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吉被定罪了——馬來西亞的政局何去何從?

編者按:近數月來,尋找各種途徑移民或移居外國的香港人劇增。歐美門檻及生活指數較高,除台灣外,馬來西亞因為地點臨近,生活指數較低,其第二家園計劃(MM2H)也是受香港歡迎的選項之一。但香港人在選擇移居地點前有否深入了解各國的民主及政治環境?香港人欲逃避中共政權下的不自由壓迫,是否在其他地方就可以如願?本文解析了近期馬來西亞政局的轉變,以作參照。香港抗爭者不斷試圖在國際召喚關注的同時,也應該多關注其他地方的議題。

馬來西亞史上最轟動的貪污案(檯下未被揭露的不計其數)——前首相納吉(Mohammad Najib bin Tun Haji Abdul Razak)涉透過國家主權基金「一馬發展公司」(1MDB)貪污舞弊,近日有了一個很重要的階段性發展。7月28日,納吉被法院判決7項罪成,刑期12年及罰款2.1億令吉(約3.8億港元)。

這是馬來西亞首次有首相級人馬因貪污被入罪,對國家政局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指標,證明人民對過去數十年對貪污風氣的忍受底線已被觸動。但是,馬來西亞的司法獨立一直備受質疑,尤其深受政治權力的影響。雖然民間對納吉被判刑一事表現雀躍,國際也有不少不了解國情的評論認為這個判決對國家前景是樂觀的。但納吉目前獲准保釋並提出上訴,他最終能否順利入獄,現時仍然言之尚早。最重要的是,納吉的貪污案從不僅僅是貪污問題,而是希盟及國盟等政黨的政治角力的重要籌碼,尤其在過去大半年來的變天亂局中扮演着非常關鍵的棋子,足以牽一髮動全身。

毋須選舉的政治輪替

今年年初,當全世界政府都專注對抗疫情,國內情況良好的馬來西亞政府卻忙於發動政變。短短七日內(2月23日-3月1日),上演了一場毋須選舉的政治輪替。簡單來說,就是兩年前執政的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因為發生內部分裂,土團(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及公正黨(Parti Keadilan Rakyat)部分議員宣布脫離希盟,加入由巫統(Pertubuhan Kebangsaan Melayu Bersatu)、伊斯蘭黨(Parti Islam Se-Malaysia)、國大黨(Kongres India Malaysia)、馬華(Persatuan Cina Malaysia)等保守勢力組成的國民聯盟(Perikatan Nasional)。希盟因此失去國會過半議席,土團的慕尤丁(Muhyiddin bin Yassin)成功在馬哈迪及安華的鷸蚌相爭中漁人得利,爆冷成為馬來西亞第8任首相。

600_phpdIpn8x
希盟執政不足兩年就內訌,馬哈迪交棒安華生變,殺出了程咬金慕尤丁。他成功說服國家最高元首國盟擁有簡單多數,正式宣誓成為第8任首相。照片:路透社

這場政變的關鍵爭議點,就是「青蛙們」。Katak(青蛙,馬來文)是馬來西亞人對議員當選後任意跳槽的諷刺。議員在當選後跳槽去對家政黨,以達致政變結果,是對選民的最大侮辱及背叛。然而,這種「傳統」由來已久,甚至是默許的。2015年,納吉的貪污醜聞(一馬公司弊案)爆發,引起全國民怨。希盟陣營為了在國會上向納吉提出不信任動議罷免他,極力說服國陣的議員們跳槽,共同「懲罰」納吉。希盟支持者對此是支持的,甚至會讚頌跳槽者「有良心」。「青蛙」現象,由這時開始。希盟本身就是由很多「青蛙」組成的,包括了從國陣「跳」到希盟的領袖馬哈迪。若再往前追溯,安華也曾是國陣的副首相。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曾經,人民及希盟靠跳槽的青蛙們達到「改朝換代」的願景,今日也嘗試到同樣的惡果。自希盟被拉下台後,民間才開始意識到青蛙跳現象的嚴重性,開始思考杜絕的方法。雖然有關應建立《反跳槽法》或採用《選舉罷免法》,各人說法有所不同,但長遠來說,這種不良習慣不應為任何政黨所濫用,立法是必須的。

希盟節節敗退,國盟暗湧乍現

隨著3月1日國家政權正式轉移的前後,柔佛、馬六甲、霹靂、吉打州政府也在州議員們的跳槽下陸續變天。東馬沙巴州前首席部長慕沙阿曼(Haji Musa Bin Haji Aman)於7月29日宣布獲得足夠州議員支持,希盟再次面臨失去多一個州政權的危機。現任首席部長沙菲益阿達(Mohd Shafie bin Hj. Apdal)在7月30日已得到元首敦祖哈馬希魯丁的首肯後宣布解散州議會,大選在即。

希盟2月份面對政權威脅,出於沒有勝算的信心而不敢宣布解散國會重新選舉,結果被國盟成功搶閘。加上隨即爆發的疫情令到全國進入管制狀態,令國盟在期間得以加強鞏固勢力。可笑的是,面對國盟的來勢洶洶,希盟內部的嚴重分裂令到推舉的首相人選不斷出現來回擺盪的情況,安華及馬哈迪之間日日新鮮的立場轉換,不但令原有的支持者失去信心,更成為了對手趁虛而入的本錢。

20191010103587608760
馬哈迪與安華兩人的立場自今年2月政變以來不斷來回擺盪,至今都為達到共識,讓國盟有機可乘。

納吉的案件在這場政治亂局的重要指標,還在於保守勢力對自身定位的確立。馬來西亞多年來的貪污問題及種族議題之間有不可分割的關係。過去的執政黨國陣雖然其貪污風氣長期為人民所詬病,但只要操弄馬來人與其他少數族群之間的敏感問題,就足以令到佔近7成的馬來選民為了保護自身的利益而在每屆的大選含淚投給國陣。若不是納吉的貪污程度已過了人民可忍受的底線,加上前首相馬哈迪的加持(種族主義者),兩年前希盟是沒可能奪權的。

國陣被拉下馬後,這兩年來不斷煽動馬來人去相信,馬哈迪及安華受華人政黨(行動黨)所牽制,馬來人的利益將會大受影響。所以3月1日後執政的國盟儘管被希盟支持者指責為「後門政府」,但實際上馬來族群對於這個結果是樂見的。既然國盟已成功操控種族盤,當初令到國陣垮台的主要因素納吉就需要小心處理。

曾經有不少人民懷疑,隨著巫統再次成為執政黨,巫統主席納吉的貪污罪必定可洗脫。目前納吉因素在巫統內部也形成了一個黨派分裂。一派勢力認為應順勢與納吉割蓆,展示巫統願意洗心革面,正式與過往的貪污形象切割,這樣希盟便會失去攻擊國盟最大的籌碼,拉攏中間選民,令國盟政權更加穩健。然而,曾多年為巫統黨主席的納吉,其原有的勢力影響固然根據盤互,支持者甚眾。如上所述,他最終會否順利被入獄仍是言之尚早。若他最終仍是逃過法律制裁,國盟能否僅以「馬來人利益優先」去安撫所有馬來選民接受這個結果仍是未知之數。

healthDG_noorHIsham_01042020
國盟執政後疫情爆發,衛生部總監諾希山(Noor Hisham bin Abdullah)表現賣力,加上醫療團隊的努力,疫情得到良好的控制。政府在這一方面的表現獲得相當的民間肯定。照片:Shafwan Zaidon
20200331 cover
管制令期間,婦女部在臉書貼出文宣建議婦女該學小叮噹說話向丈夫撒嬌而被國民炮轟,成為國盟執政後的最大笑柄之一。製圖:李國豪

定局漸成,反對勢力必須洗牌重來

希盟的倒台,關鍵不在國盟有多強大(如上所述,國盟仍無法解決過去的保守問題),而是希盟內部的勢力鬥爭。兩年前,本人與小眾的「廢票盟」已經強烈表達反對希盟接受馬哈迪加入的決定,現在事實證明希盟無法駕馭這頭識途老馬。希盟當初期望借助馬哈迪的多年勢力來成為執政黨,結果馬哈迪輕易將累計多年的反對勢力打得潰不成軍。希盟不但無法吸納馬哈迪的支持者,反而在2月份至今的政治亂局中令原有的支持者失望,賠了夫人又折兵。

面對馬哈迪不願交棒安華而造成的敗局及多次出爾反爾,希盟出於對權力的戀棧仍不願捨棄之。到目前為止,國盟已執政半年,馬哈迪與安華仍未就希盟一旦重新執政的首相人選達成共識,完全展現希盟的不成氣候。年屆95歲的馬哈迪及72歲的安華,此兩人的政治鬥爭由上世紀90年代糾纏至今,令人不勝其煩。這個組合已廢,光環已被耗盡,必須砍掉重練。

這段時間的政治亂局,再次令很多寄望改朝換代的選民失望。下一屆的大選,很大機會會出現低投票率的情況,顯示反對力量的低落士氣。但這不代表馬來西亞的政局會回到以前般令人絕望。事實上,自從2018年國陣倒台後,民間對政治關注的熱度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情況,很多過去敏感的空間被打開了。目前,希盟與國盟(巫統近日宣布退出國盟)的勢力仍屬勢均力敵的範圍,若反對勢力願意捨棄安華及馬哈迪,由社運出身形象開明的安華女兒努魯伊莎(Nurul Izzah Anwar)頂上,希盟還有重頭再來的本錢。

Nurul Izzah Anwar
馬哈迪與安華延續了幾十年的政治鬥爭已讓人生厭,希盟必須砍掉此組合重練。安華的女兒,有烈火莫熄公主之稱的努魯伊莎,是希盟新生代政治人物中名望和形象較為正面的代表之一。照片:Vincent Thian—AP

撰文:黃愛玲

對「納吉被定罪了——馬來西亞的政局何去何從?」的想法

  1. 真好,我正是要這樣的文章,尤其是作者是少有的有两地實踐的青年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