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民主, 愛自由,反暴政無罪!釋放中國內地女權記者黃雪琴

作者:五月

自2019年10月17日起,知名女權工作者、獨立記者黃雪琴的多位好友發現無法聯繫上她,多方尋找已失聯一周的她,黃的好友相信,她可能於2019年10月17日被廣州警方帶走並刑事拘留,現被關押在廣州市公安局白雲區看守所。據說黃的好友萬淼焱律師已經奔赴處理黃雪琴的案子,[1] 但有關方面至今未有公佈黃被捕的消息及原因。

 

2019年10月24日,媒體也陸續報導了黃雪琴被捕的消息。黃雪琴曾任新快報、南都週刊調查記者,關注性別、平權、官員貪污、企業污染、弱勢群體等議題,並發起中國女記者性騷擾調查。黃不但做Me Too情況的調研,更頂著「你幹嗎害人害己?」的指責和保守社會的強大的壓力,參與協助受害者把事件曝光、維權和報導;是中國Me Too運動的主要推手之一,自2018年初起,黃雪琴至少協助過5位Me Too受害者在5家中國不同大學受到他們教授的性騷擾案,中國Me Too運動做出了貢獻。

 

曾經也是性騷擾的受害者的黃雪琴認為性騷擾的 「根本原因是不平等的男女權力關係。不可否認,在傳統社會關係裡,男性體格更健壯,更具有攻擊性、競爭性,也就擁有更大更多的權利,而女性則被賦予養育和屈從的角色。即便到了現在,男性的經濟權力和職業權力都遠遠高於女性,於是孕育了那種隨時準備脫褲子硬頂上的權力關係。男女一天不平權,性騷擾都會繼續存在著。」[2]

 

黃雪琴也談到2017年到新加坡國立大學訪學時,和16位來自13個國家的女記者談到她們也曾經受到程度不一的性騷擾,一樣保持了沉默,沒敢出來指證性騷擾者:「記者群體在別人看來是一個更勇於發聲、更敢發聲,也更願意發聲的群體,但是面對性騷擾這個問題的時候,敏感的問題的時候,我們一樣無助,一樣保持了失語狀態,一樣不敢面對這個問題。其他行業呢?其他行業沒有這麼強話語權的行業呢?其他人呢?沒有這種話語權,沒有這種勇氣的人呢?所以那個時候我就覺得我應該做些什麼。因為我內心有個聲音說我應該做些什麼。」[3]

 

黃雪琴除了在中國推動Me Too運動以外,還是一名活躍的社運分子,關心各地的公益運動和報導,可能在社運圈中太活躍,引起有關方面的不滿/戒心而逮捕她。她支持及參與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也敢於批評中國政府的各種惡行可能就是她被逮捕的其中原因之一。

 

2019年2月至8月間,黃雪琴於香港台灣等地訪學[4]。6月11日她於社交媒體發帖:「因為寫了這篇文章,廣州的員警們今晚深夜又找到家裡,家人又被騷擾,父母驚恐萬分。」她寫的就是6月9日她參與及紀錄了百萬市民「反送中」運動的上街遊行盛況。[5]

 

在一連串 「林鄭,下臺!林鄭,下臺!」,「反對惡法,我們無權再沉默」的口號中, 黃雪琴寫道:「面對6.9的人海,對比中國大陸的一片寂靜(審查和自我審查),怎麼能說香港人政治冷感呢?至少這一天這一夜,我看到無數沸騰的無懼的靈魂。」[6]

 

勇敢的黃雪琴繼續當天的報導:我不斷地在微信朋友圈發遊行現場的圖片和視頻,發現無一人點讚,原來已經被審查。朋友圈只能發一些相對隱晦的文字,如「七分之一的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惡法」。很多圈友私信我,香港發生了什麼事情?反對什麼惡法?為什麼反對?在中國大陸,連香港的消息都一無所知。我一一解釋,一一私信圖片和視頻,看完後有人勸我,「小心又被炸號」,「別發了,小心別人舉報你」。無知和恐懼確實是可以養成的。[7]

 

從上面兩個事例,我們看到的是一位既勇敢又有正義感的中國女權工作者黃雪琴,她雖然來自中國大陸,但她支持民主, 愛自由,反抗暴政的心和我們「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的心是完全一樣的。

 

立即釋放黃雪琴!

停止騷擾黃雪琴的家人!

支持民主愛自由;反抗暴政 !

人民有發聲,出版和出國的自由!

以言入罪,可恥!

 

黃雪琴(拍攝日期不詳)

[1]  萬淼焱律師聯繫方式:+86(28)82880148四川卓宇

[2] 《專訪黃雪琴 | 女生如何能夠逃開教授的手》https://terminus2049.github.io/…/20…/07/09/mei-tong-she.html

[3]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9/10/%E4%B8%AD%E5%9B%BD%E4%B9%8B%E5%A3%B0-%E6%80%A7%E9%AA%9A%E6%89%B0%E8%B0%83%E6%9F%A5%E5%8F%91%E8%B5%B7%E8%80%85%E9%BB%84%E9%9B%AA%E7%90%B4%EF%BC%9A%E5%A6%82%E6%9E%9C%E6%88%91%E4%BB%AC%E7%BB%A7/

[4] 據黃雪琴好友稱,黃本來計畫今年9月就入讀香港大學法律系研究生課程,但8月底,她被廣州警方傳喚和沒收了護照等旅行證件,最後無法入學。

[5] 黃雪琴: 記錄我的“反送中”大遊行, 2019年6月9日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9/06/matters-%e9%bb%84%e9%9b%aa%e7%90%b4-%e8%ae%b0%e5%bd%95%e6%88%91%e7%9a%84%e5%8f%8d%e9%80%81%e4%b8%ad%e5%a4%a7%e6%b8%b8%e8%a1%8c/

[6] 同上

[7] 同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