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六四被遺忘,新八九在醖釀

舊六四被遺忘,新八九在醖釀

文:張洪斌

三十周年,毫不意外的巨大審查力度。負責監控網路言論的科技公司加班加點刪除所有可疑的文字、聲音、圖像和隱喻,人工智慧的成熟令漏網之魚變得越來越稀有;歌手李志在巡演途中突遭全面封殺,雖然他那首著名的“六四”題材歌曲《廣場》早已被禁唱多年;多名因聲援佳士工潮而被捕的學生仍然下落不明,他們已獲釋的同學也依然身陷打壓與監控之中;舉報風潮再次悄然興起,大有從網路向現實生活蔓延的趨勢……

對於1989之後出生或成長起來的年輕人來說,即使對這段歷史不是完全陌生,也很少有人覺得自己有義務來銘記。

但是,成功抹殺歷史的意義,對中國的統治者來說正變得越來越小,因為另一場大規模反叛的舞臺已經搭好:5月,國務院成立就業工作領導小組,側面驗證了失業大潮即將出現——有學者認為城市實際失業率已接近15%;豬肉、水果的物價增長令人開始體會到通貨膨脹的壓力;股市暴跌、工業事故、疫苗安全等問題不斷侵蝕著政府的可信度;貧富分化正在擴大到危險的臨界點——2017年國家統計局公佈的中國基尼係數為0.4670,世界銀行的2018數據卻已高達0.789;以反腐為名對官員的清洗加劇了統治階級的內部矛盾,中下層官僚更是人人自危;肩負高房價和996工時制的城市青年怨聲載道,飽受壓榨三十年的農民工更不會對現政權抱有好感;空氣、水和土壤的污染令人髮指,同一城市的人們因為團結環保而大規模走上街頭的例子屢見不鮮;養老保險帳戶岌岌可危,出現財政赤字的地方政府越來越多,但中央仍在投入大筆資金建設昂貴的遠洋海軍;可對於退伍軍人,他們卻無比吝嗇,結果造成了2018年老兵群體上訪此起彼伏;對網路和流行文化的審查正在令更低齡的公民心生怨念——每一個凍結的微博帳號,每一部下架的日本動畫,每一個遭封殺的外國藝人,都會令一些“小粉紅”重新思考自己的意識形態……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中國的統治集團(或者是其中的一部分)卻還在幻想爭霸世界,並不惜與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展開一場貿易戰。即使這個對手是最大的帝國主義國家,但在劣跡斑斑的中共面前仍可以輕易佔據道德至高點——至少它沒有用坦克鎮壓本國的學生運動。不管其最終目的是什麼,它對中共的強硬立場已經令中國的反對派相信這是三十年來的最好機會。

當人工智慧刪帖、大資料輿論監控、秘密逮捕、學習強國、“戰狼”電影、新設立的特務組織、公務員加薪、“沒有中共統治中國就會變成敘利亞”的狡辯等手段都無法阻止這場反叛爆發的時候,中共的決策者恐怕又要面臨是否開槍鎮壓的抉擇。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六四”雖然離我們越來越遠,但我們這代年輕人卻恐怕要經歷屬於我們的、無可避免的考驗。每個人都會期待,外部世界的壓力、國際團結以及統治者的人性回歸可以令歷史不再重演。但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這代人決定再次走上街頭和廣場,就要展現出足夠的意志、智慧和勇氣,讓廣大的受壓迫者看到,讓因恐懼而躊躇者看到,讓觀望中的中下層官僚看到,讓猶豫不決的士兵看到,讓擔心成為歷史罪人的命令傳達者看到!我們要向他們證明誰才會是歷史的勝利者,並說服他們加入我們的陣營——這才是避免流血的最好方法。

當然,考驗來臨之時,情況會無比複雜,應對起來也必將比我在燈下寫出這篇文字困難萬千倍。但我相信,我們這代人之中,定會有無數人站出來應對這挑戰。因為我們不想放過這機會,不想再繼續這樣生活三十年,更不想讓自己的下一代也去過恐懼、貧困和沒有尊嚴的日子。

另外,我相信,真正能讓“六四”亡靈瞑目的,不是被銘記,也不是得到現政權的平反,而且我們這代人的挑戰和反叛可以勝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