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息去哪兒 – 投資眼光差,維權傻的嗎?

2020年4月1日,滙豐控股(0005)宣布因應英倫銀行旗下審慎監管局要求,取消2019年第4次中期息$0.21美元,2020年亦不會派息及回購股份。目的很明顯是為了保證銀行存款準備金充足,應付疫情將帶來風雨飄搖的環境。

在很多香港人心中,滙豐一向股價穩定,派息穩定,成為一眾食息者愛股,不少退休人士持有滙豐,透過收取股息維持一定生活質素。事件在網上激發很多討論,有網民改編「無法可收息的一隻股」、「明明滙豐轉眼變成利豐」等諷刺歌詞,有人認為滙豐在法律上有詐騙之嫌,更有人認為是道德問題。有人組成滙豐小股東權益大聯盟(下稱大聯盟),其成員在記者會中哭著說持有兩萬股滙豐($40一股計共值$80萬),卻等待三萬元股息「救命」 。他們提出三大訴求 ,包括:
一) 除淨是公司對股東的承諾有法律效力
二) 未能派現金股息也應以股代息
三) 管理層及董事局相應停薪及董事袍金最少一年

1200px-HSBC_HK_Headquarters
匯豐銀行派息事件引起股民不滿。

淺談收息股 – 小投資者應如何理解派息

要了解這次暫停派息是否有損投資者權益,首先要了解如何判斷股票價值,派息和不派息究竟有何差別。一家上巿公司派息,在一般股民的理解,是把公司盈利的一部份以現金形式分派給股東。事實上,無論有沒有盈利公司也可以分派股息,不論錢是借來的還是變賣資產得來的,只要有現金就可以派息。例如公司拿100萬出來派息,公司現金少了100萬,股東按股權分配,總共收現金100萬。

那麼,公司派息和不派息,對股東權益有沒有影響?如果你答沒有影響,算是對了。簡化一點,假設一間現金公司,沒有任何營運,有現金10元,你持有其股票就值10元;假如公司派息1元,公司少了1元現金所以值9元,你持有的股票值9元,袋裏多1元,共持有10元。基本上這是個零和遊戲,對股東來說只是錢放在股票和自己袋裏的分別。

但為什麼我只說「算是對了」?因為還要看你投資的是什麼公司。以美國蘋果公司為例,她曾經有很多年不派股息,這些快速增長中的科技公司要集中資金投放在研究和開發上,如果派息令發展受阻,反而是壞事。另一方面,如果公司已無什麼發展潛力,但仍有盈利能力,派息回饋股東並無不可。最壞的是盈利能力不足的公司,只用派息吸引投資者托住股價,買入這些股票往往賺息蝕價,得不償失。

本來無一物 ,除淨非真實

這次事件當中最大的爭議,是2月27日股價除淨後才宣布取消派息。很多小股東認為,已在股價中扣減了股息,但股息卻沒有分派,等於滙豐在股價中取走了股息,形同搶劫。這是很多人的誤區,當中還包括不少股評人。其實,除淨只是一個理論價,顯示昨日收巿價減去股息後的價位。理論歸理論,交易卻很誠實,每一個交易都是由巿場定價,全屬買賣雙方自願,並沒有被限制一定要以除淨價交易。

股東一直持有股票,權益事實上沒有改變,滙豐仍然是之前未派息的滙豐。除淨後不派息,其現金價值就會再次反映在股價中。如果相信滙豐的價值,長期持有,何需派息?需要套現時賣掉部分股票即可。而派息即是派掉公司現金,變相掏空公司,所得往往比賣股票更差。大聯盟成員都是一直持有匯豐股票的投資者,這次事件對他們根本沒有影響,不明白為何堅持派息。

在除淨日後和宣布暫停派息前這段期間買賣股票,買賣雙方基於將會派息的期望下交易,權益才有影響。但這和其他期望有何區別?股民參與股巿往往都會「估巿」,例如估計疫情將會受控所以買升,估計將會有很多人失業所以買跌。如果估錯巿,又應該向誰追討?

- 來源中央通訊社
股民參與股巿往往都會「估巿」,例如估計疫情將會受控所以買升,估計將會有很多人失業所以買跌。

根據港交所《有關證券前收市價調整的指引》 ,除淨價只供參巧,派息等安排經常會附帶著先決條件,「股東及有意投資者於買賣股份時,尤其在除淨日至有關條件達成前期間,務必謹慎行事。」這意味著當中的風險應由買賣股票者承擔。這次英國監管當局叫停派息,可理解為先決條件沒有達成。

以股代息等同現金派息?

大聯盟第二訴求是以股代息。現金股息雖然沒有為股東帶來增值,甚至減值,但最少為股東增加現金流。而以股代息能否為股東創造價值?舉例說,公司總共100股,每10股派1股,派股後總共110股。如你原先持有10股,派股後持有11股,和派股前一樣佔10%,沒有分別。影響最終反映在股價上,印股票和印鈔票最終結果一樣是貶值,要求以股代息並不明智。

沒有現金股息,最痛苦的人是管理層。大公司通常都會有僱員股份計劃,讓員工以特定價格買入公司股票,而高層一般都持有很多。所以,最想派現金股息的其實就是管理層,大聯盟應和他們同一陣線,但大聯盟卻要求高層減薪,在股東眼中減低成本總是好事,但策略似乎欠妥。

利差交易很貪心?

大聯盟可以不要4成股價(由2月中高位59.9跌至最低位37.6,大概4成),卻對4%股息耿耿於懷(股息1.6,股價40,大概4%),當中竟然還有資產管理公司和專業投資者。正百思不能解,蘋果日報的獨家報導提供了答案。簡單來說,大聯盟牽頭者曾開班教授學員借私人貸款買入滙豐,滙豐股息高於貸款利息因而能賺取息差。不過現在起碼一年沒有派息,沒有現金流回來還款,令資金鏈斷裂。但其實他們賣掉部分股票就能繼續還款,股價低殘也只能認賠,怪自己眼光太差,也沒有事先想清楚這個投資所要面對的風險。

4成 - tradingview.com cap圖
匯豐股價在疫情期間跌了4成。

有些人說這些大聯盟的人太貪,借錢買股形同賭博。但其實利差交易(Carry Trade)幾乎每個人都做過。學生貸款就是一種利差交易,期望取得學位後的所得增長比貸款本金連利息多更多。還有一種常見的利差交易就是供樓放租。在打工不會出頭的時代,用些槓桿無可厚非,問題還是在於他們不了解自己這樣做的風險。也不知道教他們這樣做的人,有沒有完整披露風險,或許待記者挖掘更多就會知道。

另外,有很多公公婆婆靠滙豐的股息維持生活,他們沒有做槓桿,現在資產太多不能申請綜援,賣掉滙豐後能申請綜援時,又沒有安全感。他們的境況更值得人關心。

沒有受害的受害者

整件事的娛樂性在於,在除淨與宣布不派息期間,買入股票者在沒有收取股息的期望下買入,最後股息卻仍留在公司,即是買了平貨。而期間賣出者則以為會收到股息但實則沒有,這才是唯一的受害者,但他們已經不是滙豐股東了(給股票新手:除淨前持有股票直至除淨,交易所會記錄在案,即使在派息前賣掉也能獲得股息)。而維權的竟全都是滙豐股東,他們的訴求更不是對自身有利。奇怪。

撰文:口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