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陣強勢回歸——民主路上重要的一課

2021年11月份馬六甲(Melaka)和12月份砂拉越(Sarawak)的州補選中,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簡稱國陣)及其保守勢力以絕對大多數的優勢贏得兩州執政權。以安華為首的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簡稱希盟)慘敗,其中主要的公正黨在兩州補選中皆全軍覆沒。這個結果非常重要,因為預示了2023年的全國大選,國陣很大可能強勢回歸…

還記得2018年馬來西亞的「改朝換代」嗎?執政超過六十年的國陣的貪腐一直為人民所詬病,然而,佔大多數的馬來人多年來在歷久常新的種族牌面前都選擇忍氣吞聲。終於,在前首相納吉(Mohammad Najib bin Tun Haji Abdul Razak)的一馬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巨大賄款醜聞爆發後,觸碰到了人民的底線(連馬來人都被觸怒了),最大反對黨希盟才得以借人民對「肅貪」這個共同願景的強烈渴望,在馬哈迪(Mahathir bin Mohammad)的加持下成功「推翻」[1]國陣。曾經,在國際贏得大片掌聲的政治輪替,何以短短3年間就落得如此田地?

安華的首相夢,人民的變天夢

希盟執政不足兩年,就因為2020年3月的「喜來登政變」[2]而瓦解,除了印證了馬哈迪的老奸巨猾,還有眾人的各懷鬼胎。

安華(Anwar Bin Ibrahim)為了其終極一生追求的首相夢,不惜放下原則與宿敵馬哈迪合作,以為忍一時能換來安穩的權力轉移。事實證明了,馬哈迪是他終其一生都跨不過的高山。雖然馬哈迪留任的如意算盤最終也敲不響,被中途殺出的程咬金慕尤丁(Muhyidin bin Haji Mohammad Yassin)截糊,但慕尤丁最終也在一片彈劾聲中辭職下台,成為目前為止任期最短(2020年3月1日-2021年8月16日)的首相。慕尤丁下台後,由沙比利(Ismail Sabri bin Yaakob)接任。

一番擾攘,首相之位再次回到國陣手中。現任首相:沙比利。照片:BERNAMA

安華過去是國陣的副首相;馬哈迪更是馬來西亞有史以來任職最久的國陣首相(1981-2003年);慕尤丁2016年被國陣開除黨籍後才和馬哈迪創立土著團結黨(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沙比利由始至終都是國陣堅實黨員。由此可見,馬來西亞這幾年所謂的不同黨派之間的政治權力流動,其實從來都是同一群來自國陣舊有權力人士分裂出來的。

安華曾經給了人民一個「改朝換代」夢,但這幾年間他為了權力的所作所為,從放下原則與馬哈迪合作,到後來不斷試探選民會否接受他「為了大局」與國陣合作,都已經觸怒了(至少也澆熄了他們的政治熱情)很多過去的支持者。

四年前我曾預言安華與希盟無能力制衡馬哈迪(魔鬼也不會改過自新),人民最終會對希盟失望而令到累積了幾十年的反對勢力及熱情瓦解,馬來西亞人民會再次陷入長期的政治冷感中。這也是我當初堅決反對將希望寄託於與魔鬼合作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原則被放下一次,就會有以後的無限次。這些,後來都一一兌現,雖然我並不為了預言成真而高興。

龍門任搬的「青蛙」標準

2018年希盟在大選中雖然大贏,但有幾個州屬的議席都只是險勝。希盟由多個政黨組成,包括人民公正黨、民主行動黨、國家誠信黨、土著團結黨。2020年馬哈迪的土團黨出走,加上公正黨本身有人叛變,倒戈相向,與國陣、伊斯蘭黨及東馬的保守勢力合作成立國民聯盟(Perikatan Nasional),並推舉慕尤丁為相(雖然國盟只維持了一年半)。

議員跳槽,導致希盟倒台,可想而知人民對此的憤怒。這些跳槽的議員,就被稱為「青蛙」。其實,青蛙歷史由來已久。2015年,納吉的貪污醜聞(一馬公司弊案)爆發,引起全國民怨。希盟陣營為了在國會上向納吉提出不信任動議罷免他,極力說服國陣的議員們跳槽,共同「懲罰」納吉。希盟支持者對此是支持的,甚至會讚頌跳槽者「有良心」。曾經,人民及希盟靠跳槽的青蛙們達到「改朝換代」的願景,今日也嘗試到同樣的惡果。制度就是制度,不能為我方所用之時就是良策,為對方所用時便稱為惡法。自希盟被拉下台後,民間才開始意識到青蛙現象的嚴重性,開始思考杜絕的方法。

對此,民間不斷有聲音要求立反跳槽法,而各政黨亦不時釋放要促成立法的聲音,卻只聞樓梯響。無他,在大局尚未明朗,各結盟尚不穩定的情況下,沒有一個政黨想斷了自己的後路,大家都想「善用」這個漏洞為自己謀算其他可能性。

終於,希盟再次自打嘴巴,人民再次見證政客的「為了大局的變通」。

2020年3月,希盟黨員叛變導致馬六甲政權被國盟奪去。隔年國盟內訌,再次有議員出走而令到馬六甲政權垮台。原本應在2023年跟隨全國性步伐,待國會完成應屆任務後自動解散的馬六甲議會,不得不在2021年11月20日舉行州補選。這是一場重要的預賽,可以藉此窺探2023年全國大選的選民意向。

4名撤回對國盟政權支持而令到國盟倒台的議員中,後有2名前巫統州議員在甲州選以希盟旗幟上陣,包括伊德利斯(Idris bin Haron)與諾阿茲曼(Nor Azman Hassan),兩人分別加入了公正黨和誠信黨。[3]在一片批評聲浪中,安華堅持他們是「有原則」的青蛙,應被接受。

兩隻有原則的青蛙,左為伊德利斯,右是諾阿茲曼。

民主行動黨為免被拖累,表態不接受變節議員代表希盟出戰,唯「各盟黨決定各自的候選人,所以行動黨只能表達意見」[4]。後行動黨的選舉海報,居然將馬六甲古蹟,荷蘭紅屋教堂上的十字架及「Christ Church Melaka」字眼全部去除,難免令選民質疑過去強調中庸的行動黨為了選舉而向穆斯林群體示好的策略。儘管他們強調是無心之失[5],但這種「失誤」不是沒有專業電腦技術知識者(識P圖)有能力犯的(本人就無能力)。犯了此等程度的政治錯誤又沒有勇氣承擔過錯,足見行動黨在混局中意識到自身定位的嚴重危機,才會發生自亂陣腳的連翻錯誤。

民主行動黨的「無心之失」使得馬六甲古蹟教堂的十字架和字眼消失。

期待強人政治的選民

終於,希盟在馬六甲州選中大敗,其中安華領導的公正黨更是全軍覆沒。[6]希盟無法獲勝是意料中事,因此早在此前,過去(尤其2018年)身邊的希盟支持者不少均表示對希盟失望,「兩邊都一樣,兩邊都是青蛙」。馬六甲2021選舉投票率明顯比2018年大幅下降[7],2隻青蛙得票率更是包尾,選民已用選票說明了對青蛙政治的不妥協。希盟明顯已無法說服選民再次支持自己。

有點出乎意料又值得注意的是,國陣以超過三分之二的比例贏得議會的控制權,可以在不需要和其他人聯盟的情況下獨立執政(我原本預測會勢力會三分天下,沒有任何一方贏得大多數)。這個現象反映了馬來西亞選民的幾種狀態:一、經過幾年政治動盪和疫情衝擊後,人民已經非常疲倦,因此他們懷念起過去相對「美好」的日子(國陣貪污又如何?日子還沒有過得比現在糟糕)。二、希盟的形象和誠信已經很大程度的破滅。三、相比起極端的伊斯蘭黨,大部分馬來人其實還是傾向支持較為中庸的國陣。

面對這個結果,安華還嘴硬表示不能代表全國選民立場,希盟多人亦表態繼續支持安華為其首領。但一個月後的砂拉越大選中,希盟再次慘敗,只有行動黨贏得2個席位,公正黨再次全軍覆沒。砂拉越政黨聯盟(Gabungan Parti Sarawak,簡稱GPS)在82席位中成功取下76席,成為絕對大多數的政黨。GPS也是國陣分裂出來的政黨,與國陣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再次顯示選民對舊有政權的留戀。

馬六甲和砂拉越的選舉結果已經很大程度預示了2023年的全國大選結果,如無意外,只要這一年間沒有重大變故,國陣將會再次以強者姿態回歸,全面執政。2018年至今的擾攘將會很大程度打回原狀,甚至,納吉的回歸也不是沒有可能…

根據2021年7月份的一份調查報告,馬來西亞有80%的受訪者渴望強人領導者幫人民把國家從權貴手中奪回來[8],是25個調查國家中排名最高的,從2019年的68%提升至現在的80%。簡單來說,現在馬來西亞多數人民就是處於一個等待救世主的狀態。當然,疫情期間,全球各國的這項比例都在增加(美國也有70%)。這很大程度的顯示了,疫情期間,普遍各國人民在水深火熱的情況下,對自主權抗爭意識是會降低的。

同一個調查顯示,馬來西亞的本土(排外)主義同樣是名列前茅。這兩者之間互為表裡,惡性循環,結論皆指向馬來西亞普遍人民的嚴重被動性:不想靠自己努力爭取,因為欠缺積極性,加上有心政客藉此煽風點火來撈取政治成本,人民自然擔心更加積極進取的外人來搶自己的東西。[9]而這個惡性循環,往排外右翼的方向發展,也是全球性的問題。

從政的資格,選民的資格

2018年,當眾人為了終於成功「改朝換代」而沾沾自喜,不少身處國外的網民都很驕傲地向外炫耀的時候,我卻黯然流淚,為了大多數人沉醉於一個不實際的民主夢而難過。

但2020年之後,相對大多數人的憤怒及失望,我卻平靜得多。那80%渴望強人政治的選民正是一般的大多數,每五年投一次票就覺得自己做了好偉大的民主工程。509(2018年選舉)的結果被否決了(喜來登政變)就覺得自己巨大的付出被辜負了,所以理所當然躲回去安份的龜殼裡,不問世事。

每當有人向我表示失望而不想再理政治時,我都會告訴他們:「你憑什麼覺得光是每五年投一次票,這個世界就會變好?哪怕不是選舉期間,國民都依然有監督政府的責任。你以為民主是什麼?民主本來就是一個漫長又艱辛的過程且不一定有回報,但不付出肯定沒有回報。民主本來就是要不斷地衝擊、協商、妥協,再衝擊、再協商、再妥協,且永無止境的過程。如果這麼容易就失望被擊垮,放棄了政治參與權,你根本沒有資格說要民主。」

到頭來,無可否認,政客們很可惡,但國民每天都在高喊「我們的政客都不會進步」的同時,公民本身又是否有進步?面對現在低迷的局勢,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反而是好事。與其像2018年那般,大部分都沉醉於幻想的簡單式民主(換了就會變好),倒不如直接把粉紅泡泡戳破,審視自身過去的政治幼稚,虛心學習,重新上路。

撰文:黃愛玲


[1]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367/3259056

[2] https://borderless-hk.com/2020/03/01/%e9%a6%ac%e4%be%86%e8%a5%bf%e4%ba%9e%e6%94%bf%e6%b2%bb%e5%a4%a7%e5%8b%95%e7%9b%aa-%e5%a6%82%e4%bd%95%e5%9c%a8%e6%b0%91%e4%b8%bb%e5%88%b6%e5%ba%a6%e5%85%a7%e7%8e%a9%e5%bc%84%e6%94%bf/#_ftn2

[3] https://guangming.com.my/%E3%80%90%E6%89%93%E9%96%8B%E5%A4%A9%E7%AA%97%E3%80%91%E6%9C%89%E5%8E%9F%E5%89%87%E7%9A%84%E9%9D%92%E8%9B%99

[4] https://www.enanyang.my/%E6%94%BF%E6%B2%BB/%E6%9E%97%E5%86%A0%E8%8B%B1%E4%BF%83%E5%85%AC%E6%AD%A3%E5%85%9A%E8%AF%9A%E4%BF%A1%E5%85%9A-%E5%85%AC%E5%BC%80%E5%B8%8C%E7%9B%9F%E7%94%B2%E9%A6%96%E9%95%BF%E4%BA%BA%E9%80%89

[5] https://www.sinchew.com.my/20211118/%E8%A1%8C%E5%8A%A8%E5%85%9A%E6%B5%B7%E6%8A%A5%E7%A7%BB%E9%99%A4%E5%8D%81%E5%AD%97%E6%9E%B6%E9%A3%8E%E6%B3%A22/

[6]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E5%B0%88%E9%A1%8C%E5%A0%B1%E9%81%93/2021-48/1637817772496/%E5%9C%8B%E9%99%A3%E9%A6%AC%E5%85%AD%E7%94%B2%E7%8B%82%E5%8B%9D%E5%B9%95%E5%BE%8C%E3%80%80%E5%B8%8C%E7%9B%9F%E5%8F%97%E6%8C%AB%E5%85%AC%E6%AD%A3%E9%BB%A8%E5%85%A8%E8%BB%8D%E8%A6%86%E6%B2%92

[7]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south/2021/11/22/451485

[8] https://www.ipsos.com/en/populist-anti-elite-and-nativist-views-linked-globally-widespread-broken-system-sentiment

[9] https://borderless-hk.com/2021/01/07/%e9%a6%ac%e4%be%86%e8%a5%bf%e4%ba%9e%e7%9a%84%e5%8f%b3%e7%bf%bc%e4%bf%9d%e5%ae%88%e5%8b%a2%e5%8a%9b%e5%a6%82%e4%bd%95%e5%9c%a8%e6%94%bf%e8%ae%8a%e5%8f%8a%e7%96%ab%e6%83%85%e4%b8%ad%e5%a3%af%e5%a4%a7/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