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車工人雙重造反

編按:9月16日,美國通用汽車公司超過49000名工人開始全國性大罷工,令美國9個州的33個製造廠和22個零件配送倉庫關閉。這場2007年以來美國汽車行業最大規模的罷工令人振奮,但罷工者要面對的不僅是貪婪的老闆,還有腐敗的工會官僚—他們現在正被調查。工會領導希望工人接受他們和資方的談判建議,但被工人否決,再罷工抗爭。

原文

譯:蛇夫

16日午夜開始罷工的GM(通用汽車公司)工人處境十分艱難——一邊是一家盈利巨大的公司,提出了令人髮指的要求;一邊是不知如何贏得罷工的工會領導層,甚至沒有告訴成員為何罷工。罷工糾察線上的標語如此簡單:“UAW (聯合汽車工人工會)正在罷工”。

過去幾十年裡,許多其他工會已經學會了如何談判和罷工,並且讓成員全程參與。但在這次UAW和通用汽車的對抗之中,我們看不到這些經驗。

決定權並不在工廠之中。對於談判的目標,工會領導層一個字都沒有透露給基層工人。沒有進行成員民意調查,沒有成立合同談判行動小組,也沒有向成員發佈談判進展通告。沒有進行“罷工糾察線演練”,沒有號召拒絕加班,沒有向公眾宣傳,也沒有公開的談判。

正如過去幾十年來一樣,UAW的領導層把手中的牌捂得緊緊的,只有企業管理層可以偷看。密歇根州弗林特市的材料處理員肖恩·克勞福德(Sean Crawford)告訴我們,基層工會成員所知的,都是從媒體上看到的。

然而,通用汽車的傲慢和徹頭徹尾的壓迫所造成的憤怒,還是使49000名UAW成員做好了罷工的準備。

通用汽車要求工人做出更大讓步

位於弗林特市的598號工會支部報告說,通用汽車想讓工人支付更高的醫療保險費,而且其提出的加薪幅度低於通貨膨脹率。更糟糕的是,它不打算改變極其可惡的分級系統——這個系統使得低薪的合同工、名為“GM Subsystems”的子公司的雇員和沒有權利的臨時工湧入工廠。

密歇根州伯頓市的貝絲·巴里奧(Beth Baryo)之前也是臨時工,現在則處於所謂的“晉升階段”(二級工)。她說,臨時工每年只能請假三天,假期無薪,需要提前申請,而且有時要被迫一周工作七天。

傑茜·凱利(Jessie Kelly)在底特律郊外的通用汽車技術中心工作。她告訴我們,這裡有1300名工人是通用汽車的雇員,另外500人則是一家叫“Aramark”的公司雇用的,但後者的工作本來是由通用工人來做的。

2009年,通用汽車獲得了500億美元的政府資助,這些錢來自納稅人。去年它獲得了超過40億美元的利潤——沒有支付聯邦所得稅,首席執行官瑪麗·巴拉(Mary Barra)則獲得了2200萬美元。通用汽車要求超負荷工作的員工進一步做出讓步,這表明它認為UAW是一個好對付的工會。

UAW主席加里·鐘斯(Gary Jones)確實可能無法專心為工人爭取權益。他和前任主席鄧尼斯·威廉姆斯(Dennis Williams)的住宅都在8月28日遭到聯邦調查局搜查。鐘斯擔任主席之前的高級副手,萬斯·皮爾遜(Vance Pearson),則被指控使用工會資金購買個人奢侈品。人們普遍認為鐘斯和威廉姆斯接下來也會遭到指控。皮爾遜是近期第六位受到貪污指控或定罪的UAW高層領導。

罷工開始時,克勞福德說:“是的,UAW已經腐敗了。令人厭惡的程度超乎想像。但這次罷工與他們無關。這是我們的鬥爭。我們可以並且將會清理腐敗,但是現在有更緊迫的戰鬥。”

凱利也認為要把矛頭集中指向通用汽車:“如果工會中有人濫用權力,他們的未來就已經註定了。但我們的未來沒有註定。我們能做的就是在這裡支持彼此——如果我們失去了焦點……通用汽車就會贏得勝利,所以我們現在不能被錯誤的戰鬥轉移注意力。”

米奇·福克斯(Mitch Fox)現在在羅穆盧斯引擎廠(Romulus Engine)工作,這是他工作過的第三家通用汽車工廠——在前兩家工廠他經歷了工廠關閉和裁員。他對腐敗深感厭惡,但希望工會官僚的醜聞可以成為罷工的動力:“隨著一切事情的發生,他們也許會更加努力,以獲得我們的尊重; 希望這是他們的計畫。”

但根據過往的集體合同來看,鐘斯希望達成的協議肯定會很弱。

工人可以投票否決不滿意的工會提案

工會高層官僚聲名狼藉但拒絕下臺,於是通用汽車的罷工者在艱難處境之中只剩一種工具:投反對票的權利。他們可以照搬克萊斯勒工人在2015年所做的事情:組織起來否決帶有兩級系統(two-tier system)的合同。

2015年,克萊斯勒的基層工人在沒有工會支援的情況下展開了行動——製作傳單和T恤,創建了Facebook小組來分享他們的故事,以及在發佈資訊的會場外組織集會。

他們做到了UAW之中沒人認為可能的事情,以2比1的票數否決了威廉姆斯的集體合同提案,推翻了他的挑釁聲明——“結束兩級系統是癡心妄想”,還贏得了部分勝利。工會的談判要求得到了改善,並且建立了讓二級工人可以獲得全薪的途徑(儘管仍然不能享有養老金或與一級工人相同的醫保)。

在克萊斯勒投票成功後不久,通用汽車的技術工人也投票否決了工會的集體合同提案——也許是因為受到了前者的鼓舞。反對票差不多有60%(但有58%的生產線工人投了贊成票),這使他們的集體合同贏得了一些改進。

在2015年的談判之中,汽車製造商雖然在某些方面做出了退讓,但也在別的方面發起了進攻——通過合同中一個不太引人注目的條款,他們可以增加臨時工的使用數量。

克勞福德說:“任何不能促使每個GM / UAW成員都受到平等對待的合同提案我都會投票反對。這是一個神聖的原則,也是工會的真正意義。而且,錯過了這次機會,可能就沒有下次了。”

One thought on “通用汽車工人雙重造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