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在烏克蘭人道主義危機上扮演的角色

普京對烏克蘭的入侵已經迫使100萬人逃離烏克蘭。在整個東歐,有勞工組織正在幫助安頓入境的難民。

作者:Radu Stochita,羅馬尼亞 Cartel ALFA 的工會份子。

原文鏈接:How Trade Union Are Helping With Ukraine’s Humanitarian Crisis

2月24日凌晨5點,普京政府開了綠燈讓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成千上萬的難民開始撤離家,志願者們在邊境等待,幫助處理文書工作、食物、交通,甚至住宿。非政府組織開發了信息平台,幫助難民了解他們過境國家的法律問題。然而,工會也參與其中,無論是在烏克蘭本身,還是在鄰國,勞工組織都與人民站在了一起。

炮火下的勞工組織

Olesia Briazgunova是烏克蘭自由工會聯合會(Confederation of Free Trade Unions in Ukraine,簡稱KVPU)的國際秘書。她在基輔的房子裡睡覺時,被附近的爆炸聲驚醒了。接下來的三天,她一直呆在首都,不願放棄這幾年一直稱之為家的城市;她說她寧願戰鬥也不離開。然而,惡劣的環境很快迫使她離開了基輔,來到了一個我們談話的秘密地點。她在電話裡輕聲地說,公寓裡的燈都關了。Olesia說,她害怕被俄羅斯軍方發現,尤其KVPU明確地譴責了俄羅斯的入侵。

前三天她都睡不著,只能強忍淚水,因為她要為母親而堅強。但幾天后,她的情感有了很大的波動,尤其是收到了最好朋友的來信,說很愛她,並準備隨時赴死。我們談話時,Olesia提到了工會的同志,說他們中有多少人逃離了烏克蘭,或去打仗了。他們在烏克蘭各地盡可能地動員人們,幫助他們走動逃難,並組織避難和補給中心。他們在秘密地點找到了避難所,並在那裡為難民們準備物資包,同時也為那些需要戰鬥的人提供防護裝備。

這不是工會第一次要適應戰爭局勢。2014 年頓巴斯(Donbas)的衝突中,KPVU也不得不讓所有人撤離。Olesia回憶起當時烏克蘭東部一些地方領導人如何被綁架,工會組織如何被禁。現在,他們正試圖提供盡可能的幫助,將人們帶到安全的住所並為他們提供物資。但實地工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困難。惡劣的情況不再允許工會在街頭遊行中揮動旗幟呼籲和平。根據Olesia的說法:

我們的工會成員不得不加入軍隊,尤其是男人。我們也有志願士兵,例如領土防衛,他們通常在街區哨所呆一整夜,以保護該地區和城市。我認為這是一個悲劇,拿起武器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對於那些和平善良的人來說。但他們必須這樣做…

在來自歐洲的一百八十多名工會領導人的國際視像會議上,烏克蘭工會領導人再次強調了每個人正在經歷的人道主義危機。KPVU副主席 Nataliya Levytska 談到了她的家人,她的六個孩子不得不經歷戰爭,是多麼地令人難過。她說:

我兒子二十歲,他沒有逃離基輔。他覺得這是他的職責。我替他擔心,晚上睡不著。沒有人睡得著。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的孩子不是去上學,而是必須躲到防空洞。

工會迅速在國際層面動員起來,向烏克蘭人民提供幫助。國際工會聯合會(The 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簡稱ITUC)和歐洲工會聯合會(European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簡稱ETUC)譴責入侵,要求所有俄羅斯軍隊立即離開烏克蘭。ITUC成立了支持基金,鼓勵個人和組織捐款,以支持烏克蘭主要的工會聯合會(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或FPU和KVPU)購買食品、水、醫療用品和衛生用品。公共服務工會(European Public Service Unions,簡稱EPSU)和國際公營服務業工會(Public Services International,簡稱PSI)組織了一次公開會議,烏克蘭工會成員在會上分享了他們在戰時經歷過的故事。工會成員表達了深切的悲傷,希望他們的家人不會再經歷這種動蕩的情況。

協助難民

烏克蘭鄰國工會致力於為過境或尋求庇護的難民提供資源。在烏克蘭西南部的摩爾多瓦(Moldova),主要的工會聯合會提議在當地的三個度假勝地收容難民。幾天後,工會聯合會要求其成員團體轉移財政資源,幫助收容烏克蘭難民,並為他們提供所需的物資:食物、住宿、和交通費用。

在羅馬尼亞(Romania)邊境,烏克蘭被入侵的消息傳出後,工會就發表了譴責聲明。主要的工會聯盟之一Cartel ALFA發表了多份聲明,向政府施壓,要求其採取適當措施幫助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人。

零售工人聯合會(Retail Workers’ Federation Union)工會主席Vasile Gogescu說,他正在參加工會會議時,WhatsApp的一條訊息引起了他的注意。某位在伊薩恰(Isaccea)過境點的人給他發訊息,說有一家旅館可收容進入羅馬尼亞的難民,但需要為他們提供食物。Vasile停止了會議,要求在場的每一位成員就資源分配進行投票,堅持必須幫助仍困在烏克蘭的工會兄弟姐妹們:

我們立即就此事進行了投票,決定撥出5000 RON(羅馬尼亞幣),派人購買所需的物資並送到酒店。我們購買了成噸的尿布,因為被告知大多數過境的人都抱著嬰兒。作為一個聯合會工會,我們無法提供更多幫助,因為資源有限,但我們動員工會為難民籌集了額外的10,000 RON(2,215美元)。

其他工會領導人也盡可能地提供了幫助,有些是個人,有些則召集他們的成員捐贈食物、衣服,甚至是錢,然後再捐贈給在烏克蘭過境的人們。羅馬尼亞自由工會聯合會(Federation of Free Trade Unions)主席Florian Marin表示,工會的工作必須適應當前的戰爭形勢。2月28日晚上,他與成員們一起幫助了50名困在布加勒斯特(Bucharest)以外的烏克蘭難民。他與一直在該地區提供幫助的非政府組織取得聯繫,並開車前往把難民們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Marin解釋說,這些努力不會很快結束,工會、非政府組織、和地方當局之間需要進一步合作。Cartel ALFA聯盟主席Bogdan Hossu堅持認為,我們必須為更加慘烈的情況做好準備,每天都會有數十萬難民越過我們的邊界,我們必須讓他們融入我們的社會。在羅馬尼亞西北部,Cartel ALFA 設立了一個捐贈基金,要求工會成員盡其所能捐贈,並敦促人們表現出團結一致的協助精神。

政府工人工會PUBLISIND創建了一個集中和透明的募款線上平台。戰爭開始,他們就調動了公共巴士前往羅馬尼亞和烏克蘭的邊境,將難民運送到連夜組織起來的避難所,為他們提供熱食並協助應對官僚機構。監獄工人工會清空了一輛公共巴士,一直開到伊薩恰過境點,等待了幾個小時才被允許越境去接收烏克蘭的難民。在其他工會的幫助下,他們收集了水、食物、和毯子,分發給等待過境的人們。

調動資源

工會已在整個歐洲動員起來,提供資源和人力來幫助應對這場人道主義危機。匈牙利、波蘭、斯洛伐克、摩爾多瓦、和羅馬尼亞的工會都派人到邊境,用公共巴士和交通盡可能地把難民們運送到政府機構,幫助他們過渡或融入社會。

在世界各地的工會紛紛伸出援手的同時,烏克蘭主要工會FPU和KVPU正在收集所有資源,幫助國內流離失所的工人在這些動蕩的日子裡有住所和足夠的食物。

在通電過程中,Olesia的聲音在顫抖,她告訴我她的成員們如何在這場戰爭中表現出勇氣。在戰爭下面,勞動人民永遠不會是贏家。她補充道,他們正在調動剩下的所有資金以及從海外獲得的所有資金來幫助遭受這場衝突打擊的人們。

談到來自烏克蘭和國外的工會兄弟姐妹們時,她自豪地對他們迄今為止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謝,但也希望大家有更大的勇氣。她談到了團結互助的價值觀,在這一刻成為活生生的現實。烏克蘭的工會現在不是為招募會員、集體談判合同、和更高的工資而戰;而是會首先動員起來迎接戰爭的挑戰。

翻譯:陳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