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抗疫政治化所為何事?

2022年3月1日開始,中國的上海便出現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例,再傳播至更多的感染者,發展至如今不可控制的局面。但這種局面並不僅僅是因為新冠肺炎的傳染性導致的,而是更多方面的因素。

直到今天,上海每天新增2萬名以上的感染者。但從3月1日開始,上海市的官員卻並沒有對疫情給予足夠的重視,才會導致後來的全面爆發。

上海疫情防控負責人,吳凡。她提出上海不能採取全面封鎖策略,這是因為上海對於中國的經濟起到了極重要作用。

直到4月13日,上海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已經達到23343人。在之前的3月28日,政府便開始了對居民的封鎖控制。顯然,這一措施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因為中共的行政體系過於官僚化,導致國家機器行使命令能力極度低下。這也是在一開始的關鍵時刻不封鎖,而封鎖後又起不到控制疫情作用的原因。

中國僵化的行政體系,不僅僅直接與疫情相關,同時也引起了許多的民生問題,人民甚至無法獲得足夠的生活物資,儘管上海的物資並不稀缺。由於被封鎖,他們的物資只能通過政府的配送來獲得。

這也直接性地導致了人民與防疫政策的衝突。大量的上海市民因為沒有食物,與管理人員發生肢體上的衝突,多名患有基礎疾病者因被當地醫院以疫情防控為由拒診而去世。但中國政府遲遲沒有對這些事件作出回應,關於上海的負面視頻等均遭到審查刪除。

2022年4月4日,空曠的上海街頭。

官媒《人民日報》於4月7日發表評論文章稱,任何防控措施都會有一定的代價,但同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相比,這些代價都是值得的。文中說,“動態清零”做法符合中國國情和科學規律,效果是好的,成本也是最小的。此說法一出,立刻遭到海內外政治人士與醫學人士的質疑。

另有說法,稱上海的“動態清零”政策事實上是一種政治任務。因為中國自新冠肺炎爆發以來,長期以其防疫成果而自信。共產黨的上層,自然也容不得自己所吹噓的事實被否定。當局不斷強調全國防疫政策的方向是習近平敲定的,也承認“動態清零”是個政治任務。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問題高級研究員黃嚴忠週五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發文說,急於升遷的中國地方官員爭先恐後地執行“動態清零”政策,以此對習近平表忠。特別是對那些希望在今年下半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贏得中央委員會委員、乃至政治局常委席位的人,這種投機心理更為明顯。

中國將防疫政治化,導致了上海疫情如此嚴重,更是激起了部分階級矛盾的注意:資產階級們有錢,可以買到食物;可住在無產階級們,卻難以得到食物。

圖片為一名運輸商人的對話截圖。根據內容,從當地的防疫部門得到通行特權後,便可以高價倒賣食物與其他生活物資。在短短的30天內,便獲得了3006萬人民幣的暴利。

值得注意的是,本輪疫情讓中國醫學專家、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再次陷入輿論風波。自從上海疫情惡化以來,張文宏一直表現低調,已有多日沒有更新微博。他去年曾在微博上發文說,各國都在就如何與病毒共存的問題作出自己的回答,中國曾給出一張漂亮的答卷,也一定會學習到更多,隨即遭到一些網友炮轟,指責他“崇洋媚外”。

但張文宏上個月表示,他不同意放鬆防疫,如果疫情蔓延,中國人民可能會付出較大的死亡代價。他同時指出,抗疫既應該追求“社會層面的清零”,也應該盡可能地減少對城市秩序和市民生活的影響。

中國政府在對保障非新冠病人的權利上,同樣沒有做出相應的舉措。對新冠病毒的反應過度,導致上海的醫療資源配置出現了問題。政府不把生命健康作為目的,而是把清零數字作為首要政治目的。這導致了多名非新冠病人由於無法得到及時救治而死亡,但這一切本可以避免。有上海護士公開質問政府新聞發言人時指出,一家方艙醫院實際上就只有一個醫生兩個護士值班。醫護人員身心俱疲,他們往往要連續上班36-48小時。

過往中國的防疫手段對奧密克戎(omicron)毒株已經難以應對。中國政府強迫民眾不斷地進行全民核酸檢測。以目前檢測點數目來計算,同時給上海2800萬居民做核酸檢測,等同每個小時每個檢測點須完成252人的採樣,這根本無法完成。

倫敦醫學分析公司Airfinity表示,根據中國目前的疫苗接種水平和品質,如果中國政府放棄清零政策,這疫情或使中國逾100萬人死亡。在現時制度和局勢的種種限制下,無論堅持還是放棄清零都會是一場大災難。

讀者來稿:Luo Yi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