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侵烏戰爭的激進反帝立場的備忘錄

原載:A memorandum on the radical anti-imperialist position regarding the war in Ukraine

原文發表日期:2022年2月28日

作者:吉伯特·阿查爾(GILBERT ACHCAR)

無國界編者按:

烏克蘭遭到俄羅斯軍隊入侵之後,中文世界也爆發了熱烈討論。編者認為,左翼在參與討論時,有一個立場是必須秉持的:這場戰爭的發動者必須受到最嚴厲的譴責且必須立即撤軍,而被侵略者的抵抗則是正義的。北約東擴不是回避這一立場的理由,烏克蘭存在新納粹分子不是回避這一立場的理由,俄烏兩國的歷史淵源不是回避這一立場的理由,西方國家發動過其他侵略戰爭不是回避這一立場的理由,“優先反對本國帝國主義”也不是回避這一立場的理由。用任何理由來回避這一立場,都有可能令左翼的信譽破產,是非常危險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翻譯這篇文章來介紹西方激進左翼的一種態度。

當然,左翼的立場也不能止步於此,對於這場戰爭為何會發生以及如何阻止同樣的悲劇重演或加劇,我們需要更深入的分析。但是,如果缺了最基本的反戰立場,我們將失去所有的進步聽眾。

另外,身處於侵略者的盟國之內,中國左翼更加必須表明這一立場。中共將中國與俄羅斯綁在同一輛戰車上的做法,無疑會將中國人民拖入深淵——在烏留學生和僑民已經成為了第一批犧牲品。而且,中共本身也時常對臺灣發出戰爭威脅。因此今天說服和鼓勵中國人民表達反戰立場,也是對中南海獨夫侵略野心的必要嚇阻。

————————————————————————————

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是新冷戰的第二個決定性時刻。由於美國決定擴大北約,世界在本世紀初就陷入了新冷戰。第一個決定性時刻是2003年美國領導的入侵伊拉克——它以完全失敗告終,美帝國主義的目標沒有實現。伊拉克付出的代價——而且現在還在和鄰國一起付出的代價——是巨大的,但美帝國主義入侵其他國家的傾向也已遭到嚴重遏制,最近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就證實了這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結果將決定所有其他國家的侵略傾向。如果俄羅斯失敗,將對所有全球和地區性大國產生強大的威懾影響。如果它成功了(也就是說,俄羅斯的鐵蹄成功“平定”了烏克蘭),其後果將是全球局勢向無限制叢林法則的重大滑坡,也會使美帝國主義本身及其盟友有膽量恢復其侵略姿態。

目前,烏克蘭人民的英勇抵抗已經使各路崇拜普京的反動派陷入混亂——從全球死硬右派和極右派到支持俄羅斯帝國主義的偽左派。如果普京在烏克蘭取勝,各路反動政治光譜將受到極大鼓舞。

除了對俄羅斯入侵的普遍譴責之外,在真正的反帝群體中,對於當前戰爭中相關問題的具體立場仍存在一些混亂。澄清這些問題是很重要的。

  1. 僅僅呼籲俄羅斯停止攻擊,呼籲“立即停火並回到談判桌”是不夠的。在美國入侵伊拉克時,我們沒有使用這種類似於聯合國的語言,而是要求侵略者立即無條件撤出——正如我們在一國入侵另一國的每一次事件中所做的那樣。同樣,現在我們不僅應該要求俄羅斯停止侵略,還應該要求其軍隊立即無條件撤出烏克蘭。
  • 要求俄羅斯撤軍適用於烏克蘭的每一寸領土——包括前者2014年侵佔的領土。當世界上任何地方出現任何領土歸屬爭議時——比如這次的克裡米亞或烏克蘭東部省份——我們從不接受通過赤裸裸的武力和強權法則來解決,而是一向主張有關人民通過自由行使其民主自決權來解決。
  • 我們反對呼籲某一帝國主義強權直接軍事干預另一強權,無論是派遣地面部隊還是強行設立禁飛區。作為一般原則,我們反對任何帝國主義勢力在任何地方展開直接軍事干預。要求一個國家與另一個國家發生衝突,無異於希望在核大國之間發生世界大戰。此外,由於大多數主要帝國主義國家都在聯合國安理會擁有否決權,這種干預也不可能在國際法範圍內實施。即使我們理解烏克蘭的侵略受害者可能出於絕望而發出這樣的呼籲,但這是不負責任的要求。
  • 我們贊成向侵略受害者提供不附帶任何條件的防禦性武器——在當下應該向抵抗俄羅斯入侵的烏克蘭政府提供。美國上個世紀入侵越南時,負責任的反帝分子沒有呼籲蘇聯或中國派兵加入戰爭,但所有的激進反帝分子都贊成莫斯科和北京增加對越南抵抗軍的武器供應。向那些正在進行正義戰爭的人們提供作戰手段,以對抗更強大的侵略者,是基本的國際主義責任。空口反對這種供應,是與對受害者的基本聲援相矛盾的。
  • 對於制裁,就其原則而言,我們不採取任何一般性的立場。我們贊成制裁那個實施種族隔離的南非政府,我們也贊成制裁對巴勒斯坦實施殖民佔領的以色列政府。1991年的戰爭摧毀伊拉克之後,我們反對繼續對其實施制裁,因為這些制裁是謀殺性的,沒有任何公正的理由,只是讓一個國家屈服於美帝國主義,讓其人民付出准滅絕性的代價。西方大國已經決定對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政府實施一整套新的制裁。其中一些可能確實會削弱普京專制政權為其戰爭機器提供資金的能力,但其他制裁可能會對俄羅斯人民造成傷害,卻對普京政權或其寡頭親信沒有太大影響。我們反對俄羅斯的侵略,加上我們對西方帝國主義政府的不信任,意味著我們既不應該支持後者的制裁,也不應該要求其取消制裁。
  • 最後,從進步的角度來看,最明顯和最直接的要求,應該是向烏克蘭難民開放所有邊境,就像對所有逃離戰爭和迫害的難民一樣。無論他們來自世界哪個地方,都應該開放邊境。所有富裕國家必須公平分擔歡迎和安置難民的責任和費用。西方國家還應該向烏克蘭境內的流離失所者提供緊急人道主義援助。

聲援烏克蘭人民!

2022年2月27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