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爭霸的是非黑白

區龍宇

作者按:此文原是法國媒體Mediapart為作者所做的訪問。作者根據其中有關中美爭霸的部分,稍事增補編譯成中文。

中共以「勾結外國勢力」為由,不只收拾香港反對派,而且根本消滅香港的自治權。它這樣做,其實首先因為內政,因為自己的統治利益,因為香港自治會危及其權力壟斷和對國家財富的侵占。國際因素其實居次。但香港也的確事關中美兩強爭霸。從國際關係看,香港是中美之間、繼南海對峙和貿易戰之後的第三場戰役。

瓜分全球價值鏈之爭

香港2019 大反抗的高峰期間,邁克·彭斯(Mike Pence)發表了針對中共的演講,被人視為一場新冷戰的宣言。然而,我對「新冷戰」這個詞彙有點保留。在舊冷戰時期,亞洲當時實是「熱戰」,而發動進攻的是美國,越南人民則被攻擊。在這種侵略與反攻的背後,也是殖民主義與反殖民主義的對立。任何致力於民主和自決的人都不會選擇中立,更不用說站在美國那方了。

今天的情況非常不同。中共目前與美國的較量不是爲了結束帝國主義,不是以民主和平等的國際關係和社會關係來取而代之。兩邊都只是一場瓜分全球價值鏈的較量,也是一場不正義的較量。看看中國企業在世界各地的所作所為,他們的投資與歐美日的大企業一樣,都是追求利潤最大化,不惜犧牲地球生態和勞動人民。使用「冷戰」這個舊詞來形容當下中美爭霸,對澄清問題沒有幫助。

各國中無論是保守派、自由派還是左派,中美爭霸都在其行列催生分歧和論爭。有人說中國是一個威權主義政權,但這種描述不是很令人滿意,因為常規的威權主義政權無法對整個人口進行那麽全面控制,從社會、經濟、文化到人民思想都控制。以這種程度的控制而言,可說中國是極權國家。但「極權主義」一詞,儘管冷戰前就已存在,但其普及主要是在冷戰時代,也帶有當時的語調,容易引起誤解。我認為定義中國政體之所以困難,在於中國的情況很複雜。從某種尺度來說,它是發展中國家;但從另一種尺度上說,它又是冒升中的帝國。一方面它是世界的血汗工廠,這些工廠只能獲得全球價值鏈的一小部分,是依賴性資本積累的典型案例(很依賴外國資本或者市場)。另一方面,中國政府投入巨資支持技術創新,取得了相當成功,使它的資本積累也帶有自主的一面。中國是多重矛盾的集合體。

評斷中美,政治

中共自1949年以來,只有一個特點是非常一貫的,從無矛盾的,那就是敵視享有新聞自由和民主權利,非常害怕勞動人民會藉此而監督他們,所以堅持專制,更加堅持對人民洗腦的神聖權利。我曾經和一位大陸異議人士聊天。他因社會運動被拘留一個月。當他被釋放時,秘密警察告訴他:「我們黨尊重思想自由,你當然可以有你自己的思想,只要你不說出來。」但是思想需要交流。不能講出來的思想,還能是思想自由嗎?

我認為在中美爭霸的辯論中,有些人過分關注這個政府或那個政府的優點或缺點,而忘記了作為社會主義者,我們應該始終把人民的福祉放在首位。有些人會倉促宣稱他們非常同意啊,然後拿出中共的數據來證明它大大改善了人民的經濟利益,例如消除了絕對貧困,或者人大通過了多少勞動保護法例等等,來證明「哦,感謝中共,中國人民福祉得到了照顧」,從而證明中國是進步的,而美國是反動的,所以應該在中美爭霸中支持中共。首先,官方數據即使不是完全錯誤,至少經常誇大成績。即使高級官員偶爾也會承認事實。當李克強總理說中國有6億人(佔中國人口四成)月收入只有一千元人民幣時,震驚了中國和世界許多人——這對許多中國人來說是極端貧困。其實呢,大多數在基層工作的勞工活動者並不需要李總理告訴他們勞動人民中的赤貧。想知道基層的真實情況,就需要了解老百姓怎麼生活。不幸的是,國際上支持中共反對美國的人,很少關心中國老百姓真的怎麽生活。

第二,我認為,評斷中國,不能光看勞動人民目前的經濟福祉,而是應該聯繫到人民享有多少政治權利來判斷。根本不該將政治與經濟分開。當人民連基本的政治權利都被剝奪時,他們遲早會失去一切。即使他們暫時有合理的收入,也永遠不安全,總有被黨國(或與之勾結的開發商)再次盤剝殆盡的危險。看看農民吧。毛澤東時代的農民曾在1950年代初的土改中分得土地,幾年後就被所謂的公社奪走了。他們在1980年代才收回了土地,但從1990年代開始,又被黨官掠奪土地。勞工權益方面,自2015年勞工非政府組織被取締後,雇主和黨官不遵守勞工法的現像也更爲普遍,所謂的996勞資糾紛就體現了這一點。黨國剝奪人民基本政治權利,這本身就足以論證中共政權是完全不正義的,必須由民主政權來代替。所以,中美爭霸也應該從民主奮鬥的最高標準來評判,而不是光看一時的經濟成績。

中共一眨眼就可以改變其經濟政策(我稱之為「經濟政策變數」),但它的一黨專政從未改變過(我稱之為「專制常數」),這絕非偶然。黨官非常清楚,只要他們能夠繼續壟斷一切政治權力,那麽有時改變一下經濟政策,或向人民做出一些經濟讓步,都沒有關係。反正他們一眨眼就可以再變,把人民盤剝殆盡。

中共的國際友人

又有些人認為,左翼應該在中美爭霸之中支持中國,因爲「美國和中國,强弱懸殊」,中國只是發展中國家,哪裏是什麽帝國主義。第一個論點難以成立。上面談過,中國是非常複雜矛盾的國家,它有發展中國家的一些特徵,但由於種種原因,它也是地區霸主,又是全球市場的重大資本進出地區。它雖然還遠不及美國强大,但它現在足以强大到壓碎人民任何反抗,也强大到足以欺凌小國,也足以令美國或任何大國都不敢妄想侵略中國。講强弱,要從人民立場來講,不能從政府立場來講。所以根本不能拿「中美實力懸殊」來證成「我們都去挺中反美吧」這個結論。

至於「中美是否同等地壞」的論點,更加可笑。我們不需要證明搶劫我們的強盜,和另一個強盜一樣壞,才能把他關起來吧。也許北京沒有華盛頓那麼壞,也絕對沒有它那麼強大,但它對人民做盡壞事,它和美國爭霸也只是為了自己黨官的利益,拿人民做炮灰,因此,真正的社會主義者根本沒有必要在中美爭霸中支持中共。他們應該把自身的自由民主鬥爭放在首位,並以此判斷中美較量。

在西方,不少好人都討厭美帝。但是你不需要支持中共來表達你對它的憤怒。就像香港人一樣,他們不需要靠支持特朗普來表達他們對中共的憤怒。對於西方的好人,我想說,中共不需要你們的支持,需要你們支持的是中國人民。但誰是「中國人民」?困難在於,你很難聽到他們的聲音。在大多數國際公民社會會議上,你很少碰到他們的真正代表。因為真正的社運份子,除了被禁止出國發表意見外,在國内還不斷被追捕、被判入獄。不幸的是,一些中共的國際好友,不大關心中國人民的福祉。他們不知道,中國人民的這種無聲狀態,卻是世界上最響亮的吶喊!如果你聽不見,那是因為你沒有把耳朵面向中國人民,反而只是面向中共官媒。

只要方向正確,我們還是會聽到中國平民的聲音的。幾年前,一些網絡媒體發表了一篇關於中美可能發生戰爭的文章,隨後的一個跟帖引起熱議。它說中國人民應該支持戰爭,所以大家要首先號召黨的中央委員會全體成員上前線,然後是全體共產黨黨員,然後無論結果如何,中國人民都會贏。這個短評表明,作者知道中美戰爭不是人民的戰爭。人民有他們自己的「戰爭」要打,一場為了恢復他們的自尊,以及獲得民主政治和經濟權利的「戰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