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期間只說英語,拉脫維亞工人贏得種族主義索賠

原報導鏈接:Latvian worker wins racism claim after being told to speak English at work

一名拉脫維亞工人被工廠老闆要求必須在工作期間說英語,仲裁庭裁定她勝訴,獲得賠償。

在就業法庭裁定她因無法在會議上說母語而處於「不利位置」,判她勝訴,並補充說,只能以英語溝通是「沒有必要的」,她將獲得超過1萬英鎊的賠償。

阿爾賓娜·索科洛娃(Albina Sokolova)已經在水果和堅果供應商 Humdinger Limited工作了十多年。她移居英國後不久,於 2010 年開始在公司位於赫爾(Hull)的工廠擔任生產操作員。

2015 年,該公司推出了一項新的「語言政策」,規定「工作場所內必須說英語」,工人只能在「休息和午休時間」說其他語言。公司在給員工的備忘錄裡解釋道,「通用語言」將「促進整個企業的有效溝通」。

2017 年 2 月,在索科洛娃收到了一位主管發給她的「關注信」,「要求她改進」英語水平後,與老闆會面討論該政策。她承認自己在工廠與其他東歐工人用母語交談,因而受到Humdinger Limited 的處罰。她被警告,即使對英語沒有很好的掌握,也必須與同事說英語。

兩年半後,索科洛娃請假到拉脫維亞看牙醫卻遭到拒絕,理由是她的「假期用完了」並且「不可放無薪假」。於是她取消了預約並如常上班,但隔天就病倒了。事後,索科洛娃被邀請出席說明無故缺席的會議。

索科洛娃的英語水平有限,雖足以應付工廠車間的工作,卻不足以應對紀律管理和申訴的會議。她平日生活裡都依賴精通拉脫維亞語、俄語和英語的女兒為她翻譯,於是便要求讓女兒列席會議,卻遭到了公司的拒絕,將她置於特別不利的位置。

在隨後的紀律處分和申訴會議中,她沒有再提出讓女兒列席翻譯,但有時會有一位英語水平也不達標準的同事陪同。

後來,她再向雇主提出了幾次申訴,直到 2020 年 7 月她被解僱前不久,會議上才正式有口譯服務。儘管同事和主管沒有投訴,但她還是因為用母語與外國同事交談而受到了紀律處分。

仲裁庭認為,雖然工廠車間的語言政策是「合理必要」的,但申訴和紀律會議必須有「全面和詳細」的溝通。因此,在在紀律和申訴會議中僅使用英語是不合理的。就業法庭裁定,她在會議上不被允許說母語而處於「不利位置」,加上只能說英文的規定是「沒有必要的」,判決她勝訴。

法官大衛瓊斯(David Jones)說:「這起案件表明了紀律程序的使用存在程序上的缺陷,並且不公平地針對提出申訴的員工。這超出了合理和可接受的範圍。基於這些原因,我們認為,解僱是不公平的。」

法庭命令 Humdinger Limited 為其間接種族歧視行為和對索科洛娃造成的心靈傷害, 賠償她10,800英鎊。

譯者:陳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