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工黨的基層組織學習民主抗爭

編者按:

隨著很多政治人物和「手足」或流亡海外或入獄,今天的香港人除了堅持高呼不放棄的聲音,維繫四散的團結和情感外,還有什麼可以努力的方向?一度「無大台」的號召,讓很多香港人都以為我們已經有能力及足夠的醒覺去自主抗爭路線,但短短數月就潰不成軍的號稱百萬黃絲,不得不承認,這股力量的凝聚力始終過於鬆散。

香港過去數十年的蜜月期,加上泛民的保守和群眾的鬆懈,令到香港人長期對各種政治及社會意識薄弱。就算反送中運動中被激發出來的,多是直接對政權的怒火,但這股怒火背後,不僅缺乏對於政權代表什麽的基本認識,不知道它不僅代表了整體社會權力的金字塔結構,更代表了經濟剝削和社會壓迫(包括代表了放任貧富懸殊,性別無平權,對全球暖化渾然不覺等等),而所有這些問題不是推翻某個專權就可以改善的。

同一個硬幣的另一邊,就是香港社會大衆嚴重缺乏由下而上的組織力量。但這首先是思想上缺乏深度所致。從泛民政黨到壓力團體,從不主動和成員及義工討論意識形態問題,才會出現“大家都誤以爲基本法有三權分立”這樣的烏龍。再引申到組織力量,好多黃絲甚至不知道“民主派的政黨政治或者工會組織,與非民主派究竟有何分別?”事實上,兩者無論怎樣不同,在跟大佬上面還是共通的。成員往往在需要人力付出時才被召喚,一切跟從領導的指引。支持者往往只為一些表面特質所吸引,而不會真正知道自己支持的是什麼路線,遑論有自主的想法。所以,當各大領袖流亡或入獄,運動即進入群龍無首的窘境。

現在“國際綫”只是被理解為“游說外國政府”,其實膚淺。“國際綫”應首先理解為和外國進步社會運動多多交流和互相學習。以政黨政治爲例,當香港民主派仍然充滿大佬思想、從不鼓勵基層成員自下而上的創見的時候,外國好多比較進步的黨派,都鼓勵或至少接受基層的建言。這篇譯文就是一例。英國工黨即將在本年9月份召開代表大會。中共的黨代表都是舉手機器,但英國工黨,即使不算很民主,但成員都有很多權利,包括選舉代表出席大會,或者是在基層組織起來向代表大會提出動議。工黨各大小支部或者其他平臺,都著重由下而上去發揮其政治力量,關注黨對各大議題的立場,而不只是由黨中央下達立場。例如工黨內的《英國工運聲援香港平臺》(https://uklaboursolidaritywithhk.wordpress.com/),便在今年1月發起過聲援香港被捕的53位民主派的動議。最近,另一個以工運人士爲主的平臺《英國聲援新疆》,聯合《英國工運聲援香港平臺》,一起向今年九月的黨代表大會提出動議,要求黨聲援新疆和香港的人權。以下譯文便是其動議説明及內容。

首先,他們號召與中國爭取民主的人民站在一起,而不是像香港激進右翼本土派那般高舉民族主義旗幟,簡單將所有中國人歸納為低等民族。雖然近期的《2021香港約章》內,多位昔日的激進本土派代表已經改口,共同強調“香港民主運動是針對中共,而非中國國民”,但這種仇恨式的民族主義仍在各大網絡平台上盛行,甚至對歐美近來盛起的仇視、傷害亞裔人士落井下石。可見抵抗種族主義仍然任重道遠。再者,這些英國工黨内的左翼,既揭露了跨國公司如何涉及各種政治及社會的壓迫,同時表達對工人運動的支持。反之,香港由反送中運動以來,保守本土刻意淡化各大財團與中共長年同流合污的政治責任,甚至將李嘉誠之輩視為手足,因此迴避討論“香港民主運動應當是全面的社會革命”這個議題。

譯文:

我們與《英國工運聲援香港平臺》(Labour Movement Solidarity with Hong Kong(UK))的朋友一起撰寫了這份議案,定於2021年9月舉行的工黨會議上提呈。

為了在會議上提呈此議案,我們需要盡可能多的工黨地方選區分部支持提交這份議案給大會(每個地方選區分部可以提交一項動議或一項規則已經更改)。如果您是工黨會員,請考慮將它放入您的地區議案中!如果您有意加入,請透過電子郵件info@uyghursolidarityuk.org與我們聯繫——我們可以提供有關的指示(請注意,動議不可超過250個單詞包括標題,超過者將被拒絕。)

如果您是工黨的一員,請幫助我們贏得工黨的支持,令議案得以通過! 我們歡迎所有支持這議案的工黨力量。

最後:我們是跨黨派的左翼運動,所以我們也想聼聽工黨以外其他黨派支持者的聲音——您會在你所屬於的黨的會議上能提出近似的動議嗎?

中國、香港、和維吾爾,團結起來爭取和平民主和解放

工黨認為,社會主義意味著政治和經濟上的民主。雖然有著社會主義的偽裝,中國的獨裁政權並不真的代表社會主義。

新疆/東突厥斯坦的維吾爾族和其他多數回教徒遭受種族滅絕的迫害,包括種族主義的監視;政治,文化和宗教壓迫;強迫避孕和絕育;全球企業供應鏈中的強迫勞動;流失家園的兒童;和集中營。

一場由跨國企業支持的暴力正打壓着香港爭取民主和公民自由的運動。像香港職工會聯盟(HKCTU)這樣的獨立工會正遭到打壓。英國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的反工會和反民主法律有份促進這個現況。

在整個中國,工人遭受的剝削是猖狂的。貧富差距的情況逼近美國水平。獨立工會和抗議活動受到壓迫,企業和國家官僚卻獲利。但是工人、婦女、少數民族和異見者仍繼續抵抗。

在各級政府和基層競選中,工黨將:

  • 與中國的獨立勞動組織,民主和解放運動,抗議和罷工行動建立合作團結關係;
  • 反對民族主義者和鷹派騎劫上述議題,因爲他們促進的乃是反中國人的種族主義運動,支持的是超級大國之間互相衝突、貿易戰和軍事化;
  • 支持新疆/東突厥斯坦和西藏的原住民的自由和人權,以及他們以民主方式決定自己前途的權利;
  • 支持香港普選,釋放政治犯,和廢除《國家安全法》;
  • 提議對涉嫌這些打壓的官員實施馬格尼茨基法(Magnitsky)制裁;
  • 支持針對涉嫌參與打壓的企業所採取的抗議和工人運動;
  • 立法要求大企業透明地審核全球供應鏈,並與這些打壓行為割席;
  • 無條件歡迎所有因暴政和迫害而來這裡尋求庇護的難民。

編譯:陳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