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NATO)帝國主義/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帝國主義——烏克蘭人民的敵人

原文鏈接:NATO imperialism / CSTO imperialism – enemies of the peoples of Ukraine

編者注:

北約(NATO):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是歐洲及北美洲國家為實施防衛合作而建立的國際組織,擁有大量核武器和常設部隊,是西方的重要軍事力量。這是二戰後西方陣營軍事上實施戰略同盟的標誌,是馬歇爾計劃在軍事領域的延伸和發展,是美國、英國和法國為首的歐洲的防務體系。

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1992年獨立國家聯合體中的六個國家俄羅斯、亞美尼亞、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簽署了「集體安全條約」(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另外三個國家阿塞拜疆、白俄羅斯和格魯吉亞在第二年簽署了該條約,並於1994年生效。五年後,9個國家中除阿塞拜疆、格魯吉亞和烏茲別克斯坦以外,其他6個同意將該條約再延長5年,2002年,這6個國家同意建立集體安全條約組織,作為一個軍事聯盟。

烏克蘭正在被帝國主義列強撕裂,結果,歐洲卻作壁上觀。其右翼政府希望與歐盟和北約進一步融合。對此,普京支持該國東部說俄語的分離主義者企圖吞併該國的部分地區。俄羅斯認為,必須通過軍事干預來保衛烏克蘭的分裂勢力。《紙牌屋》正在倒塌成流血事件。

我們強烈譴責普京2月21日宣布承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and Luhansk People’s Republics)的獨立,並在之後派遣俄羅斯軍隊進入這些地區。隨著北約在波羅的海國家(Baltic)增加自己的部隊,普京威脅要進一步破壞該地區的穩定,並計劃在頓巴斯(Donbas)建立軍事基地。

普京強調,烏克蘭是人造國家。但,當前存在的哪個「國家」不是如此?沒有一個不是。的確,正如烏克蘭社會運動的同志們在這裡指出的,普京居然鮮明地要來糾正列寧承認民族自決權的所謂錯誤!

我們對烏克蘭自決的支持,不等於對烏克蘭反動政府的任何政治支持。一些(外國)左翼講述烏克蘭有極右翼勢力,同時淡化了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所謂人民共和國的極右派,也淡化了俄羅斯本身的類似力量。

普京想重建沙皇俄羅斯,這個帝國主義野心,在好戰的北約這個背景下,變得更加危險。西方採取制裁措施並警告烏克蘭民主受到威脅。我們不會採信西方列強任何關於民主的說辭,尤其他們還在支持世界各地的獨裁政權,或將本身國家內部的抗議定為犯罪[1]。我們反對將制裁變成帝國主義之間衝突的工具。

雖然俄羅斯一直在圍繞烏克蘭進行侵略性的軍隊和武器演習,但北約也一直在那些地區部署自己的戰爭遊戲。丹麥最近開始提出談判,提倡外國軍隊可以有史以來第一次在丹麥駐紮,而所謂外國軍隊,大家都知道是美國軍隊。

為西方或俄羅斯的帝國主義喝彩不是社會主義的立場。我們對「陣營論」(campism)的興起感到擔憂,他們只通過西方或俄羅斯政府的外交政策的棱鏡看世界,並宣稱任何反對美帝國主義的人在某種程度上都是進步的。我們已經看到了這會導致什麼:默許俄羅斯干預敘利亞(Syria)、在阿勒頗(Aleppo)屠殺革命者、以及破壞敘利亞革命。

作為英國的社會主義者,我們反對政府的任何軍事介入。

• 我們與烏克蘭、俄羅斯、歐洲和世界各地的反戰運動人士站在一起,呼籲各方減少軍事集結。此外,還要解散北約(NATO)和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

• 我們支持烏克蘭的獨立和自決權利,也支持烏克蘭尊重自己的少數民族及其語言權利少數群體的權利獨立和自決。

• 我們呼籲,順應烏克蘭社會運動的要求,取消烏克蘭的外債。

只有國際工人階級為和平而鬥爭,反對帝國主義、資本主義和戰爭,才能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1]   此處指英國政府最近所提出的《警政、罪案、處罰與法庭》的法案(Police, Crime, Sentencing and Courts Bill)。法案提出國會後,遭到廣汎批評,且部分條文在上議院審議時遭到質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