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might “Globalisation 2.0”mean for the Environment? Why 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is a cause for concern.

Robin Lee   Since 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OBOR) development strategy was first proposed in late 2013, it has increasingly attracted world attention as more and more countries have signed various cooperation agreements with China related to the project[1]. … Continue reading What might “Globalisation 2.0”mean for the Environment? Why 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is a cause for concern.

微觀六七暴動肇因論社會因素(下)

文:梁寶龍

紅磡馬頭圍道青洲英坭廠早在1967年2月已發生了工潮,事因青洲英坭廠取消原有的工人醫療福利,勞方大為不滿,發起罷工,直至一個月後與公司達成協議,方才復工。

但到4月29日,一名澳洲籍工程師駕車返廠,一輛檢修的貨車沒有讓路給他,此工程師竟駕駛田螺車朝貨車駛去,修車工人立即駕駛貨車離開。工程師滿腔怒火衝前,意欲毆打修車工人,被附近工人喝止,工程師立即躲進寫字樓逃避鋒頭,廠方致電召喚警員到廠。約100名工人遂封鎖廠區,進行怠工,要求資方正視問題,下午2時,另一名澳洲籍管工駕駛一輛汽車衝向圍廠工人,離廠絶塵而去。有人向廠內貨車擲石,打破擋風玻璃。工人立即向廠方提出抗議,廠方再度召警到場,事態沒有進一步惡化。 Continue reading 微觀六七暴動肇因論社會因素(下)

微觀六七暴動肇因論社會因素(中)

文:梁寶龍

筆者認為社會運動的發展是互動的,隨着文化大革展開,加上澳門左派在對抗澳葡的鬥爭中勝利,左派在處理群眾抗爭有了變化,由溫和走向強硬。

1966年11月中,澳門氹仔民間人士未得澳葡政府正式批准,自行動工興建學校,被澳葡派員阻止。一輪擾攘下,警察與群眾發生衝突,有市民被毆打至重傷,澳門左派連日發動抗議。到了12月3日,群眾的示威行動愈來愈激烈,警方以催淚彈及實彈對付示威者,澳督嘉樂庇頒令戒嚴與宵禁,有市民死於警員槍下。據官方宣佈,騷動中共有8人被打死,212人受傷,並有62人逮捕。 Continue reading 微觀六七暴動肇因論社會因素(中)

微觀六七暴動肇因論社會因素(上)

文:梁寶龍

某前左派文人在評論六七暴動時,稱暴動起因社會矛盾因素只佔三成,中共有意在香港搞事因素佔七成。我的社運朋友搖頭嘆息道,這名書呆子正在閉門造車。凡曾組織領導社會運動的人都有一個基本常識:社會運動不是個人或團體意志所能催生或擴大的。搞事最多的長毛梁國雄曾在公開論壇中說,「我個人是不能發動一場社會運動的,我會靜觀時機的來臨,加以鼓動,把它向前推進和擴大。」靜觀時機的來臨就是等待社會矛盾的臨界點出現。 Continue reading 微觀六七暴動肇因論社會因素(上)

劉曉波先生追思會成立公告 Announc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Mr. Liu Xiaobo Memorial Alliance”

昊天不吊,折我赤子。河山改色,日月韜光!2017年7月13日,一生致力於中國民主自由事業的劉曉波先生與世長辭,一座中國人為自由而不懈奮鬥的豐碑巍然屹立。

先生之恙,為系獄所生,吾人當為先生紀其事;先生之萎,為中國而死,吾人當為先生續其志;長歌痛哭,為先生身後之中國。于茲發起成立劉曉波先生追思會。 Continue reading 劉曉波先生追思會成立公告 Announc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Mr. Liu Xiaobo Memorial Alli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