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現象——揮之不去的父權意識形態

英國哈利王子夫婦脫離王室的新聞已經上演了超過一年。原本,這件事於我而言純屬八卦,無甚追看慾望,更妄論寫文討論。然而最近隨著這對夫妻公開接受美國媒體的專訪,而電視台更高價在各國販售播映版權,利用預告片炒作話題性,相關的報導和評價在網路世界是鋪天蓋地而來,令人很難忽視。

湊巧這股旋風在三八婦女節前後襲來,網路各大專頁不忘應節跟風讚頌幾句這是一個女性獨立自主值得引以為傲的時代的同時,又對梅根發表了各種厭女論述。還有那些平日高呼民主,此刻卻極力擁戴王權貴族制度之人。這些當中包含的種種自相矛盾、諷刺、雙重標準、虛偽,才是我下筆的動力。

先強調,在下並沒有十分跟貼這對夫妻的所有言行細節,對他們無喜歡或討厭的觀感偏向,反而是那些批評的言論令我懷疑自己身處何世。所以本文不旨在護航哈利或梅根,而是以大眾的反應透露出的社會父權意識形態問題為討論重點。

哈利和梅根突破英國王室傳統私下接受美國媒體專訪,內容引起軒然大波。照片:訪問畫面

出嫁從夫?王妃應該有的樣子?

首先,哈利與梅根二人的身份在公眾眼光下至少有兩重。一、法律定義下的夫妻;二、皇室人員。第二重身份的討論將留到下節。

各大網絡新聞或專頁討論區上,最常見的其中一種論述是「哈利王子是受梅根影響下才決定離開皇室」,更甚者會將哈利形容為「老婆奴」或「懦夫」,而梅根則是宛如妲己般迷惑哈利引致他「墮落」的紅顏禍水。先遑論脫離皇室之舉是否應該,一對夫妻面對生活上的共同決策,是人家夫妻之間的事情。哈利作為一個成年人,和太太之間的相處誰在哪些方面主導性多些,為什麼外人有資格說三道四?這種論述最大的問題是依然假定「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父權思想。不是已經男女平等嗎?怎麼女人從夫就是賢妻良母?男人多聽老婆意見就是老婆奴?

這是凱特王妃相比下受歡迎的原因之一,她在公眾前的形象是一貫的「聽話的媳婦和妻子」,永遠衣著舉止談吐大方得宜,不會「逾矩」(所謂的王室傳統)。回看英國小報過去對梅根的各種質疑批評的角度更是令我瞪目結舌,原來不穿絲襪、穿牛仔褲、黑色指甲油、穿褲裝不穿裙、裙的長度、用斜背包而不是手拿包等出席公開場合都能成為被詬病的原因。21世紀的今天,身為一名時代女性,還要是權力階級,卻連穿什麼衣服的自由都沒有,何等諷刺?

梅根被認為突破英國王室傳統的例子之一,僅僅因為沒有穿絲襪直接露出小腿。荒謬的是,她也曾被認為穿錯不襯她膚色的絲襪而被攻擊。照片:rackedstylecaster

煽風點火完再批評食花生

今時今日的教育都強調「不要拿孩子來比較」。一般家庭若經常在子女或媳婦間作比較,尚且可以想像長期下來被比較者之間的隔膜和心理不適會如何影響彼此關係,何況是在整個成長過程中不斷被國際拿之與哥哥威廉比較的哈利?婚後,他的太太也逃不掉被迫與大嫂比較的命運。大眾與媒體的虛偽在於不斷將這兩對夫妻做比較的同時,又放大家人之間難免存在的摩擦(哪對兄弟沒打過架?),再在這種惡性循環的操作下去批評哈利夫妻無法與威廉夫婦和諧共處,難道不是煽風點火又樂見八卦的低俗行徑?

凱特穿舊衣出席公開場合,媒體讚頌她節儉;梅根重穿舊衣,媒體就拿過去穿同一件衣服的照片比較來批評她產後變胖了(要求女性產後身形必須維持苗條又是另一種父權的壓迫,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同樣是全身名牌,凱特就是有品位,梅根則是揮霍無度(不是說梅根生活奢侈無問題,只想突顯媒體明顯的厚此薄彼)。

這種比較,早在梅根與哈利成婚前已出現,她有非裔血統,有過婚姻,是個演過大膽裸露鏡頭的「九流荷里活戲子」,怎能與「身家清白高貴」的凱特相提並論?看看那些留言,有多少端起惡家婆的嘴臉「還不是貪圖富貴的不入流明星仔」,霎時間我以為自己在看粵語殘片。嫁了個有錢男人就是貪錢,但過去有多少名女人「下嫁」又被嘲諷另一半食軟飯?憎人富貴又厭人貧,背後的意識形態離不開門當戶對的封建思想。

凱特重穿舊衣被讚節儉,梅根衣服重穿就被說模仿大嫂,還被拿出舊照比較身材嘲諷她肥胖。照片:starfocus

「又說要隱私,又要爆料」

呃…這些人壓根不知道何謂「尊重私隱」。私隱就是,人家不想讓外人知道的私事公眾就沒有資格知道,人家不介意公開的公眾才有權利知道(當然公眾也有權選擇不八卦)。梅根及丈夫覺得媒體無時無刻跟拍她的一舉一動讓他們不舒服,跟他們自願公開說明自己的感受和意見,完全是兩個概念。三級女星在工作期間自願在鏡頭前脫衣,與被偷拍是兩回事吧?用這些人的邏輯,難道這名被偷拍的三級女星沒資格/權利反對被偷拍?

公眾斥責哈利夫妻既要王室福利,又不想盡王室義務。但現在二人不正正是決定兩者皆放棄嗎?不再靠王室制度供養,努力擴展經濟來源又要被譴責消費王室。難道他們去街邊賣漢堡公眾就會忘記他們的王室標記?(戴安娜離婚後至死亡依然被稱為王妃)就算脫離王室身份,梅根原本就是演員,回歸這個身份自力更生的話,依然需要暴露公眾面前,經營形象。不想被媒體打擾,不代表就要完全迴避媒體。

英國新聞主持人公開在新聞節目上對梅根嗆聲「你是公眾人物,說什麼私隱?要私隱就滾回美國」。王室確實是公眾人物,但公眾人物就沒有私人時間和空間的權利?難怪壹傳媒記者在未得到張柏芝同意下公開其小兒子的出世紙都一堆人為壹傳媒護航,江湖道義都尚且知道禍不及家人,公眾卻覺得連公眾人物的家人都無私隱的權利。而這些人當中,不乏平日振振有詞斥責中共如何竊取人民私隱並進行監控之人。

很多人嘴上都會說已逝的戴安娜王妃(明明已經離婚還尊稱她王妃足見公眾對王室身份之趨勢若騖)是王室封建制度下的受害者。丈夫明明早有愛人卡蜜拉,因順從英女王的意願才娶的戴安娜。這樣的婚姻不幸福很正常,壓抑多年後的她突破王室禁忌接受媒體訪問公開丈夫外遇,觸怒英女王被下令離婚。她的整個婚姻,是切切實實被英女王和王室制度操控下的悲劇。離婚後的她也沒有被曾經的王室身份放過,最後更成為媒體嗜血文化的直接被殺害者(為躲避媒體而車禍身亡)。然而,20多年過去,這些人一邊緬懷命運對戴安娜不公平的同時(對英女王的霸道和責任選擇性失憶),又期待她的媳婦成為第二個戴安娜,這種自相矛盾的嘴臉到底有多虛偽?而梅根現時被指責的如私自接受公開訪問爆料和衣著性感不跟王室傳統,其實戴安娜也做過。戴安娜爆料丈夫外遇後,在一次公開活動穿上了性感露肩的「復仇者之裙」(Revenge dress),象徵對王室的反抗。但這些都被那些歌頌戴安娜卻指責梅根之人選擇性遺忘。這種將人物化為獵奇及消費商品符號的資本主義變態文化,人往往已不再先是人,才是其他身份,而是倒置的。尤其女性更容易成為這種文化下的犧牲品,女性的身份地位真的有比以前提升嗎?或只是在父權下從一個牢籠遷移到下一個牢籠?

大眾喜歡以戴安娜標準去衡量梅根,但明明戴安娜生前也做過不少反叛之舉,例如接受訪問大爆丈夫婚外情,和這身不符合王室傳統的性感打扮(Revenge dress)。照片:vogue

「嫁得王室就預咗啦

尚不論這種立場心態的可笑在於排除人身為獨立個體的重要性,更不用扯到什麼王室是特別的社會階層,難道平民家庭就沒有這種將個人與家族捆綁的現象嗎?「嫁得豪門就預咗啦」,「嫁得XX就預咗啦」不是萬能Key?各大社交媒體上那些每天抱怨另一半說自己偽單親,婆家如何不待見自己,小孩如何難纏的怨婦,難道又可以回一句「結得婚就預咗啦」?難道她們都沒有資格試圖改變或不接受「預咗啦」的命運?又要強調這個時代的女性應該獨立自主不被枷鎖操縱,又要她們接受「預咗啦」,又是否精神分裂?

就算說梅根出來討摸頭是矯情,但普羅大眾很多都每天在社交媒體發洩生活中各大不滿之人事物,人是情感動物,本來就需要情緒抒發渠道。為什麼平民就可以,梅根就不可?只是你和我的情緒不太多人關心而已,但大家還是樂此不疲地不斷講,而哈利和梅根的所謂「投訴」,我看過訪問後不認為有那麼強烈,絕大部分是媒體及公眾渲染出來的。

就算王室身份真因為有特別待遇而有要盡的義務,神奇的是我翻看各種報導資料時,哈利夫妻重返母親當年走過的慈善路線,穿戴安娜有過的打扮,又要被話消費母親。不是指責他們不如母親嗎?怎麼那麼努力貼近母親步伐又被討厭?諷刺的是威廉與凱特做同樣的事又不會被指消費戴安娜。而又何時開始,兒子媳婦提及或模仿母親善舉也要被指責消費?(不提不問難道不會被指責不孝?)明明大眾自己喜愛拿戴安娜作為指標去衡量梅根,卻又反感梅根貼近戴安娜。指責他們不做慈善,但明明很多哈利夫妻被媒體拍到的場合絕大部分皆是公開的慈善活動(黑人問號)。到底是哈利夫婦不(願)做善事,還是媒體及大眾眼中因偏見只看到其他重點?

哈利夫妻常被指責慈善工作投入度不及母親戴安娜,但當二人重返母親當年走過的慈善之旅又會被指責消費母親。照片:Reuters

誰需要王室?骨子裡的奴才心態

最後(全文重點來了),很多人認為梅根不可被拿來跟一般女性相提並論,是因為其王室成員身份。這就更加有趣了。哈利夫婦的訪問曝光後,值得高興的是,有關反思及質疑現今現世特權階級(王室)君主立憲制度存在的意義及必要性的輿論又重新被燃燒起來。

已無甚實權的王室,僅以精神象徵的存在,當中展現的意識形態問題是什麼?既然人民那麼在意哈利梅根二人慷納稅人之慨過奢華生活(整個王室都是)的同時,為什麼不問自己需要王室的點是什麼?由戴安娜到凱特梅根,每次她們出現在媒體前的焦點均是衣著打扮感情歷史與家庭糾紛此等八卦。就連英女王,都是差不多的內容,甚於與民生政治相關的議題。因為納稅人在養著王室,所以王室有義務成全納稅人心目中的形象符號,這與那些劣等粉絲覺得自己在養著偶像明星(而不是注重他們的專業)所以他們必須成為粉絲心目中的投射符號有什麼分別?這麼不健康、扭曲、又無實際產能的供養關係,為什麼還需要存在?只要將王室制度廢除,就不再會有「你拿著我納稅人的錢就應該怎樣怎樣」的爭執了不是嗎?

當英國的年輕人開始反思王室的存在意義,反倒香港很多黃絲爭先恐後衝出來護主了(幾乎無反省王室制度的聲音)。由2014年燃點起來的「民主」抗爭力量,去到反送中後期,越來越透露著濃厚又熟悉的戀殖味道。攬炒巴高呼要香港自主時也不忘樹立大大幅殖民旗在身後。流亡者統籌的《如水》除第一期以「絆」來強調香港人就算各散東西都仍在的牽絆外,第二期的徵稿題目是「你以前唔係咁㗎:你理想中嘅香港係點?」,回應了很多戀棧殖民時期的黃絲心態。BNO議題,很多香港人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是英國子民,對於舊主願意重新接納自己感激涕泗。說好的香港人自主在哪裡?明明沒有份納稅養哈利梅根,卻情同此心咬牙切齒,皆因事頭婆被攻擊了,情感認同是英屬子民的香港人怎能不立馬蜂擁而上去護主。到底這些人想要的是民主,還是只想換個主人?對極權的依戀,也正正是長期被父權制度圈養而不自覺的成果。

香港絕大部分的聲音都是站在事頭婆(英女王)那邊去指責梅根,選擇性忘記她過去如何操控戴安娜婚姻造成她悲劇的歷史。照片:Elle

後記:

以上網民的各種酸言嘲語頂多就屬嘴賤,但陶傑之流質疑梅根消費憂鬱症,甚至 「問她幾時死」,這種只要非我族類就死不足惜的心態,是文明追求民主者該有的品格?我們的社會總是假惺惺的告訴情緒低落者要勇於求助,實際當他們說出來時又往往喜歡冷言冷語質疑他們只是想討摸頭。有社經地位之人無資格憂鬱?這樣太矯情?那每年愚人節大家爭相懷念的哥哥張國榮(順便懷念「逝去的年代」)是什麼?張國榮先生去世前也一直是媒體欺凌的對象之一(他的性傾向和表演上的雌雄同體),死後過去那些被嘲笑的特質卻「突然」變成他的經典,才來緬懷(虛偽)。胡亂指責他人消費憂鬱真的很要不得,也很危險(對當事人)。當然我不要求陶傑做到這個(對這個人沒有任何要求),但你們千萬千萬不要學他,更不要學那些只有人死後才知道尊重人的媒體文化。

撰文:陳怡


對「梅根現象——揮之不去的父權意識形態」的想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