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男如何與蟈蝻割蓆

撰文:彩虹聯盟本盟

不熟悉簡體中文(簡稱「簡中」)網路話題的讀者,可能看到標題會一頭霧水,不過不要緊,筆者在文中會好好解釋各種新時代特色中文詞彙,保證老餅也能看懂。

近些日子,經常看到一種說法:在簡中網路,只有涉及女權話題,十個左男有九個要翻車。「左男」是「男性左翼分子」的簡稱,這就不難猜出發言者大概是有參與左派活動或認同其思想的女性,在感嘆原本以為的「同志」並不如想像中進步。

這句話在其他圈子裡也有其各自的版本——把「左男」換成「自由派男」、「反賊男」、「搖滾男」等等——因此並不是說中國男性左翼分子的女權立場比社會平均水平還要糟糕。

但是,左派人士若要繼續宣稱秉持平等、進步、鬥爭的使命,其立場就必須大大優於現階段中國社會對女權問題的主流態度——因為後者實在太糟!

這種糟糕體現在哪裡呢?筆者認為,唐山燒烤店暴行引發的一些爭論,就可以以小見大。

引爆男人憤怒的新詞彙

唐山視頻一出,簡中主流聲音是強烈譴責施暴者,並承認針對女性的暴力還有很多——雖然也有受害者有罪論之類的聲音,但掀不起風浪。那麼風浪在哪裡呢?筆者觀察到的,是「蟈蝻」一詞引發的以性別為陣營的對立。

「蟈蝻」也可以寫成「郭楠」、「鍋腩」、「果難」,只要與「國男」同音,在簡中網路就可以為人理解——「中國男人」的縮寫。至於為什麼要用同音字,筆者猜測一來是對抗網路審查養成的習慣(暫時沒有證據顯示「國男」是官方敏感詞),二來大概是虫字旁帶有貶義(實際上不帶虫字旁的「國男」也會激怒很多中國男人)。

使用這個詞(既可以當名詞,也可以當形容詞),表達的是中國男性普遍有一系列惡劣特點,雖然沒有統一定義,但一般包括大男子主義、厭女、自大、狡猾、排外、吝嗇、不講衛生、欺軟怕硬等。雖然找不到統計數據說明這些特點在中國男性中有多麼普遍,但該詞的流行,至少印證了中國女性日常生活中與男性相關的體驗並不令人滿意。

那麼男人為什麼會因此而憤怒呢?

先看他們普遍聲稱的理由:「並不是所有中國男性都如此惡劣,你們這麼說會傷及無辜!(潛台詞:我就是那個無辜)」這個理由多麼無力啊!完全沒有上述特點的,無疑是聖人,可謂鳳毛麟角。筆者有自信找出證據,任何一個被這個詞激怒的男人,都不是這樣的聖人。

雖然不排除有人對自身的評判很寬鬆,認為自己確實已經達到了聖人標準,但筆者認為,他們內心的真正想法,可能來自以下幾點:

  • 認為女性沒有資格批判男性群體,感覺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戰;
  • 一種類似兄弟會的群體認同,即同性團結比事實對錯更重要;
  • 原本就不放過一切機會來規訓女性;
  • 認為該詞中的「國」字暗示了他國男性強過中國男性,脆弱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了傷害;
  • 經歷過女性挫折,所以幻想社會中存在對男性或特定男性群體的歧視;
  • 害怕失去男性特權。

「左翼理論家」的批判

對女性境遇有認識的男性,如果沒有上述想法,在聽到「蟈蝻」時是不會憤怒的,他會理解這是受害一方的正常反應——就像熱水燙到有人會爆粗口一樣——並反思自己身上的「蟈蝻」特點。這樣的中國男性,肯定也有不少,他們雖然不會把「女權」掛在嘴上,但懂得不應該聽到「蟈蝻」就上躥下跳地去批判。這種態度,可以說是及格線,如果左男能做到,至少不會翻車。

但有些左翼,不但喜歡在這種時候跳出來,還要搬出高深的理論,把使用「蟈蝻」一詞上升到危害階級團結、損害階級鬥爭的高度。

比如,紅色中國網就刊登過一篇名為《只有加入勞動人民的革命運動,中國的女性主義才有出路》[1]的文章。這篇2021年的文章當然不是針對唐山事件,但可以看出,今天簡中網路上批判「蟈蝻」一詞的很多「左論」,是早已成型的:

在不挑戰資本主義本身的情況下,這些擁有過高期待的女性往往會做出兩種選擇,以一種是通過對現實世界的男性伴侶(他們可不是資產階級)進行收入、勞動和心理上的壓榨來部分地滿足中國資本主義的消費主義許諾(如「你負責賺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另一種則是在網上結成抱團取暖的同盟,用以在意識形態上樹立和維護自己在性市場彷彿佔據壟斷地位,可以賣出高價的假象。而當她們的這些企圖遭遇男性或個別或集體的反抗時,她們就會按照資產階級給他們許諾的「完美」男性(如洋、高、富、帥等)的相反形象構建她們生活中男性的形象,即「蟈蝻」(如「中國的男人配不上中國的女人」、「油膩禿頂中年男」)。而當「蟈蝻」同時又是一般勞動人民時,這些自認為可以通過性市場躋身上層小資的女性就會對前者產生極大的厭惡和恐懼,因為「蟈蝻」是她們必須在勞動力市場打敗的對象,同時也是她們必須在性市場淘汰的對象。換個角度說,如果在勞動力市場上被「蟈蝻」擊垮,在性市場上又不得不與「蟈蝻」配對,那麼「田園女權」的擁躉們對於通過勞動力市場和性市場實現「階級躍升」的夢想也就徹底破滅了……

唐山事件之後,該網站主編「遠航一號」又在網站論壇中發表如下言論[2]


……

只要生而為女,就天然被壓迫,即使「極端」,也必須理解,不得批評,批評了就是「頑固堅持父權意識」。

反之,生而為男,那就是天生有原罪!

……

無產階級男性有沒有壓迫無產階級女性?我們不能排除,有一些落後男性工人欺負甚至毆打女性工人;但是也不能排除,一些落後的女性工人在玩弄男性工人感情以後又攀附資產階級或小資產階級。

所謂「壓迫」,指的是一方用優勢的權力強迫另一方屈從;壓迫者與被壓迫者之間的矛盾必然是對抗性的矛盾。在今天的中國,無論是無產階級的男性還是無產階級的女性從根本上來說都是被壓迫者,兩者之間的矛盾只能是人民內部矛盾,是非對抗性矛盾,因而不可能是壓迫與反壓迫之間的矛盾。

將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的壓迫與男女矛盾混為一談,其真實作用無非是在勞動人民內部製造分裂,幫助資產階級各個擊破。「帝國」的小資產階級就是這樣幫助他們的資產階級進攻工人階級的,正在被西方工人階級唾棄。現在,某些「帝國公民」又想用這一套伎倆搞亂中國工人階級,也必然遭到可恥的失敗!

遠航老師這種揪特務的論調,還有進階版本,比如紅色中國網上這篇《田園女權和身份政治是全世界勞動人民共同的階級敵人》[3](作者名叫「打倒彩虹聯盟」,西方的新納粹現在恐怕都不會起這種名字),以及知乎網上這篇《唐山圍毆事件的背後——一名馬克思初學者對於性別對立的愚見》[4]。由於寫得過於扯淡,這裡就不摘錄了。

這種東西讀個四五篇,難免不讓人感嘆:中國左翼,完蛋了吧?當然,也許在筆者沒有發現的地方,還是有正常的左派人士表達了正常人可以認同的立場。

關於上述「左男文章」理論上的漏洞,這裡只談一點。歷史上馬克思主義者對「父權理論」(patriarchy)的批判,是有其特定時代背景的:在七、八十年代的種種社會運動中(主要在西方世界,包括婦女解放、性少數平權、墮胎權、反家暴、勞工運動等等),以反對「父權制度」為理論核心的一些女權主義者提出女性應單獨組織起來甚至應把男性排斥在運動之外,或是主張階級鬥爭解決不了女權問題。在這樣的背景下,馬克思主義者當然應該做出回應,並為自身路線正名。而當下的中國,根本沒有當年那樣的社會運動,也沒有有組織的階級鬥爭,所以也就不存在路線之爭。左男口中的「田園女拳」,只是一個臆想的靶子。試問,中國現在有成規模的女權主義組織嗎?在公眾視野中有具有影響力的女權刊物或網站嗎?有聽說過只接納女性的政黨藍圖麼?有哪個工廠的女工罷工時拒絕男工參嗎?有哪場遊行的組織者提出按性別分開方陣嗎?光是聽到一個連口號都算不上的「蟈蝻」,就幻想出一個激進女權主義同盟,不如去寫科幻小說啦。

但除了胡亂套用理論,左男翻車可能還有更隱蔽的驅動力:

  • 他們本身就是不願悔改的「蟈蝻」,需要為其行為的正當性辯護。
  • 在缺乏社會運動與階級鬥爭的當下,中國左翼愈發邊緣化,淪為小圈子和亞文化,於是要不斷迎合其擁躉的落後思想。至於為什麼中國左翼的擁躉以男性為主,也是一個複雜問題,需要另外討論了。
  • 某些「左翼理論家」期盼招安,而「國家」及其領袖其實就是最大的「蟈蝻」——專制,霸道,自以為是,熱衷於規訓,製造制度性歧視,視女性為生育機器……批判女權主義,就是一種投名狀。

左男的及格線

那麼回到最初的問題,在女權問題上,左男的及格線又在哪裡?通過最近圍繞「蟈蝻」的討論和閱讀,筆者總結出如下幾個步驟:

1.    在心理上,承認自己同樣有「蟈蝻」特點;在別人批評自己是「蟈蝻」時,虛心接受。

2.    開始改變自身的「蟈蝻」特點。比如認真傾聽女性的觀點,注意個人衛生,在家庭生活中分擔家務,不再使用具有厭女色彩的詞彙,拒絕男性沙文主義文化等等。你會發現,只要有意識去做這一步,即使沒有盡善盡美,身邊的女性就很可能不再把你歸為「蟈蝻」。

3.    如果身邊出現關於「蟈蝻」的爭論,站出來支持女性一方。不論是「傷及無辜論」,還是「破壞階級團結論」,一個合格的左翼都應該有能力駁斥。

4.    沉下心來讀一讀各種女權主義流派的文章,讀完了不要急著批評,而是與女性朋友討論,看看這些理論是否與其經驗相符。當未來社會運動中真正出現了路線之爭,再來批評不遲。

5.    走出不切實際幻想。以中國左翼的現狀來看,即使近未來出現種種社會運動或「波瀾壯闊的階級鬥爭」,也輪不到我們來領導。腳踏實地地影響身邊的人,重新構建對女性友好的左翼氛圍,才是更有意義的努力。

左翼組織要做什麼

但做到及格,也只是不遭人排斥而已。要知道,自由派和其他思想流派也在做這些事情。所以左翼要想脫穎而出,還需要拿到更高分。

其實歷史上很多爭取女性權利的鬥爭(比如女性投票權,墮胎權,同工同酬,移民女工權益等等)中都不乏左派的身影,有時候還起到了領導作用,同時也留下了不少著作。中國左翼應該去發現和重構這些政治遺產。當然,這就不僅是左男與「蟈蝻」割蓆的問題了,而是左翼團體的使命。對此,筆者也有幾點愚見:

  • 要鼓勵和培養女性成為團體或運動的領導者,並且領導層的性別比例應設定為高於社會平均水平(有些左翼團體性別比例嚴重失衡,要求領導層有超過50%的女性也無法做到)。
  • 鼓勵和安排關於女性和女權議題的文章、討論、會議等。這點有助於吸引女性接受左翼思想。
  • 要對團體或聽眾中的男性展開教育,讓其認識到左男應該與「蟈蝻」割蓆。對於頑固拒絕割蓆者,縱使他是「工運明日之星」、「天降階級領袖」,也不應接納。
  • 對團體或運動中出現的性別攻擊、歧視、無視,不能姑息,寧可不要一團和氣,也要及早解決問題(西方一些團體曝出的反面案例值得關注)。
  • 立場不能只停留在紙和嘴上,如果遇到類似唐山的事件,我們要挺身而出。在中國,這麼做當然有很多風險,但別人不敢做,就更需要我們來做(當然具體操作可以是多樣的,也不一定要犧牲自己)。
  • 絕不向最大的「蟈蝻」妥協。

[1]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8740

[2]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788

[3]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8740

[4] https://zhuanlan.zhihu.com/p/527583649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