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來鴻:醫護罷工的原因

作者:羅仔

今年2月15日,新南威爾士州(New South Wales)爆發了新一輪護士罷工運動。在疫情肆虐的這兩年,覺得只要是跟醫護有關的罷工運動,主要都是為了表達對政府疫情政策的不滿。但是,本次醫護罷工,就不僅僅是這個原因。

這次罷工,工會表達的主要訴求是:要求政府確保一個護士與病人的合理比例。在目前州政府的政策中,小孩是不計算進公共醫療裏、護士與病人的比例之中的,因此會出現一些護士需要同時照顧13個病人,但因為當中有7個是小孩,根據現有的政策,這種情況會被定義為人手充足。因此,本次罷工就是為了爭取一個更好的護士對病人比例的法律定義。現在因為疫情肆虐,這13個病人有很大機會是確診者,因此護士即使不在covid-ward(新冠狀病毒病房)工作,也需要穿上全套的防護裝備,從而增加了護士工作上的負擔。這個情況在本來就人手不足的偏遠地區,尤其嚴重。有些在偏遠地區工作了十年以上的護士,甚至覺得現在在超級市場工作比當護士要好,即使超市的工作重複和比較沈悶。

工會在薪金以及補償金方面也表達了一些訴求。當中除了要求薪資提升2.5%,還要求不更改現有的補償政策。在現有的補償政策,醫護不需要證明自己在工作的場所感染了病毒,就能拿到補償。可是,在新的政策底下,醫護在感染後,必須向雇主證明自己是在工作時感染才能獲得補償。但是,護士本來就是一個在疫情底下比較高危的工種,他們的工作環境都有比一般人高的感染風險。再加上現在澳洲處於與病毒共存的環境,病毒可說是無處不在,這使證明自己是否在工作的地方感染難上加難。

除此之外,在澳洲白人社會確實是有一定比例的人反對疫苗(anti-vaxxers),原因包括信仰、家庭、教育、社會風氣、對現有疫苗不信任等。不同於香港本地人的社會,香港人大多都在嬰兒時期,就已經接種各種疫苗,因此不會特別抗拒接種疫苗。相反,在西方社會一直都很強調個人自由,所有人都應該有選擇權去決定是否接種疫苗。另外,基於現在醫護人員都有對疫苗以及病理學有一定的認識,他們除了因為強迫接種疫苗而覺得自由被侵犯,他們亦會擔心疫苗的副作用。因此在現有的社會風氣,加上他們的專業知識,有部分護士會因此而決定辭職。 這樣加劇了澳洲護士不足的問題,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雖然以上都沒有正式的統計數字,但在不同的澳洲本地人討論區,都不難發現一些人覺得強迫護士打針後才能工作,會間接導致醫護人手不足的問題。

最後,疫情可能是導致罷工的其中一個原因,但是這次的疫情亦可能暴露了不少本來制度上的問題,這些問題也不能忽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