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在瘟疫蔓延時——武漢肺炎事件在台灣的政治角力

今年新春前,中國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2019-nCoV),引起全球多國恐慌,尤其亞洲地區。目前資訊顯示,肺炎在12月已在武漢出現病例,到1月20日為止,北京、深圳、上海、浙江等地均有病人感染。儘管武漢在1月23日開始封城,已阻止不了疫情的擴散。當1月29日西藏也出現個案,全中國31省已全數淪陷

隨著確診和懷疑病例在各國陸續出現和增加,各國民間對中國的不滿情緒也愈加強烈。這種「不滿」的成因和成份又因各自的政治、社會文化而有所不同。歐洲各國出現以防疫為名對中國人的排擠行為,有論者認為背後隱含了當地社會的種族歧視問題。 但「種族歧視」並不足以解釋兩岸三地及一些亞洲地區更為複雜的情況,政治和意識形態的角力才是最主要的因素。

禁止口罩出口一個月:是冷血還是救人先救己?

台灣與中國多年的政治問題,在習近平上台後越趨緊張。尤其2019年下半年開始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更成為民進黨和蔡英文最主要的政治籌碼,以致在剛過去的選舉裡以歷來最高的817萬票連任。

選舉剛過去就迎來武漢肺炎,對民進黨來說是選後的第一個重要考試,同時也是國民黨和親中派攻擊民進黨的合適時機。相較其他地區和各國,台灣政府這次在防疫和穩定社會恐慌的措施上確實做得相當出色。

首先,行政院院長蘇貞昌宣布台灣停止出產口罩一個月,以應付內需。此舉很快被國民黨陣營指責為冷血自私的行為,馬英九公開譴責「非常失策,非常沒有愛心」 。同時,台灣有一些藝人歌手也公開聲討政府,以歌手范瑋琪及其好友大小S的事件最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范瑋琪在臉書以粗俗的語言辱罵蘇貞昌,雖然後來刪除,但已被網友截圖廣傳,引來一面倒的批評。

1
取自范瑋琪個人臉書。

數據顯示,台灣長期自產的口罩,除小部分出口外,大多數作為內需之餘,每年口罩所需有90%是由中國入口的。 中國肺炎爆發後,將無法再出口口罩,台灣自產的口罩就算在平時都無法應付所需,何況現時所需的數量必定大增。而事實上,台灣政府不斷強調口罩存貨夠,只是安撫避免社會恐慌之策略,無論工廠如何加大生產線24小時運作都沒有可能讓每位台灣國民每日都有口罩使用。但政府同時也在嚴禁管控口罩價錢,分配的公平性,宣導一般情況下不需佩戴口罩,得到國民的普遍支持。國民黨及范瑋琪等人並未了解實質情況,或有可能知道,仍刻意誤導群眾。輕則是無知的表現,重則有可能是中共的統戰策略之一,皆不得民心。

新春假期期間台灣政府著工廠加班生產口罩,控制價錢為台幣8元,假期後則下調到6元。此事同樣被國民黨攻擊為斂財,質疑因假期加班費引致的2元的差距。就算是6元的價錢,一樣被質疑過高,但有網友翻出十年前(2009年H1N1)國民黨執政時期的口罩售價已是6元 。行政院已宣布由2月6日開始,口罩價錢將再次下調至5元台幣一塊。相比香港及歐美各地口罩被過份炒賣,台灣的口罩價錢已經非常低。

.jpg
取自高雄好過日臉書

在台陸生的隔離要求

除了口罩之爭,在台的一群陸生向台灣政府提出的隔離要求同樣引起台灣人不滿,在臉書發文分享懶人包的陸生代表Sally因不堪負荷而將臉書關閉。 他們不滿的地方包括:一、台灣官方要求陸生延遲入台,令到他們要改機票;二、質疑只有陸生需要被集中隔離而台灣人不需要,覺得被歧視;三、要求獨立房間進行隔離,認為因空間不足採取的屏風隔離無法保障他們;四、覺得台灣安排的“隔離”是變相坐牢,要求提供心理支援。

對此,台灣人威霆(化名)的回應如下。第一、因這場疫情而行程受阻需要改機票的人何其多,包括他,請問中國政府會否負責?第二、台灣人也需要居家隔離,只因陸生在台灣沒有家才會有這樣的安排,而政府也已安排集體回台的台商們集中隔離,何來歧視?第三、空間就是不夠,目前官方說法是肺炎是透過唾沫傳染,屏風也有隔離作用。第四、因為武漢肺炎而需要被隔離的各國人士也很多,請問作為源頭的中國政府有否為他們提供心理支援?

陸生們還質疑台灣官方只要求陸生隔離,來自同樣有病例的港澳區學生卻免於此政策,有歧視之嫌。隨著中國疫情的日趨嚴重,台灣在2月5日宣布,將暫緩所有中國旅客入境,而來自港澳區者也須隔離14日,也就是說港澳生也必須和陸生一同接受隔離

台灣進入WHO的鑰匙?

隨著上述兩起事件在台灣和中國兩方支持者間掀起網路罵戰,台灣多年來在國際遭到中國的打壓而未能如願進入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事件也再次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台灣政府也趁這個時間重申他們有加入WHO的能力和決心。

WHO從疫情發生初期至今,被外界質疑有過度偏袒中國政府之嫌而被譏諷為CHO,世衛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更多次發言讚揚中國這次防疫工作的透明度。 網上還因此出現了要求譚德塞下台的聯署,短短三天內突破20萬人,包括各種國籍的人士,足見這件事引起國際的不滿

1999年台灣的921大地震、2003年SARS、2019年的非洲豬瘟事件,中國政府都多次透過國際關係打壓和阻攔台灣獲取防疫和衛生資訊;反之,2007年中國汶川的大地震,台灣曾動用國庫捐贈70億台幣相助 。這些歷史和資訊,在網路廣泛流傳,而民間也很多聲音認為毋須對「忘恩負義之徒」伸出援手。

.jpg
網上流傳各種文宣,強調中國官方對台灣多年來的各種打壓,所以面對武漢肺炎的來襲,台灣人不應該幫助中國。

撤僑事件:木馬屠城記?

為了保護國民,多國安排專機到武漢撤僑。由於中國不承認台灣是「國家」,撤僑安排一波三折。首先,中國不允許台灣派遣專機到武漢,而是由中國的飛機把人送回台灣。再者,撤僑的名單由中國政府決定,台灣沒有決定權,且最後一刻才得知。

滯留武漢的台灣人數眾多,台灣官方提出首波的撤僑安排,應以有特殊用藥需求者、
慢性疾病患者、小孩及老人,這些弱勢群體優先。然而最後被揭發,送回台灣的244人裡,有數十人非台灣籍,而是與中國關係友好的健康台商及他們的中國籍家屬。 而且,還有三人並不在名單內,其中一人更是確診者。這件事再一次加深了台灣人民對中國官方的憤恨,甚至有者認為是中國刻意讓確診者上機企圖讓疫情在台灣擴散。

第二次的撤僑安排因此暫緩,但仍有不少台灣人滯留武漢。中國官方代表多次在WHO的會議上發言說,公共衛生議題不應牽涉政治,但中國在面對台灣人民可能遭遇病毒感染危機的時候,仍顧忌台灣的「國家」身份而諸多刁難,不止自打嘴巴,也是把政治看重於人命的無恥之舉。

.jpg
取自迷因力量臉書。

綜上所述,中國官方在這段期間多次發言指責各國禁止中國人民入境的政策有歧視之嫌,卻無視自己在疫情處理上的疏失,不負責任,和對他國的打壓帶來的傷害。這場疫情目前為止已帶走數百條人命,死亡人數仍有上升的趨勢,仇恨也在國際族群中滋長起來。歧視和仇恨固然不對,但誰該為此負上最大的責任,群眾的眼睛是雪亮。

撰文:陳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