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鄉郊清潔工處境:超半數清潔工曾中暑,無水無電鄉郊垃圾站成幫兇

香港天文台資料:特殊天氣現象统計

極端天氣與鄉郊清潔工

食環署的鄉郊清潔工長期在户外工作,大部份曾中暑,隨着極端天氣的增加,户外工作健康風險的危害亦相應增加。一個有水有電的休息室越顯有急切需要。工會希望透過今次研究能夠讓大眾市民聽到鄉郊清潔工們的聲音與訴求,了解更多鄉郊清潔工設備不足的苦况,同時回應减碳措施,呼籲食環在各村站側提供一個太陽能有水有電的休息空間給鄉郊清潔工。

食環署的街道清潔工(包括外判工)約有13 000人,政府二級工人2786人,分配到鄉郊清潔的工人約佔1/3人,清理868個鄉村式/臨時構築垃圾收集站和放置垃圾桶位站 (全港有1900個)。

食環署的高層設置垃圾站時只照顧服務使用者的需要,從無考慮服務提供者的需要,故掃街工職安環境和待遇一向遭人詬病,無地方更衣、無儲物櫃放制服和裝備、無提供足夠飲用水、無個人清潔衞生設施、無歇息地方等等‧‥情况持續多年。不友善的工作環境要去到3.2.2004 食環署簽訂職業安全約章,承諾在僱主和僱員之間締造和保持一個安全和衞生的工作環境後,才開始有所改善。經工會多年爭取和傳媒壓力下,市區有部份新的大站(永久離街垃圾站)設施漸見改善,有廁所和更衣室,亦有儲物櫃和飲用水供應。但新界做鄉村的掃街工職安環境卻未見改善。

看門狗有狗屋,食環鄉郊清潔工嗟嘆狗竇都無一個

為回應職安要求,新界區的點名站多已有水有電和儲物櫃(見相片),但由於鄉郊地廣人口分佈零散,所以每個掃街位清掃範圍都比市區為大,一條鄉村只有一至兩個掃街工,工友於點名站簽開工名後就各自乘車到負責鄉村清掃。

户外掃街好天曬落雨淋,体力勞動早午都要換汗衣,下雨要找地方避雨,但新界村站只設計一個外殼(纖維或石屎)放垃圾桶,方便工友的設施卻欠奉。無地方/設備擺放私人物品/衣服,要將工具隨街放置,卻又惹來市民投訴,見附頁新聞報導。最困擾是無水作清潔、清洗和飲用,受訪鄉郊清潔工53.19%曾中暑,大多有關節勞損、皮膚病、視力下降等,沒有職業病的只有一個。

鄉郊工友的自救

多年來,社會賤視清潔行業,連清潔工都瞧不起自己,恥於告訴別人自己是掃街的。所以,對於不友善的工作環境多逆來順受,或自己找辦法解決。酷熱和狂風暴兩迫使部份工友各出奇謀自行應對。最多是將垃圾桶推出站放,挪用垃圾站空間擺放個人工作制服和掃街裝備,在垃圾站內遮陰休息和避風兩,當然飲水、進食和抹身更衣都要在垃圾站內進行,一受訪者更被迫在站內用盒當廁所。亦有在橋底僭建休息室,運氣好的獲村民提供飲用水和容許在屋側搭臨時帳篷休息,偏遠站的要採山澗水用,買水、涼茶、掛腰風扇、防曬手袖、濶邊帽和輕便雨衣等…但這一切都被署方視作違規,但從無政策協助工友應對職業環境危害。

響應减碳和職安,食環請快提供太陽能有水有電員工休息室和流動廁所!

社會不斷進步,動物權益都漸受重視,狗狗都有狗屋,為何清潔工沒容身之所?職安局積極推動僱主注意職業安全,九巴在回應員工要求改善酷熱工作的職安問題上,近年在各區巴士站增設有冷氣的員工休息室供户外工作司機休息,外牆還寫上〝辛苦哂!各位請進去休息〞。同樣是户外工作的巴士司機都得到善待,希望市民尊重清潔工的勞動價值,為他們締造一個安全和衞生的工作環境。食環署都簽了香港職業安全約章多年,管理層若遵守約章精神,關注員工職安,是否應為清潔工在鄉郊站提供太陽能員工休息室和流動廁所呢?

職業無分貴賤,大家在不同崗位努力,為人類生存作出貢獻,無論清潔工自己、市民和政府都應尊重清潔工的勞動價值。掃街工作看似微不足道,卻非常重要,若沒有清潔工,香港一定變臭港!

至2100年預測香港每年有90多天酷熱天氣,有水有電的休息室給清潔工刻不容緩,為履行減碳,請市民大眾呼籲食環署在各鄉郊站旁增設太陽能員工休息室!

有水和櫃的點名站,遠水不能救近火
食環員工在垃圾站休息
村民借屋側給工友
九巴員工休息室

備註:

在1991至2020年間,氣温平均上升速度為每10年0.24°C。

1991-2020年期間的溫度上升趨勢在統計學上達5%顯著水平。

以往天文台總部一小時雨量破紀錄的情況是幾十年才發生一次,但近幾十年卻是屢破紀錄。

1884至2020年間每年大雨日數的平均上升速度為每10年0.2日。

1884至2020年期間年雨量及每年大雨日數的上升趨勢在統計學上達5%顯著水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