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六個歷史時刻

作者:黃彼得

原文出處:https://anticapitalistresistance.org/old-wine-in-new-bottles-the-chinese-communist-party-ccp-celebrates-its-centenary/

今年6月初,也就是中共創黨一百週年前一個月,中共抓捕了一批毛派分子,其中包括2019年才獲釋的馬厚芝,他過去因為創立毛澤東主義共產黨,企圖重振毛澤東時代的中國而被判罪10年。習總政府不是堅稱繼承毛澤東思想嗎,現在卻大舉抓捕毛派,真是奇怪。

大約在同一時間,北京政府也在加緊鎮壓要求普選的香港反對派。饒有興味的是,領導過 1926-27年省港大罷工的中共,當時正正是要求香港普選。

一百年前中共成立的時候,它是民主力量。然而20年之後,它已經嚴重變質,1949年之後更加早已背叛了自己的創黨綱領了。我們在此追蹤「中共的六個歷史時刻」,為讀者重現其最關鍵的質變點,有助大家了解這個曾經的民主革命工黨,如何墮落為官僚的黨、剝削階級的黨。

1921年

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1925年之前,它仍然是一個很小的政黨,成員不足一千人。然後是1925-27年的中國大革命,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和農民奮起反抗西方殖民主義和中國軍閥,使得這個非常年輕的政黨迅速發展為六萬人的黨,其中一半是工人(其餘的是學生,知識分子,或農民)。這個年幼的民主革命工黨,居然能夠在1926年底到27年春之間,領導三場工人起義,推翻了上海軍閥政府,控制了這座重要的城市。可惜由於受到加入國民黨的紀律限制,起義工人把政權拱手奉送給蔣介石。這個「加入國民黨」政策,不是創黨黨人例如陳獨秀支持的,相反他是反對的。然而,當時蘇共領導人斯大林不顧中共領導人反對,迫使中共加入國民黨,在其領導下進行北伐,結果一旦蔣介石調轉槍頭,屠殺成千上萬的中共黨員,就令到大革命失敗。這次所謂國共合作,只是鞏固了國民黨的專政。

1928

蔣介石清共後,中共本來適宜進行策略性退卻,改為以保存力量為主。然而,顔面盡失的斯大林此時卻為了掩飾過錯,反而強逼中共在大大削弱的情況下武裝起義,在1928年首先在廣州舉事。這場自殺式起義幫助國民黨進一步消滅了中共90%以上的城市力量。自此,共產黨將基地轉移到農村,轉變為農民黨,而工人黨員則寥寥可數。同時,共產黨的斯大林化以及改為以游擊戰為主要策略,進一步將黨內一度活躍的內部民主制度轉變為自上而下的集權政黨。

1942年

1942年是共產黨演變的另一個分水嶺。那一年,毛澤東推行了惡名昭彰的「延安整風運動」。根據歷史學家高華的著作《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這場「運動」實質上是清洗掉黨內僅存的五四民主元素,這些元素來自1919年偉大的五四運動和新文化運動,而陳獨秀是首領。清洗後,毛澤東成為黨的最高決策者。中共正式開始了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這種崇拜,實際上是建立在那些被誣陷之人的屍體上,建立在謀殺掉德先生和賽先生(即陳獨秀所提出來的口號《民主與科學》)之上的。共產黨仍在發動反對國民黨的革命,但獨裁領導和個人崇拜佔據了主導地位。其政治形式越來越貼近中國傳統上的「易姓革命」,而不是「民主革命」的初衷。從前中華皇朝的循環,都是靠一場又一場的易姓革命來維持,換掉皇帝,制度不變。從社會政策來說,中共的「革命」和從前的「易姓革命」還是有所不同。但就政治上而言,1942年後的中共體制,越來越和專制相似了。

1953年

1949年,中共終於打敗國民黨,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全國進行了土地改革,把大量土地分給無地農民。然而,不過幾年,已經成為最高決策人的毛澤東,忽然決定拋棄原來的黨綱,即新民主主義綱領(黨綱主張土改後農民的土地私有;合作化的話需要農民自願。容許私人企業經營等等),在1953年改爲推行「過渡時期總路線」,很快再演變成瘋狂的「大躍進」到「共產主義」。小農的土地被公社沒收;小商人和工匠也被納入所謂合作社;私人企業被迫和官府合營然後消失。中國的體制,在「向蘇聯一面倒」的口號下,忽然完全換成斯大林的體制。多得1942年建立的個人獨裁制,現在的毛澤東可以呼風喚雨,把國策朝令夕改也無人敢反對了。1949年起的中國固然從未有過真正的自由選舉,反對黨也被禁止,到了五十年代中後期,連自治的民間團體也一一被消滅。

這個轉變,也提醒了我們,所謂「中共在1928年後已經成爲農民黨」的説法并不妥當。它那時雖然變成農民為主要成分,但這些農民黨員根本無法影響它的領導層。領導層自己反而最受「外國勢力」的影響,因為它接受蘇聯共產黨的領導。而蘇聯共產黨這時,可説是一個左右同體的怪胎,它一方面反對資本主義,另一方面,卻早已經抛棄了1917年十月革命時期的工人民主政體和力求平等分配的原則(這本來就是社會主義的原意)。它也早已背叛了初衷。毛澤東所謂「向蘇聯一面倒」,不過把蘇聯的官僚專政和一人獨裁體制移植到中國,且做得更加荒唐,例如大躍進就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且毫無必要的悲劇。

毛澤東的冒險慘敗了,卻沒有使他恢復理智。顏面無存的毛澤東很快就掀起另一場瘋狂的運動,即文化大革命,以消滅像劉少奇這樣因出來收拾殘局而受到歡迎的領導人。儘管毛澤東打着社會主義和革命的旗號,但真正發揮政治經濟作用的,不是這些宣傳,而是從1942年所樹立的個人獨裁邏輯—他說誰是革命就是革命,誰是反革命就是反革命。這種打著社會主義和革命旗號,而行其腐朽專制主義之實,徹底敗壞了社會主義的名譽,為日後中共全面恢復資本主義埋下了伏筆。

1976年

1976年毛澤東去世時,這個國家已經被文革的瘋狂摧毀了大半。「老幹部」很快重新掌權。他們更實際,很快就廢除了公社、文化大革命等措施,並宣布從那時起,黨不再專注於「階級鬥爭」,而是堅持「四個現代化」。1979年鄧小平成為新領導人時,他承諾的「現代化」受到了人們的歡迎。其實鄧小平不過利用毛式「共產主義」的慘敗,來全面發展官僚資本主義而已 — 國家首先在戰略上控制了資本主義的發展方向,然後黨則控制了國家,黨國一體化。越到後來,少數「紅二代」和「官後代」家族,又全面控制了黨,並因此也控制了中國最重要的國企,成為官吏與資本家的同體。

1989

1989年的民主運動正是人民對中共殘民自肥的反彈,也是對它那種同時壟斷政治和經濟權力的體制的抗議(所以八九民運一個深得民心的口號就是「打倒官倒」)。中共不自我檢討,鞠躬下臺,相反血腥鎮壓人民,就完全顯示他們徹底質變為獨裁黨和貪腐黨。中共曾在1930年代指責國民黨政權是「官僚資本主義」,現在自己又變為同樣怪胎,真夠諷刺。難怪現在共產黨的主要成分,不是工人,不是農民,而是官吏了。八九之後三十年,中共再次鎮壓人民,這次輪到香港的民主運動,證實了中共的本質—它要在中國實現的夢想,就是完美的奧威爾式國家(Orwellian state)。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也完美地體現了「易姓革命」— 換了皇帝,但專制永續。可以說,中共只是大陸國民黨政權的重生,只是這次還魂,比從前國民黨要成功得多。可笑的是,在外國的所謂坦克左派中,還有人用「社會主義」來形容今天的中共,或至少稱之為「進步」。

中共早就不是它草創時期的中共。它從前要求民主,反對剝削,但它早已走向反面,變成權貴資本主義黨。這種資本主義只有一個好處,就是它急速把中國經濟基礎現代化,客觀上為中國的現代民主運動奠定新的物質基礎。1949年中國農民人口占90%,今天已下降到40%。如果就實際參與勞動的人口而言,農民比例就更加低,2019年的農業勞動力佔比下降至四分之一,同時製造業和服務業兩者相加已經達到74%。中國已經完成了基本工業化。同樣值得注意的是,服務業佔比大幅提升至近總數的一半(47%),即3.6億從業者。這個模式與發達國家越來越相似。

隨著工業化的巨大飛躍,工人階級的總數已經達到了5.7億。然而,工人階級的反抗依舊零星。中共的長期專制主義,壓制了任何形式的自主組織,使得組織性反抗非常困難。如何在這種奧威爾體制中發展民主工運,成爲當代仁人志士的最大挑戰之一。

翻譯:陳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