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政治於娛樂的「大灣區」工程——「香港」如何「被消失」

近日,湖南衛視推出明星男團競演真人秀節目《披荊斬棘的哥哥》(以下簡稱《哥哥》),在中國境內及海外華人地區掀起追捧熱潮。該節目概念源較早前於同類型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以下簡稱《姐姐》)。

《姐姐》主張讓一群在演藝圈內已有一定資歷的(中年)女藝人重新經歷選秀,過程中發掘出她們的新面向和技能。《哥哥》也找來了兩岸三地33位來自不同領域的男藝人來進行選手淘汰賽,其熱度超越了《姐姐》,一些早前沒有看過《姐姐》的觀眾也成為了《哥哥》的粉絲。

節目的組別皆以隊長名字命名,如「張晉部落」、「李承鉉部落」、「趙文卓部落」等,唯獨成員全是香港藝人的「陳小春部落」卻同時存在另一個名字,稱為「大灣區」[1]組別。隨著節目走紅,「大灣區哥哥們」更成為了網絡經常出現的詞語。

來自香港的藝人們自稱「大灣區」組合。照片:芒果tv

對此,我和一些正在熱烈追捧《哥哥》的海外華人朋友透過網絡進行了對談,人數是10人。她們全是年齡介乎25-35歲(這個年齡層反映了中國的流行文化軟勢力已經成功打入年輕海外華人市場)的女性,職業包括了教師、白領、家庭主婦。以下將以代名稱呼。

大灣區哥哥們到底來自哪裡?

首先,她們全部不約而同地表示,在追看《哥哥》之前,都不知道什麼是「大灣區」,也沒有聽過這個詞語。

H是家庭主婦,她和妹妹J(白領),母親,以及身邊不少朋友也在追看《哥哥》。因為《哥哥》,H和J好奇之下上網搜尋,才知道「大灣區是包括香港在內的,還有其他中國地區,例如廣州之類…」。

K表示,事後有朋友告訴她什麼是「大灣區」,但他們朋友之間在討論《哥哥》時,「大灣區」不會是話題焦點,他們更在意討論哥哥們的表現。

Z說,她和一些朋友沒有認真查證「大灣區」的意思,以為是某一部香港電影出現過的名字。因為「大灣區」組別中的陳小春、林曉峰、謝天華都曾參演過經典電影《古惑仔》系列,「可能跟《古惑仔》有關吧?!」

E和S都以為「大灣區」是香港內某一個地方的名字。S說曾經見過香港的房地產廣告主打「大灣區」,以為那些香港藝人都是住在香港境內的「大灣區」,所以以此命名組合。

之後,我詢問《哥哥》對她們最大的吸引力是什麼。

H說,一開始是那群熟悉的香港哥哥們(她成長年代香港流行文化的在海外盛行)吸引了她看《哥哥》,之前沒有追看《姐姐》。她原本並不認識節目裡大部分的中國哥哥們。但是看了節目後,發現中國藝人的能力非常好,超越了那群香港藝人,她現在最欣賞的哥哥是來自中國的。她認為,雖然香港哥哥們的表演能力相較之下比較弱,但他們在節目中表現出來的人格特質很吸引,鬧出很多笑料。

S也認同香港哥哥們因為過去的「香港光環」而有親切感,但中國的演藝事業及藝人的素質早已經超越了香港。

E和P是30歲以下白領,她們大概5、6年前已經逐漸轉向喜歡中國的流行劇和年輕偶像。E很喜歡「大灣區」組別的隊長陳小春的「胸無城府」及「不拘小節」,「他什麼都無所謂,也不爭,所以一直被陷害和算計。」

K說她感覺到節目想呈現一個「強大的中國」,包括整個節目的規格、舞台設計的高花費、某些藝人在表現呈現上會相當頻密地選擇中國風,如武術或京劇腔之類。

趙文卓部落在演唱《離開地球表面》時增添了「七個中國」的說唱內容,表達了他們作為中國人的驕傲。照片:《哥哥》

身負重任的《哥哥》

綜合受訪者的說法,加上親身觀看後,可綜合以下幾點值得特別留意的地方。

首先,所謂「大灣區」的哥哥們,陳小春(雖然在廣州出世,但早已取得香港身份證)、林曉峰、謝天華、梁漢文、張智霖均來自香港,張更擁有澳洲籍。這個組合中,沒有澳門、沒有廣州、沒有深圳,何以卻以「大灣區」命名而不直接說「香港」?

節目單位包括主持人劉濤起初並未主動提起「大灣區」一詞,是陳小春先開始的,而且幾集下來不斷強調這個詞,直到所有人都順應跟住稱他們為「大灣區哥哥們」。當歐陽靖在被淘汰後回歸,陳小春興奮地前往迎接他時,口裡嚷嚷著「大灣區!歡迎回來大灣區!」,但明明歐陽靖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而歐陽靖對於被劃分為「大灣區」一份子這件事並無露出抗拒之意,也跟住大叫「大灣區」。

之後來自重慶的布瑞吉及周延在賽制變動下和陳小春部落合組一起表演,他們聯合拍了一條代表組合的短片,卻依然署名「大灣區創作」。

如K所言,節目在不少位置都看似無意地插入「愛國情懷」。哥哥們分組後的第一場演唱會以《太空版留言》為題,主持人在介紹題目時明言概念源自正在進行中的中國載人航天工程[2]。不少組別藝人在表演前後都發表了愛國宣言,對中國的強大感到驕傲。而這類愛國宣言,節目中不止出現一次,哪怕與演唱會主題無關。

在增添了周延和布瑞吉兩位來自重慶的成員後,他們仍然以「大灣區」自居,但重慶明明不屬於「大灣區」。

《灣升明月:2021大灣區中秋電影音樂晚會》

9月21日,中國舉辦了《灣升明月:2021大灣區中秋電影音樂晚會》,以「灣區升明月,天涯共此時;共享電影之美,和合之美」為主題,邀請了主要來自中港台澳近200名電影人和音樂人參與演出。陣容之豪華比起過去央視的春晚過之而無不及,很多一線的香港和台灣明星都有出席。節目開始不久的曲目《東方之珠》和壓軸結尾的《我的中國心》,配合中秋節傳統的「家」主題,「一個中國」的政治訊息是非常明確的。

C沒有追看《哥哥》,但新聞有報導這個節目,只知道有一個很紅的組合叫「大灣區」。原先他以為「大灣區」是指香港和澳門。後來看《灣升明月》時,晚會中提到「大灣區」是粵港澳才知曉。他原本對這個詞沒有特別想法,認為就是一群說廣東話的哥哥們給自己取的組合名字,後來看到《灣升明月》,「隱約覺得不是偶然,但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感覺有點刻意強調這些地方就是一個區」。

已半退休狀態的華人天后王菲壓軸演唱為了晚會特意創作的主題曲《灣》。當晚,王菲的演唱片段就立刻剪輯上載了youtube和各大網路平台。隔天,錄音室版本發布,中國各大網絡媒體都以「王菲唱給大灣區的歌」為標題帖文,引起很大迴響,一片讚歎。C一直是王菲的超級歌迷,加上王菲近年少有露面,《灣》的曲風溫婉,配上王菲的天籟歌聲,令C如痴如醉,所以那個「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的刻意」很容易就被不了了之。

晚會的最大焦點,是王菲和謝霆鋒的「世紀同台」。二人自7年前複合以來一直都非常低調,從不曾一同出席公開活動。雖然後來網民發現王菲的演出片段是錄播,她當晚並不在場,但她「出場」前,主持人還是很刻意地訪問並留難謝霆鋒。事實上,海外的媒體都把焦點放在了他們的世紀同台這件事上,為晚會進行了大力的宣傳。到底是什麼背後力量迫使讓他們不得不破戒,甚至被擺上台成為宣傳工具?謝霆鋒當晚難看的面色實在耐人尋味。

《灣昇明月》演唱會以王菲為壓軸藝人,並獻唱「送給大灣區的歌」《灣》。照片:演唱會宣傳海報

更有趣的是,在8月中開始播出的《哥哥》,「大灣區哥哥們」的聲勢隨著節目逐漸升溫,歷時大約一個月的醞釀後,很「自然地」在9月份參加了這場同樣以「大灣區」命名的中秋晚會,時間上的配合簡直天衣無縫。如C所言,「怎麼可能那麼剛好?!」陳小春曾經是惠州政委的紅色背景海外華人一般都不清楚,若E知道了,是否還會堅信陳的「胸無城府」?(為了不影響受訪者的答案,過程中我盡量避免透露自身立場和這些信息)

被消失的霍尊,被消失的香港

娛樂工業曾經是香港的代名詞,八九十年代香港文化在國際的輸出正是由其電影、流行音樂、明星傳播的。事實上,影視及流行文化一直都是軟勢力的主要工具和途徑。中國也深知此道理,過去20年投放了很多政府資源在裡面。要令香港「消失」的最有效策略,莫過於直接由娛樂工業下手。

再者,10位受訪者中有近半位受訪者都表示,她們是因為那些「香港」藝人才看的《哥哥》,後來卻轉向更欣賞中國的藝人,也欣然接受了「大灣區哥哥」的說法(就算不知道實際意思)。C會看《灣昇明月》的其中一個因素也是因為王菲。由此可見,中國很知道如何利用香港中生代藝人過去累積下來的光環,去引領觀眾轉向認識中國的影視流行文化。

「大灣區」工程從來都不止是經濟計劃。香港內地經貿協會會長黃炳逢在一份發表於香港青年協會的《青年研究學報》,名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國家和香港的戰略價值>的文章中的開場白就已經毫不違言地表示,「基於一國兩制,香港的各種制度與中國内地不一樣,大家如果一直沒機會認真了解國情…加上有不少偏頗誇大的言論,對於往內地發展可能有些抗拒…只有了解中央如何把大灣區的建設,放在國家整體規劃,才能掌握大局,明白國家的用心,更準確地迎接機遇與挑戰,為香港及自己尋找最佳定位。」[3]

Nisha Gopalan在《China’s Silicon Valley Blueprint Has Plenty of Holes》文中就明言,大灣區規劃「炒作多於實際」(hype than practical program),「政治目的將遠超經濟考慮」(political objectives will trump economic considerations)。[4]當時她曾質疑香港的法治和中國的人治會令到協調出現問題,便辦不了事。其實中共也很清楚這個問題。所以反送中後,到目前為止,他們都在趁勢進行各個領域的大清洗,以抹去那些差異性。光是看看充斥監獄中的多位政治犯,現在,還有幾多個香港人可以再驕傲地說「香港是法治之區,與內地不同」?

中共要抹掉「香港」,只剩下「大灣區」,學術界自然不能放過。做香港研究的學者們都必須得轉跑道,否則就會陸續被消失。作為香港研究重鎮的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所已經被開刀[5],逐漸地,香港文學、香港電影、香港文化…都將慢慢「被消失」。

《哥哥》還有一個有趣的事件。被譽為國風王子的歌手霍尊原本呼聲極高,因為錄製節目期間被揭露私德有損而「被退出」演藝圈。已錄製好的部分,他的鏡頭可以刪除的都盡被刪除,或化作一團白霧(用打馬賽克方式把他遮掉,觀眾在節目中時而看到一團白霧在走動或表演)。

《悟空》一曲裡,明顯看到霍尊被打上馬賽克的畫面。照片:《哥哥》

《悟空》這首歌是節目中其中一首最受好評和歡迎的表演歌曲,霍尊正是演唱者之一。如另一名演唱者張淇所言,《悟空》唱的是青年人的戰天鬥地,勇往直前。然而,哪怕悟空再法力高強意志頑強,始終鬥不過如來佛祖。霍尊在這首歌中的位置既應景又諷刺,他縱然如悟空般身手不凡(好歌藝),整首歌下來觀眾在成品中只能聞其聲,卻不見其人。[6]

最後兩句歌詞,尤其意味深長。「世惡道險,終究難逃。這一棒,叫你灰飛煙滅。」中共一棒「整肅演藝圈」和「大灣區計劃」打下來,無論是霍尊或香港,都要灰飛煙滅。

注:無意將香港比喻為私德有虧的霍尊,只是想強調專權的力量之強大。

撰文:陳怡


[1] 香港、澳門、深圳、廣州。

[2]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8%BD%BD%E4%BA%BA%E8%88%AA%E5%A4%A9%E5%B7%A5%E7%A8%8B

[3] https://www2.hksyu.edu/bepp/wp-content/uploads/2020/03/%E7%B2%B5%E6%B8%AF%E6%BE%B3%E5%A4%A7%E7%81%A3%E5%8D%80%E5%BB%BA%E8%A8%AD%E5%B0%8D%E5%9C%8B%E5%AE%B6%E5%92%8C%E9%A6%99%E6%B8%AF%E7%9A%84%E6%88%B0%E7%95%A5%E5%83%B9%E5%80%BC-%E3%80%8A%E9%9D%92%E5%B9%B4%E7%A0%94%E7%A9%B6%E5%AD%B8%E5%A0%B1%E3%80%8B%E8%BD%89%E8%BC%89%E7%89%88%E6%9C%AC-%E6%A8%B9%E4%BB%81%E5%A4%A7%E5%AD%B8.pdf

[4] https://www.ajot.com/news/chinas-silicon-valley-blueprint-has-plenty-of-holes

[5] 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83%E6%96%B0%E8%81%9E/683537/%E5%B6%BA%E5%A4%A7-%E5%AE%A2%E5%B8%AD%E5%89%AF%E6%95%99%E6%8E%88%E7%BE%85%E6%B0%B8%E7%94%9F-%E8%A8%B1%E5%AF%B6%E5%BC%B7%E5%90%88%E7%B4%84%E5%B7%B2%E7%B5%82%E7%B5%90-%E7%A7%81%E9%9A%B1%E7%82%BA%E7%94%B1%E6%8B%92%E6%8A%AB%E9%9C%B2%E8%A9%B3%E6%83%85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hFJTVk5sMw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