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政治的政治

作者:王利發

8月14日人民日報棒打大律師公會之餘,溫馨提示正在改選理事會的律師會「搞專業不搞政治」,不應以「政治化選舉」的方式淪為「政治化團體」。[1]這好有趣!政治不就是「公衆事務」嗎?為什麽不可以搞呢?連國安法也沒有一條「搞政治違法」啊。

跟大陸執政黨講法治真的有理説不清。他們也好用個「搞」字,所以有人說笑話:一群老同學相聚,互問職業,一個說「我搞電子科研」,第二個說「我搞核能」,第三個說「我搞婦女…工作」。一個「搞」字,意義模糊,一不小心又碰到紅綫了!因為紅綫也者,不過是為官者一句話而已。粉絲碰到紅綫女是好事,碰到紅綫呢,比犯法更嚴重。

現在連律師也要「不搞政治」了。這在大陸國民黨時期,叫「莫談國事」。大作家老舍的《茶館》,講了幾代人的故事,卻有兩種人和一件事始終貫穿的,前者就是茶館老闆和代代相傳的密探,後者就是墻上《莫談國事》的大字標語。什麽時候在香港上演一場《茶館》,免費招待「廢青」,他們從此一定更加瞭解中國國情,不勞中聯辦來推國民教育。

領導人不是說「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雖然囉嗦但要正確引述嘛)嗎?然而,毛主席教導過我們要「政治掛帥」啊。不搞政治,豈不是違背了他老人家,也違背了領導人的最高指示?當然不!人民日報要律師不搞政治,在律師而言,是一種規矩;在人民日報而言,則是一種自由,一種「不搞政治的政治」的自由。世上有三種政治。有「搞政治」,也有「不搞政治的政治」,更有「不搞政治」,前兩者適用於一言而為天下法的黨,後者只適用於奴隸階級,即使你是律師。

在「莫談國事」的大砍刀下面,香港人的確要小心翼翼。但小心什麽這個要清楚。首先,民主派名實相符的話,本來是頂天立地,只看法律就夠。官媒、紅綫、中間人,都是皇朝政治和密室政治,民主派不如留給皇帝、宦官、奸臣、酷吏吧。

其次,一個大工會的理事會因為官媒幾句話就自行解散,未免可惜。後來披露更多訊息,原來有苦衷,就是有「中間人」傳話說不解散後果自負,工會遂有解散之舉。然而,第二天官媒還是繼續追殺,衙門立即答應。這時又有人為理事會解釋道,因爲執政黨之中,有人借追殺那個工會、邀功討好。哎這種説詞,真不懂國情 — 國情國情,就是所謂「酷吏比賽」,官吏競相比「酷」,才能升官,不「酷」者則貶職軟禁,如趙紫陽。在升官的惡性競爭中,「酷」的底綫不斷打破,甚至之前的酷吏也被後來超酷之吏下獄殺害。過去七十年史鑒昭昭。不看專制的全局,還想分辨局內誰紅臉誰白臉,心盼紅臉的來救,豈不是貓兒自貶身份,自己鑽進鼠窩去玩老鼠游戲?

每個人的風險係數不同,應該尊重。但誰覺得太危險,自己退出/辭職就行。遵循官媒解散,既不能自保,更恐怕最終躲不掉迫害,被政權徹底戲弄和欺騙。最後,即使不質疑解散的決定,但理事會只和「中間人」密室密斟,而不向十萬會員問責,是否有點搞錯了自己的服務對象了。

2021年8月16日


[1] 《香港律師會應把握住再出發的歷史機遇》,https://wap.peopleapp.com/article/6279389/6174639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