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的抗議運動是「顏色革命」還是工人起義? ——專訪阿伊努爾·庫爾曼諾夫

編按:本文原文為俄文,由俄羅斯 Zanovo media發表,後經LeftEast翻譯為英文於1月6日發表。本文譯自International Viewpoint刊載的英文版。現在距離原文發表又過了幾天,運動已遭到殘酷鎮壓。哈薩克斯坦總統託卡耶夫允許軍警無預警開槍。據《德國之聲》報導,截至1月9日,已有超過5000人被捕,164人在衝突中死亡。

今天,所有原蘇聯地區的大眾媒體和電視頻道都在關注突然席捲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的抗議活動。對一些人來說,此事喚起了希望;另一些人則感到驚恐和抗拒。正在發生的情況存在著矛盾,各方也有不同的解釋:正義的人民抗議;部族爭鬥;親西方和親土耳其勢力的陰謀;甚至是「伊斯蘭反動勢力」。但真相是什麼?對此,Zanovo網站記者採訪了哈薩克斯坦社會主義運動領導人之一阿伊努爾·庫爾曼諾夫(Ainur Kurmanov)。

模範共和國

哈薩克斯坦是原蘇聯解體後形成的最大國家之一,其政治經濟體系僅次於俄羅斯聯邦。這不僅僅是因為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是獨聯體(獨立國家聯合體)的建構者之一。哈薩克斯坦將之前共產黨和蘇維埃的名目順利轉變為具有「亞洲面孔」的資本主義寡頭模式,被許多人視為典範。的確,這種模式不僅對其他共和國的統治精英有表面上的吸引力,也對普通公民有吸引力:經濟水平高,存在正式屬性的民主,對西方文化的限制很少。包括石油在內的大量自然資源儲備,以及從社會主義時期繼承下來的工業潛力,讓這個年輕國家有了良好的啟動平台。同時,俄羅斯聯邦和獨聯體的官方宣傳喜歡標榜哈薩克斯坦為保存「蘇聯傳統」的榜樣——尊重偉大衛國戰爭的記憶,沒有民族主義等等。

阿拉木圖,哈薩克斯坦的現代化都市之一。

新年假期結束後,1月2日立刻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抗議起因是汽車液化氣價格上漲,從每升60堅戈[1]漲到120堅戈。第一次未經批准的示威在哈薩克斯坦西部的曼吉斯套(Mangistau)省發起了,這裡是大型石油生產企業的核心地帶。臭名昭著的紮納奧津(Zhanaozen)市也在這裡——十年前的工人罷工遭到殘酷鎮壓,15名罷工者被殺害,數百人受傷。

第二天(1月3日),曼吉斯套省的抗議者在其最初訴求上增加了新的社會和政治要求:降低食品價格、採取措施解決失業問題、解決飲用水短缺問題、政府和地方當局辭職。同一天,抗議者也開始在阿拉木圖(Almaty)、首都努爾蘇丹(Nur-Sultan)和其他城市的廣場和街道上聚集。在一些地方,抗議者封鎖了道路,甚至夜間也沒有散去。

1月4日(星期二),抗議者與警察發生了衝突。在阿拉木圖,安全部隊使用閃光彈來驅散抗議者。作為反擊,抗議者推翻了警車。同一天晚上,互聯網、即時通訊軟件和社交網絡停止運行。

哈薩克斯坦當局試圖以天然氣價格轉成了電子交易來解釋價格上漲。按他們的說法,是「市場做的決定」。曼吉斯套省政府堅定地表示,一切都在現代市場經濟的框架內運行,不會回到以前的價格。

但1月4日,在抗議者的壓力下,政府被迫將曼吉斯套省的天然氣價格降至每升50堅戈。哈薩克斯坦總統卡西姆-若馬爾特·託卡耶夫(Kasim-Jomart Tokayev)表示,將另行考慮民眾的其他要求。而後在1月5日,部長內閣解散。紮納奧津天然氣加工廠廠長被拘留。

完全貧困的地區

哈薩克斯坦社會主義運動聯合主席艾伊努爾·庫爾曼諾夫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況:

艾伊努爾·庫爾曼諾夫

紮納奧津的工人是第一批行動起來的。天然氣價格上漲只是民眾抗議的導火線。畢竟,社會問題已經積累了多年。去年秋天,哈薩克斯坦受到了通貨膨脹浪潮的衝擊。加上曼吉斯套省需要進口許多產品,零售價格一直是外面的2-3倍。但在2021年底的價格上漲浪潮中,食品開銷上升更多。我們還必須考慮到,西部地區失業率一直很高。在新自由主義改革和私有化的過程中,那裡的大部分企業都倒閉了。唯一繼續運營的領域是石油生產商。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它們都由外國資本擁有。高達70%的哈薩克斯坦石油出口到西方市場,大部分利潤也歸外國業主所有。

幾乎沒有任何投資用於該地區的發展——這是一個完全貧困的地區。而在去年,現有企業又開始進行大規模利潤優化:削減工作崗位,工人開始失去工資和獎金,許多企業變成了單純的服務公司。在阿特勞(Atyrau)市,田吉茲(Tengiz)石油公司一次就解雇了4萬名工人,對整個西哈薩克斯坦來說都是真正的衝擊。國家沒有做任何事情來阻止這種大規模裁員。我們要明白,一個石油工人要養活5-10個家庭成員。解僱一個工人就會使整個家庭陷入飢餓。除了石油和其相關領域,這裡沒有任何工作。

哈薩克斯坦實際上已經建立了一種原材料出口模式的資本主義。民間積累了大量社會問題,存在著巨大的社會分層。「中產階級」已不存在,實業領域已遭毀滅。國家產品分配不均,且有相當大的腐敗成份。新自由主義改革幾乎消除了社會安全網。跨國公司的老闆們計算出,只需要500萬人為產業鏈服務——這可能是真的;那麼1800多萬的全國人口就太多了。這就是為什麼這次起義在許多方面是反殖民主義的。目前抗議活動的原因植根於資本主義的運作——液化氣的價格確實是在電子交易中上漲。有一種陰謀論是:靠天然氣出口獲利的壟斷資本家製造了天然氣短缺和國內市場價格上漲。所以是他們自己挑起了騷亂。然而,應該指出的是,當下社會爆發的抗議所針對的,是過去30年來整個資本主義改革政策及其破壞性結果。

工人的鬥爭傳統與自發罷工

本次抗議的最初形式是典型的「無產階級」罷工。1月3日至4日晚,田吉茲石油公司開始了野貓罷工(沒有經過工會同意的罷工)。很快,罷工蔓延到鄰近地區。如今罷工運動有兩個主要焦點城市——扎納奧津和阿克套(Aktau)。

陰謀論者認為,哈薩克斯坦的動亂是西方精心準備的,抗議者的精心組織和協調就是證明。對此庫爾曼諾夫回應說:

這次抗議與2013年的烏克蘭反政府示威不同,儘管許多政治分析家正試圖這樣敘述。如此驚人的自我組織從何而來?這就是工人們的經驗和傳統。自2008年以來,罷工就一直在撼動著曼吉斯套省,它們早在2000年代就開始了。即使沒有共產黨或其他左派團體的任何推動,也不斷有人要求將石油公司國有化。因為工人們親眼看到了私有化和由外國資本家接管的結果。在這些早期的示威活動中,他們獲得了海量的鬥爭和團結經驗。艱難的生活使人們團結起來。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工人階級和其他民眾走到了一起。紮納奧津和阿克套的工人抗議活動為其他地區定下了基調。抗議者開始在城市的主要廣場上搭起蒙古包和帳篷,也跟烏克蘭的「獨立廣場」[2]經驗完全無關——去年曼吉斯套的地方罷工就出現了這種抗爭形式。為抗議者帶來水和食物的也是當地居民。

今天的哈薩克斯坦沒有合法的反對派,整個政治領域已經遭到清洗。最後一個遭清算的是哈薩克斯坦共產黨,發生在2015年。之後只剩下7個親政府的政黨。但有很多非政府組織在哈薩克斯坦運作,它們積極與當局合作,推動親西方的議程。它們最喜歡的議題是:20世紀30年代的大饑荒、重塑巴斯瑪奇運動(Basmachi movement)[3]參與者的故事、再論二戰時與軸心國合作者等等。非政府組織還致力於發展民族主義運動。在哈薩克斯坦,民族主義運動是完全親政府的,他們舉行反對中國和俄羅斯的集會也得到當局的批准。

工人抗議

庫爾曼諾夫說,據稱是抗議策劃者的「險惡伊斯蘭份子」在哈薩克斯坦極其無力,組織也很差。正如他說的那樣,現代哈薩克斯坦實際上致力於建立一個單一民族國家,民族主義是其官方意識形態。米爾電視台(Mir TV channel)等媒體關於哈薩克斯坦「親蘇」的所有報導並不屬實:

早在2017年,克孜勒-奧爾達(Kyzyl-Orda)市就為二戰德國國防軍突厥斯坦軍團的鼓吹者穆斯塔法·紹凱(Mustafa Chokai)樹立了一座紀念碑。今天,這個國家正在從根本上修改歷史。納扎爾巴耶夫幾年前訪問美國後,這一進程尤其得到加強。泛突厥運動也變得越來越活躍。最近,在納扎爾巴耶夫的倡議下,突厥語國家聯盟(Union of Turkic States)於2021年11月12日在伊斯坦布爾成立。哈薩克斯坦的精英階層將其主要資產放在了西方。這就是為什麼帝國主義國家對現政權的垮台完全不感興趣,因為這個國家已經完全站在了它們一邊。

但是,也許哈薩克斯坦的地緣政治傾向並不全是如此明確。似乎其領導層都傾向於實行臭名昭著的多向政策(multi-vector policy),在俄羅斯、西方、中國和土耳其之間周旋。但有一個條件適合這裡的所有外國夥伴——當地「忠誠的」立法機構允許外國公司將利潤帶出國境。然而,每一方外國勢力都會盡可能讓哈政府變得更聽自己的話。當然,自由派反對派也會試圖並且已經在建立對群眾抗議運動的控制。

1月5日的抗爭

納扎爾巴耶夫辭去總統職務,改為擔任安全理事會主席,動機是希望製造民主的表象,包括做給西方看。實際上,他保持著對所有權力部門的完全控制,只是增加了權力,同時完全迴避了責任。託卡耶夫總統是一個傀儡,是統治家族中的一顆棋子。毫無疑問,目前的抗議活動會導致一些派別試圖發動宮廷政變或類似行動。你不能把一切都歸結為陰謀論,也不應該把當前的抗議運動理想化。是的,它是一場草根社會運動,在失業者和其他社會群體的支持下,工人發揮了先鋒作用。但其中有各種非常不同的力量在起作用,尤其是工人沒有自己的政黨、階級工會,也沒有能充分滿足他們利益的明確方案。哈薩克斯坦現有的左翼團體更像是小圈子,並無力量影響事件的發展。寡頭政治和外部勢力將試圖控製或至少利用這一場運動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如果運動勝利了,財產的重新分配和資產階級各團體之間的公開對抗——即「所有人對所有人的戰爭」——就將開始。但是,無論如何,工人將能夠贏得某些自由,得到新的機會,包括建立自己的政黨和獨立工會,這將有利於他們在未來為自己的權利而鬥爭。

哈薩克斯坦武裝部隊試圖鎮壓抗議者

上述採訪文章發表後,阿拉木圖和其他一些城市發生了激烈衝突,抗議者佔領了阿拉木圖和其他城市的許多關鍵基礎設施建築。在抗議活動的壓力下,託卡耶夫總統做出了前所未有的社會讓步——他承諾國家對天然氣、汽油和社會重要商品進行監管,暫停提高水電費,為窮人的住房提供租金補貼,並建立一個公共基金來支持醫療保健和兒童福利。抗議者還要求恢復1993年的憲法,並要求建立一個由體制外人士組成的政府。他們仍然在要求降低食品價格,另外的要求包括退休年齡降低到58-60歲,提高工資、養老金、兒童福利等。

自由派反對派活動人士則忙著宣布,是他們在協調運動。

據報導,到1月5日晚,納扎爾巴耶夫已不再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託卡耶夫總統取代了他的位置,並表示打算「盡可能地強硬行事」。同時,他還承諾將很快進行「持續的政治改革」。

當天晚些時候,塔卡耶夫呼籲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國家(包括俄羅斯、白俄羅斯、亞美尼亞、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採取「維和」(實際上是鎮壓)行動。抗議者則宣布這是外國干涉的企圖。到1月6日上午,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理事會已經批准了這一請求,並且有報導稱俄羅斯軍隊已到達哈薩克斯坦。

譯者:黃銘


[1] 譯者注:哈薩克斯坦貨幣,100堅戈等於0.23美元。

[2] 譯者注:2013年的烏克蘭反政府示威,最早起於基輔的獨立廣場(Maidan Nezalezhnosti),因此也用「廣場」(Maidan)來代指整個運動。

[3] 譯者注:以突厥人為主的穆斯林反對俄羅斯帝國和蘇聯在中亞統治的抵抗組織,從1916年開始,由反沙皇徵兵和反俄起義發展成一次對蘇聯的內戰,直到1920年代晚期才漸漸平息。「巴斯瑪奇」是俄羅斯人對該運動的稱呼,源於烏茲別克語,意思是匪徒、強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