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總,叫普京撤軍吧!

區龍宇

德文版

英文版

並兌現你們「尊重所有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承諾!這是中國早在1954年在萬隆會議上做出的承諾,當時許多非洲和亞洲的前殖民地都集體發出了他們的聲音。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第二天,外交部長王毅在闡述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五點立場時,明確提到了這一點。然而,中國繼續拒絕承認俄羅斯在入侵烏克蘭。王毅的第二點「在北約連續五輪東擴情況下,俄羅斯在安全方面的正當訴求理應得到重視和妥善解決」,能否為北京沒有同時捍衛萬隆和聯合國原則作出合理化解釋?

不,它不能。北約的擴張本身是不公正的。它早該在蘇聯解體後就應解散了。然而,俄羅斯無權以入侵烏克蘭的方式來報復北約的過錯。這樣合理化入侵,是帝國主義者的語言,是「強權就是公理」的教義,而不是聯合國憲章的語言,更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立場。

即使就俄羅斯帝國的長期利益而言,普京入侵也是適得其反的。要恆久維持一個帝國,除了軍事實力之外,還需建立某種文化霸權,但這是普京無法提供的資源。當其軍隊在烏克蘭陷入困境後,有人在網上上載了一張照片,是一個揮舞著劍的滑稽武士,上面寫著「普京的致命錯誤是派遣奴隸來解放自由人民」。這是言過其實了吧,但它確實捕捉到了烏克蘭人和世界各地人民的感受。儘管自由主義民主有種種缺陷,但與一般的專制相比,尤其與普京的專制相比,它的邪惡仍然是較小的。歐盟也有自己的寡頭政治,但它不得不容忍充滿活力的社會運動—他們無時無刻制衡著寡頭。相比之下,普京和他的寡頭政治不受任何限制,因此其幫派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成功掠奪整個國家的主要財富。但這是有代價的。普京的獨裁統治入侵一個主權國家,而這個主權國家一再通過抗議和選舉,驅逐獨裁者。相比之下,普京政權實在太難看了,毫無正當性。普京入侵自己的鄰居更是如此—兩國的歷史與文化連係非常深厚。難怪俄羅斯的入侵不僅引發了烏克蘭的強烈抵制,也引發了世界各國人民的強烈抵制。入侵越是陷入困境,俄羅斯面臨的風險就越高。

北京冬奧會期間習近平和普京會晤,締結了「沒有止境,沒有禁區」的夥伴關係。俄羅斯的入侵證明了北京對待俄羅斯這位夥伴終究是有限度的。儘管北京提供了強而有力的文宣支持,但到目前為止,北京對普京的戰爭實際上保持中立,在聯合國批評俄羅斯的議案投票中投了棄權票。中國銀行甚至追隨了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

如果北京不直接支持其俄羅斯夥伴的戰爭努力,那僅僅是因為其實用主義——中國早就融入了全球資本主義,因此不得不非常認真地對待西方的警告。然而,從長遠來看,這種情況可能會改變,因為就核心價值觀而言,北京與普京的民族國家建設理念相同,也對周邊小國態度傲慢。如果北約是邪惡的,那麼現在中俄兩國政府之間的任何夥伴關係也沒有更好。

在他的兩次演講中(第一次是在2021年7月,然後是在2022年2月),普京攻擊了列寧和其布爾什維克黨對包括烏克蘭在內的少數民族的自決立場,稱其背叛了「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是一個民族—一個整體」的原則。在他的第二次演講中,他認為布爾什維克允許烏克蘭獨立是「把一大片領土讓給那些新成立的、人工地組織起來的行政單位,即加盟共和國手上,而這些領土通常都與他們毫無關係」。

眾所周知,所有當代的民族國家都是人工地構造出來的。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屬於這一類——大家都打著同樣的「中華民族」旗號,而其實它不過是個半虛構概念。在這個半虛構出來的東西裏面,漢族不僅在數量上占主導地位,而且抓住了國家和社會的所有權力,犧牲少數族裔的權益。中共與國民黨的不同之處,只是歷史淵源之不同。前者在1921年成立後的頭20年,其實是採用了布爾什維克的少數民族有權自決的綱領,直至到分離的權力。但中共後來又放棄了。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中共只允許西藏和新疆等許多少數民族「自治」。少數民族還很快發現,中共版本的「自治」只是「行政自治」(例如聘任藏族官員),而不是「政治自治」。從那時起,光是傳播列寧關於自決的著作就成了罪行。西藏共產黨創始人平措汪傑(Phuntsok Wangyal)因爲這個罪名(連帶其他指控)被關進監獄二十年。

任何有思想的中國人,都不該容忍中國與沙皇俄國的繼任者普京之間有任何「沒有止境,沒有禁區」的夥伴關係。說這番話,是背叛中國人的歷史利益,因為無數中國人蒙受過俄羅斯帝國主義的加害。北京這樣追求與帝俄的友情,那是因為他們越來越想像帝俄一樣擺出一副帝國主義架子,附和其帝國建設理念。這也是為什麽,北京對任何提及民族自決的言論都深惡痛絕。

最近有一個例子,香港黨媒抨擊那些發起聯署支持烏克蘭的大學生,指控他們支持民族自決等同於「反中亂港」。但有人勇敢反駁:「大學生既不反華也不反俄。(聲援行動的)聲明所說的是,他們與所有被當權者壓迫的人站在一起,無論被壓迫者在哪裡——無論是在中國、俄羅斯、英國還是美國。」文章接著提醒中共,它自己曾經堅持民族自決,後來又背叛了它。難怪中共必須定期修改其歷史,以便控制未來——這正是喬治·奧威爾所預言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