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各國的民生經濟政策

轉眼疫情發生至今已三年,香港在疫情控制方面,曾經相對國際的良好記錄終於都破功了。最新一波的嚴重疫情,對原本就已經受影響的民生更加是雪上加霜。對此,政府推出的財政預算案又有何政策以應對?相比於其他國家在疫情下的民生經濟政策又如何呢?

派錢

直接派錢是很多國家都有的政策,只是針對群體和數額上不同。

日本向每位國民發放經濟補助金10萬日元(約港幣6420元),沒有收入限制,連非日本國籍者也可領取,屬於無差別派錢方案。

美國方面,年收入低於7萬5千美元(約港幣58萬元)的個人獲派每人1200美元(約港幣9391元)的直接補助。年收入不超過15萬美元(約港幣116萬元)的家庭將獲得2400美元(約港幣18783元)補助,每個孩子額外獲得500美元(約港幣3913元)補助。

加拿大政府也對失業、病患、自我隔離、在家照顧孩子的父母、以及因疫情受影響得不到工資的群體每個月發放2000加元(約港幣12528元),4個月共8000加元(約港幣50114元)。

至於西班牙,每月收入低於200歐元(約港幣1740元)的個人和平均月收入低於450歐元(約港幣3915元)的家庭,獲發放每個月500歐元(約港幣4350),3个月共1500歐元(約港幣13051元)。

澳洲向社會福利保證金領取群體發放每人750澳元(約港幣4410元)的現金。

香港政府也曾於2011年向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一次性發放港幣6000元,相比大多數國家優先派給低收入和弱勢群體的做法,日本和香港的無差別派錢實不合理也不可取。要知道,自從疫情發生,報告顯示世界各地的貧富差距不斷加大自從疫情後,全世界的貧富差距更加擴大。證明了資產階級不但沒有因疫情受影響,反而獲利。藉疫情增富的群體不應在受補助之列。

消費券

消費券模式也曾在不同國家實行。

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後,日本政府於1999年向15歲以下和65歲以上的非勞動年齡人口、以及其他需特殊照顧的弱勢群發放「地域振興券」。

疫情期間,新加坡政府曾向18歲以上的公民發放只限於購買旅遊景點門票、遊覽行程及支付酒店住宿的100新幣(約587港元)的消費券,旨在振興旅遊和酒店業;同時也派發只能在鄰里商舖和小販中心使用的100新幣生活補助券。[1]

美國針對疫情並沒有推出消費券,但他們自1939年至今都有以消費券形式的營養補助計劃,低收入人群可以消費券到指定商店兌換食物。

香港政府即將為所有18歲以上居民提供1萬元消費券。消費券政策本身可利可弊,重點在於細則。然而,香港政府的消費券計劃有好多限制,並不真的那麼利民生。首先,消費券不能用以繳付政府或公共收費交通開支,也不能用來交租,然而這些對基層來說才是最為重要的項目。而且,消費券要在指定日期前用完(半年)。這些限制及條款,對一些不緊貼資訊的邊緣群體非常不友好。一不慎,他們不止來不及領取消費券,也可能因不了解而過期卻不知情。

到頭來,消費券針對救助的對象並不是基層,而是針對奢侈消費。這是典型的救市不救人政策!對一個已經水浸眼眉,無法交租亦無錢搭車的基層來說,這個消費券宛如不食肉糜。而且此消費券並無收入群體區分,18歲以上人士一律獲得。如上所述,資產階級的消費模式影響不大,為何消費券的派發會是全港劃一?道理何在?

疫情民生政策比較,圖片:香港01

薪金補貼

為了保障經濟運作,各國也有不少針對企業的支援方案,其中最直接的就是幫雇主付薪水。歐洲國家常採取補貼企業薪資支出的方式,以鼓勵公司不裁員,認為這樣更有助復工後的經濟復甦。

荷蘭為符合資格的企業補貼90%薪資;法國則是84%,若僱員領的是最低薪資,是100%;英國補助無薪假員工80%薪資,最高達每人每月2500英鎊(約港幣25685元);加拿大是75%,上限為3個月。美國為企業貸款投入6500億美元,若公司能維持員工繼續受雇,且貸款主要用於支付薪資,就不必償還貸款。[2]

台灣方面,在條件符合情況下且未對員工進行裁員、減薪或放無薪假的雇主補貼,同時提供每名員工原薪資最高40%,每月最高台幣2萬元(約港幣5494元)之補貼(期限最長3個月),同時也提供一次性營運資金補貼。[3]

失業補助

美國在原每周444美元的失業補助基礎上,失業者可申領每周600美元的額外補助,最長可領取4個月。原失業補助的領取期限也延長13周。

英國同樣一向有失業補助制度,為25歲以下的失業人士提供每週53英鎊(約港幣元)的救助金,25歲以上則是每週67英鎊(約港幣元),為期一年。

在日本,每周工作超過20小時的僱員,公司就有義務幫其加入「雇用保險」,作為失業者的生活保障及職業訓練等用途,保費由公司及員工共同承擔負擔。失業期間領取金額及期限會根據離職前的薪水、工作年數、年齡來計算。[4]

在所謂自由市場下面,香港從來沒有失業保障。雖然香港政府針對第五波疫情也提出了失業補助計劃,[5]但申請期限短,也有不少限制。本文立場為支持香港建立與英美日相近的長期失業補助計劃,令到普羅大眾不止在疫情期間也能得到基本的民生保障。

租戶保障

美國於2020年3月至7月的全國禁忌狀態期間,推出計劃暫緩業主對租戶的驅逐權利。期間,房東不能因住客付不起房租而終止合約或收取任何罰款。[6]之後,不同的州和市也因應特別的情況對於租戶保障的政策作出了延長或調整的處理,甚至是租金和水電補助。[7]

英國也於2020年3月尾推出「驅逐租客禁令」,而該項禁令適用於住宅租戶及商業租戶。就住宅租戶的驅逐禁令已於2020年9月20日終止,而商戶的驅逐禁令依然持續至今年3月25日,亦不排除會繼續延長。

新加坡政府在2020年4月推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臨時援助措施)法案》,受疫情影響而無法按時交租的商戶可押後半年交租,同時保障租約不會被終止,而租戶需在半年後補繳全數租金。

澳洲同樣規定商業業主在6個月內不得驅趕租戶,更進一步要求業主必須為收入大降的商業租戶削減租金,並允許租戶延交租,限期不可少於12個月。

香港政府最新推出的2022-2023年財政預算案中雖然其中有列明「禁止業主對未能如期繳交租金的租戶,終止租約、服務、或採取其他法律行動,為期三個月(最多延長三個月)[8],唯此政策只針對商戶。意思是,住屋租戶就算因疫情影響而無法交租,法律上依然允許業主逼遷。又是一個救市不救人的政策!

撰文:陳怡


[1] https://www.cma.org.hk/uploads/ckfinder/files/Research/CommentandAnalysis/080321.pdf

[2] https://tw.stock.yahoo.com/news/%E5%90%84%E5%9C%8B%E7%B4%93%E5%9B%B0%E6%AF%94-%E6%AF%94-%E6%97%A5%E6%9C%AC%E7%8B%82%E7%A0%B8gdp%E5%85%A9%E6%88%90-%E9%80%99%E5%85%AD%E5%80%8B%E6%94%BF%E5%BA%9C%E6%9C%80%E5%A4%A7%E6%89%8B%E7%AD%86-%E7%99%BC%E7%8F%BE%E9%87%91-030408947.html

[3] https://www.most.gov.tw/most/attachments/45f1f343-c588-440f-a126-809ac6f6fc4b

[4] https://allabout-japan.com/zh-tw/article/10465/

[5] https://www.moneyhero.com.hk/blog/zh/%E5%A4%B1%E6%A5%AD%E6%95%91%E6%BF%9F%E9%87%91-%E8%87%A8%E6%99%82%E5%A4%B1%E6%A5%AD%E6%B4%A5%E8%B2%BC-%E6%8F%B4%E5%8A%A9-%E7%94%B3%E8%AB%8B%E8%B3%87%E6%A0%BC-%E8%A1%A8%E6%A0%BC-%E6%96%B9%E6%B3%95#:~:text=%E5%A4%B1%E6%A5%AD%E6%95%91%E6%BF%9F%E9%87%912022%EF%BC%8D%E6%94%BF%E5%BA%9C,HK%2410%2C000%E8%87%A8%E6%99%82%E5%A4%B1%E6%A5%AD%E6%B4%A5%E8%B2%BC%E3%80%82

[6] https://leadingage.org/sites/default/files/Multifamily%20COVID-19%20Tenant%20Brochure_FINAL%204-23-20_Chinese_Final.pdf

[7] https://sf.gov/zh-hant/renthelp

[8] https://www.budget.gov.hk/2022/sim/pdf/Budget22-23_Chi_Leaflet.pdf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