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的警察擴權法案遭遇大示威

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英國保守黨政府最近提出了《警察,犯罪,量刑和法庭》法案(The Police, Crime, Sentencing and Courts Bill),若通過 ,就會嚴重壓制英國人所享有的示威權利 。

最令人擔心的就是法案的第五十九條 。這條款會使任何造成嚴重困擾、反感、及妨礙的示威,變成刑事定罪,最高刑罰是判監十年。這條款的字眼含糊不清,有任意解釋的空間。如果人民示威不是為了發聲,還有甚麼目的?若人們示威,卻對現狀毫無影響,也無法對政權產生阻嚇作用,這樣的示威有什麼意義?

大家留意,英國這個法案,原來跟香港《公安條例》下的暴動罪一樣,最高刑罰也是判監十年。

2019 的反修例運動退潮後,面臨著中共對政治自由和公民權利的鎮壓 ,許多香港人都用 BNO 簽證移民或逃亡去英國。

現在大家看到,英國統治階級為了政治上打壓反對聲音, 嘗試透過立法去打壓人民的民主自由 。 這個法案,豈不是有點中共國安法的影子?

有人說,這兩個例子不對等。中共是一黨專政, 而英國保守黨處於一個受憲法制衡的民主制度。《警察,犯罪,量刑和法庭》法案也沒有國安法那麼嚴酷。

但是,作為為言論自由與民主而抗爭的手足和市民,面臨著香港的淪陷,有良知的我們不能對世界任何侵犯政治或公民權利的行為視而不見 。《警察,犯罪,量刑和法庭》法案必須被譴責,因為它朝著威權主義靠近,將使英國的政治自由如香港般被勒緊。

有人從香港反抗運動的政治策略角度來看, 認為不應批評英國政府,因為英國政府表態支持香港民主運動,譴責中共打壓香港自治權,還以BNO 簽證計畫給香港人一個逃亡的出路。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邏輯是謬論。 西方政權和政治人物,尤其是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美國共和黨,的確有份激烈譴責中共及其行為。但他們同時也是民主價值與基本道德的敵人。特朗普透過毫無根據地否定美國總統選舉結果而造成2021年美國國會大廈遭衝擊事件,徹底地破壞了美國民主的基礎。 此外,  特朗普也在 BLM 示威運動發生的時候捍衛美國警暴。同樣,我們透過《警察,犯罪,量刑和法庭》法案看到,約翰遜一邊譴責中國的政治制度和侵犯人權行為,一邊壓制英國的抗議自由。

因此,香港人必須譴責打擊民主和自由的《警察,犯罪,量刑和法庭》法案,因為放諸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普世價值。

撰文:WF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