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游戲》背後的真實罷工

原文鏈接:The Real-Life Auto Strike Behind the Runaway Netflix Hit Squid Game

原作者:Minsun Ji

Netflix推出的電視劇《魷魚游戲》引人入勝,以現代韓國為背景,已成為該平台史上收視率最高的劇集。 推出不超過一個月,全球觀看觀眾已超過1.1億。

劇集描繪了一個暴力的生存遊戲,當中,絕望和貧困的競爭者為了贏得 465 億韓元(近 4000 萬美元)而生死相搏。儘管一般普通觀眾能很快地理解到劇集中表達的對貧富不平等的擔憂,但全球大部分觀眾可能並不了解《魷魚游戲》隱藏的韓國工會歷史和工人團結如何被打壓的訊息。

資本主義的恐怖

《魷魚游戲》對韓國日益嚴重的社會和經濟不平等的批判在第二集(直截了當地命名為「地獄」)中得到了有力的體現,它展示了貧困主角的慘淡日常生活。所有參加致命《魷魚游戲》的人都是貧窮和邊緣的,包括主角——下崗的工會汽車工人成基勳(李政宰飾演),還有一個失敗的股票經紀人,一個脫北者,一個小流氓,孤獨的老人,和巴基斯坦工廠工人。

儘管韓國已成為世界第10大經濟強國,但這些苦苦掙扎的韓國人代表著社會經濟鴻溝不斷擴大。今年個人債務已上升至國民國內生產總值的 104%,比2007年高出35%。

另一方面,超級富豪的頹廢和貪婪在劇集的最後幾集中同樣得到了有力的展示,穿著華麗的超級富豪在窮人的生死鬥爭中下注,同時腳踩著赤裸裸的僕人。

遭到殘酷鎮壓的罷工

第 5 集(「公平的世界」)中微妙地點出了一場韓國勞工運動。在某個神秘的場景中,主角目睹了他的競爭者們在一場暴力的混戰中互相攻擊。這個創傷性事件使他陷入恍惚狀態,因為他回憶起過往作為汽車工人時曾遭遇的類似致命性暴力場景。

一般觀眾可能不知道這些幻覺描繪了韓國歷史上的一個真實事件——2009年雙龍汽車大罷工。這場抗爭最終在數百名粗暴的警察衝進工廠並殘酷地毆打罷工工人中失敗告終。

《魷魚游戲》男主角人物原型來自韓國雙龍汽車罷工工人。

作為雙龍的罷工者,基勳看到他的同事被警察毆打致死。這起事件最終導致他失去了工作和前景,最終離婚,並失去了對女兒的監護權。

《魷魚游戲》虛構了這種殘酷的事件會如何導致絕望的工人為獲得經濟救贖的機會而賭上他們的生命。事實上,這種悲慘的工人自殺式鬥爭的幻想是植根於現實的。

自殺的工人

現實生活中的 77 天雙龍罷工,源自該公司毫無預警地裁員 43%(2,646 名工人),以促進其資產由原來的利潤導向轉向全球投資者。因為雙龍被一家中國公司上海汽車(Shanghai Motors)收購了,然後又被印度公司馬恆達公司(Mahindra & Mahindra)收購。

在罷工遭到暴力鎮壓後,罷工者被其他韓國大公司拒之門外。此外,雙龍和當地警方通過民事法庭起訴他們損害公司。工會成員被勒令支付約900萬美元的巨額「經濟損失」罰款,一筆這些工人既付不起,也從未見過的金額。更重要的是,這些罰款的遞延利息每天增加62萬韓元,很快就超過所欠本金的1.5倍了。

為了支付這些天文數字的罰款,法院會扣押工人的工資和資產(甚至包括他們的房子),並根據韓國嚴厲的反工會「經濟損失」賠償法,將資產交付給雙龍汽車公司或警方。

2009 年至 2011 年期間,13 名雙龍工人及其家人因這場反工會的壓迫而自殺身亡。一名工人的遺言寫道:「我的工資大幅減少,給孩子們吃拉麵(方便麵)很痛苦,因為我買不起米。」另一名工人告訴他的妻子:「直到最後一刻,我只把債務留給了你。我很抱歉。」2009年至2018年間,另有30名雙龍工人因類似原因自殺。

團結一致

但該劇集還是展示了通過窮人之間的團結獲得救贖的可能性。《魷魚游戲》中的許多競爭對手只是為了自救(例如貪婪的黑道和不道德的股票經紀人);其他人轉向祈禱,這並不能拯救他們。但最終,只有為他人的痛苦聲援、為拯救他人而犧牲自己的角色,才能有尊嚴地超越恐怖遊戲,甚至倖存下來。

在整個《魷魚游戲》中,工會工人基勳對其他參與者表現出同情心,犧牲自己的生存前景,選擇與生病的老人和重傷的少女站在了一起。他強烈的道德同情心是由最後一集所呈現的「對人性的信任」所驅動的,這種團結的情感是工會信仰且可以實現的意義基礎。

《魷魚游戲》的英雄,被解僱的工會社運份子,代表了人類和團結的勝利,即使是在資本主義的殘酷困境中。個人可能是分散的、脆弱的,並且為自己的生存而絕望,但人類仍然被一種更大的道德責任聯繫在一起,相互照顧。《魷魚游戲》把這種生動的工人運動原理藝術性地描繪出來了。最後,作為一個體面的工會人,儘管掙扎的基勳被擊碎了,但仍然會屹立不倒。

翻譯:陳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