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完美抗爭」是暴政的幫兇

喬治·佛洛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的全美抗議浪潮,正在令特朗普政權陷入空前危機。與此同時,運動正在迸發的巨大能量也令全世界的受壓迫者受到鼓舞——從悉尼到里約熱內盧,從倫敦到耶路撒冷,人們在聲援美國抗議者的同時也把矛頭指向了本國的警察暴政。

流覽中文社交媒體,我失望卻並不十分意外地看到,往日崇尚自由、反對中共獨裁的右派分子們正在把這場抗爭指責為烏合之眾/別有用心者的暴力狂歡。

在一則有關一家科幻書店(Uncle Hugo’s Science Fiction Bookstore)不幸焚毀的帖子下面,有人這樣評價:「所以為什麼還有人覺得這是一場抗爭?這就是一場暴亂。」

uncleHugos
美國BLM示威中,有書店遭到焚燒。

我眼前不禁浮現出已經死掉的李鵬在1989年做出類似定性時的嘴臉。

這位網民接著寫到:「燒書不能忍!!那些將美國燒搶與香江裝修相提並論的想必是瞎了。」

無辜的店鋪受到波及確實令人痛心,作為左派我也不會主張破壞書店。但上述評論者既然有關注香港的抗爭,一定也知道黑警扮成示威者的手段。那麼,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條子難道就一定會發揚明刀明槍的「騎士精神」?

右派分子們對特朗普的擁戴才是真的盲目—— 「左派是壞的!Antifa是恐怖組織!必須用國民警衛隊徹底鎮壓!」

在臨近中國互聯網「六四」噤聲節的時候,不知右派們對特朗普關於使用坦克鎮壓示威者的提議有何感想?

歷史上中產階級帶領的抗爭確實可以做到整潔無害——遊行隊伍走過沒有一片垃圾留下,沒有火光和鮮血,路邊的書店完好無損。但這樣的抗爭能取得勝利,主要是因為提出的要求是統治者可以接受的;如若超出可接受範圍,南韓的全斗煥和智利的皮諾切克的行刑隊就要上場。

但許多天真的政治評論家卻喜歡把宏大的歷史事件想像成回合制的戰棋遊戲——對手打出「坦克」卡牌後,我方才能打出「焚毀一家50年歷史的書店來阻塞敵人」卡牌,否則「聲望值」就要受損。

20191113103259611
香港右翼抗爭者對勇武派放火燒人一事都不切割,卻對美國示威者放火燒書店反應很大。

美國的抗爭者也在學習和改進,我看到人們在組織起來阻止縱火和搶掠,也看到人們在試圖說服國民警衛隊不要使用他們的武器。但各地的組織水準和抗議者的意識是不統一的,再加上攪渾水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已經集結起來,所以沒人能保證「無辜書店焚燒」事件能就此杜絕。

但是,系統性的警察暴力和種族歧視每天仍在發生,統治者也沒有打算讓步;難道要所有人先回家接受一個學期的網路視頻課程,拿到「合理使用暴力及可燃物」證書,然後才回到街頭?

無數歷史教訓告訴我們,如果抗爭在沒有獲勝時戛然而止,那麼掀起新的勢頭將十分困難,秋後算帳也會接踵而來。特朗普政權無疑也樂於看到這樣的機會。

抗爭的策略當然不是只有一味升級,但當下美國的抗爭者顯然有著許多非民主國家沒有的優勢。比如大部份民眾無法容忍軍隊開槍射擊平民——向抗議城市部署軍隊的命令就已經令到國防部高官想辭職。

如果美國的抗爭者決計繼續在街頭鬥爭,我們會繼續表達支持和國際團結,並堅決反對因為有「暴力因素」存在而否定其抗爭的正當性。

撰文:五月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