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宣言:抗疫不忘勞動人權!反剝削反壓迫!

自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政府對疫情完全束手無策。面對疫情令全港經濟活動停擺,政府只顧將抗疫資源集中補貼富豪、大財團。有財團縱使在疫情中賺到更高利潤,卻可得到以億計的所謂「保就業補貼」。對因疫情而身陷水深火熱之中的工人群眾,得到的所謂「抗疫補貼」卻只是九牛一毛。

政府抗疫政策混亂,基層打工仔女即時面對失業、被逼放無薪假、減人工的困境。即使保得住工作,也面對工作朝不保夕,以及在疫情嚴峻下不同的壓力。例如公共醫療的前線醫護人員,面對每日上萬計的感染個案,老弱貧病竟然被置於急症室門外,公營醫療中的醫護及其他前線員工壓力前所未有,人手不足,公共醫療頻臨崩潰。而長時間以來將新冠肺炎列為職業病的要求,政府至今仍是置若罔聞。

以往一直存在的超時工作,無償加班的現象,在疫情期間更見嚴重,醫院、長者及傷殘弱智院舍,以至集運等等行業的員工,工作疲於奔命,嚴重影響健康及生活平衡,已達生命與生計相沖突的狀況,工時規管立法的需要,更見逼切。

疫情期間,不少企業、商戶倒閉,不少工人遭遣散,令人想起,其實上屆政府已提出要取消強積金對沖,但五年後立法竟然完全沒有寸進。而民間爭取十多年之久的「全民退休保障」更是無影無踪。

疫情除對醫護人員造成前所未有的壓力外,也令在家庭裡照顧老弱傷殘的照顧者壓力倍增,垢病多時的「照顧者津貼」必須立即改善,方能支援一直付出無償勞動的照顧者。

疫情嚴峻,租金仍然居高不下。即使政府只是提出立法,以短暫延緩業主對指定行業經營者「追租」,便惹來大業主的猛烈還擊。其實在疫情肆虐下,政府更應立法制止這些食利階層對工人辛勞成果的蠶食。

現時保障組織工會的法例並不足夠,《職工會條例》主要是規管工會的運作。改善現時的《職工會條例》,保障工會的自主運作和罷工權利,加上立法制約僱主的集體談判權,工會才能健康發展,有效維護工人的權利。

在疫情下,我們見到政府處理疫情只是政治口號先行,緊隨中央意志,完全無視香港現實情況,以及醫護、防疫專家的專業意見,所執行的抗疫措施完全不能針對現實的需要。這樣的施政導致抗疫政策混亂反覆,至4月,已有超過百萬人感染,死亡人數超過9千人。

特區政府施政紊亂,承受惡果卻的是廣大工人群眾。基本法承諾了循序漸進實現普選,但是現在50年已經過了一半,立法會直選議席不僅沒有增加,還全面倒退,有不尊重甚至違反基本法之嫌。因此政府應該現在就實現普選,不要拖延。如果政府另有算盤,請立即公佈實現普選的時間表,同樣不要拖延。

我們要求:

1. 立法設立失業及開工不足補助金;

2. 將新冠肺炎為法定職業病,修訂《僱傭條例》確立染疫隔離定為有薪病假;

3. 因應疫情,增聘醫護及傷殘老弱院舍人手;

4. 立即取消強積金對沖,定立全民退休保障;

5. 改善照顧者津貼,與輪候復康服務身份脫鈎,以惠及更多有需要的照顧者。並取消照顧者津貼不能同時領取其他資助的限制;

6.制定全面的租務管制,包括住宅及工、商業單位;

7. 完善保障工會的法例,確立集體談判權;

8. 立刻實行8小時工作制;

9. 立即公布立法會全面直選,行政長官在有公民提名的前提下一人一票選出的時間表。

工運圍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