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工人為何要罷工?

作者:Daniel Randall,倫敦地鐵工人,也是全國鐵路、海運和運輸工人工會( National Union of Rail, Maritime and Transport Workers簡稱RMT)的代表和分會代表。

我們現在所經歷的,是這一代工人鬥爭的最大高潮。我希望這不僅僅是“經歷”,而是大家也積極參與並去改變——。我們最近看到許多破天荒的“第一次”,都反映出這個跡象:英國電信(British Telecom)自1987年以來第一次罷工;1994年以來第一次全國鐵路罷工;1989年以來的第一次鐵路和地鐵工人一起罷工;1990年代以來第一次地鐵和巴士工人一起罷工;2009年以來第一次全國郵政罷工;1989年以來第一次英國最繁忙集裝箱港口Felixstowe罷工。今年將看到英國自1989年以來最高的罷工水平;這一點特別重要,因為最近幾年(2017-2018年)處於低潮,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冷淡和停滯期後,現在出現了非常急劇的增長。另一個標誌性的證據是亞馬遜和其他地方的小規模野貓罷工,工人只是離開工作崗位而非正式的罷工。

我在倫敦地鐵工作了八年半。僅僅是今年,我的罷工次數就相當於前七年的總和。我們的訴求,與當前其他罷工中的訴求不同,不是關於工資的問題,而是關於裁員和其他條款和條件,包括養老金。但是,我們的訴求與其他許多訴求的共同點是,我們的雇主試圖利用新冠疫情引發的經濟危機作為削減待遇的藉口而推動的,他們通過削減我們的工資、條款和條件來迫使工人為這一場經濟危機買單,但這場經濟危機不但不是我們造成的,況且實際上正正是我們這些前線服務冒著重大危險,為了保持基本服務的運行在努力。

我在工作場所感受到了以前沒有的氣氛。即使在像我們這樣一個相對組織良好的行業,許多人與工會的關係仍然是相當的互惠互利關係。工會被看作是雇員自己的“工作的保險”,是一個外部機構,工人向工會支付費用以換取工人代表的服務。但在這次罷工浪潮的背景下,可以清楚看出我經常說的論點——工會是我們手中的武器,而不是我們購買的服務或產品……我可以看到這點開始發揮作用。

隨著其他工人群體包括公務員、教師等現在正在進行投票是否罷工,醫護人員和消防員也計劃在今年稍後針對是否罷工進行投票,罷工浪潮將有望繼續蔓延。

雖然我們仍處於初步階段,但我認為,一系列個人的、零散的工業糾紛都有很大的潛力,可以協調和編織成一個全階級的反擊,反對不平等,反對保守黨政府的政策,因爲政府首腦非常明確地致力於劫貧濟富。

保守黨知道罷工帶來的威脅,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計劃實施新法律,嚴重限制我們的罷工權利,雖然這個權力早已大受限制。保守黨雖然不是中共,但他們同樣致力於使用國家權力來約束和限制民主和公民自由,包括抗議權和罷工權。我這裡附上一個鏈接,是《工會要自由》運動製作的簡報,這是一個基層運動,反對特拉斯政府計劃引入的一些反工會新法律。


在英國,工人行動所面對的反工會立法,是勞工運動幾代人被打敗的綜合產物。這些立法明明旨在挫敗和縮減工人的行動空間,從而縮小工人的經濟空間。法律禁止因政治問題而罷工,禁止聲援其他工人的罷工……這些限制旨在防止工業行動爆發、再影響政治。

通常情況下,工會代表(其實也不限於他們)會將這些限制內化。你可以從我所在的工會(RMT)秘書長Mick Lynch最近發表的評論中看到這一點,他對我們在國家鐵路局的訴求“政治化”表示遺憾,他說,“這實際上是我們和雇主之間的勞資關係問題”,企圖淡化更大範圍的政治背景。

但是,Mick Lynch其實也將我們的訴求“政治化”,而他做得對。他不斷強調我們罷工的背景,即社會不平等,而且他不僅僅講RMT和地鐵公司之間的待遇爭議。他說,實際上:RMT正在為所有工人的加薪而鬥爭。這是一個政治問題。在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資和防止通貨膨脹的基礎上,在全社會範圍內提高工資和福利,這都需要政府採取行動。罷工工會越是提出這個問題,目前的罷工就越會挑戰那些禁止工會為政治要求罷工的法律,尤其是如果有大量的跨工會合作的話。

隨著這些罷工的繼續,我認為政治問題將被越來越清晰地提出來。非常重要的是,我們這些活躍在罷工浪潮中的工會不要迴避這些問題,而是要明確地、熱烈地提出這些議題。

工黨內部和工會一樣,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鬥爭場所。該黨與勞工運動有著歷史和結構上的聯繫,它的成立是為了代表有組織的勞工的政治利益。但它早已遠離了這一基本宗旨,並且由那些忠誠於資本而不是勞工的人領導。然而,現在要首先爭取由工黨代替保守黨政府組織政府,所以工會運動必須積極地爭取一個新的管治方案和新政策,包括在工黨內部去爭取。這意味著要立即組織起來,爭取工黨採取支持罷工的立場,而不是目前的中立或甚至暗示反對。

最後,我想特別對生活在英國的所有人說,現在是40多年來參與工會和勞工運動的最佳時刻。這是一個發酵和活躍的時代,我們需要趁機來接觸新的工人群體,包括散居和移民社區,並將他們帶入工會。希望這是我們可以專注討論的部分,當然我也很樂意回答任何人的問題。

翻譯:陳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