工時頗有怨言?就像劉強東的發言已經寒了京東“兄弟”的心一樣,統治者如果在這個問題上輸了輿論,怕是也會寒了手下“忠臣良將”的心。

6.

從某種意義上講,資本和國家對腦力勞動者/白領工人的工時、工資和工作條件的擠壓,其實是在促進其工人階級身份認同。換言之,是在塑造一個強大的對手——他們可以憑藉自身知識和技術開展宣傳、隱藏身份、突破網路封鎖、建立國際支援,就已經是證明。

而且,他們的生產力已不是可有可無的裝飾品,而是經濟和國家機器運轉必不可缺的部分。如果有一天他們選擇團結起來為自己的階級而戰,銀行業工人可以令金融系統癱瘓,通信業工人可以令監控網失效,新聞業工人可以令審查制度形同虛設,IT業工人可以令網路長城千瘡百孔;即使軍隊出場,關鍵節點上的幾名程式師就可以通過製造高速公路堵車來讓裝甲車隊寸步難行——就像保皇黨將軍科爾尼洛夫的叛軍在1917年9月永遠無法到達彼得格勒一樣。

當然,實現這副美好的圖景並非易事,但有一點是至關重要的——工人階級要想在未來擁有這些強有力的戰友,就必須在現在支援他們的鬥爭。不管你是不是程式師,也不管你是不是長工時的受害者,現在都應發出反對996的聲音。為了我們的現在,也為了我們的將來!

[1] 上述條目中粗體為本文作者添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