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下)

從瓦解獨裁的角度來說,我們當然應該歡迎出現外部壓力。但如果把美國或特朗普當成中國人民的救世主,就是另一種幼稚了。

誠然,相較其他帝國主義國家,美國在歷史上對中國算是比較友善。但美國對外戰略的根本出發點,永遠是本國統治階級的利益,而不是純粹的民主和人權。這就是為什麼它會一邊在貿易談判中要求中方容許工會自由,一邊卻在國內打壓工會;一邊在冷戰中把一個史達林主義國家稱為“邪惡帝國”,一邊卻和另一個史達林主義國家結盟。 Continue reading 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下)

武三思與陳獨秀——五四100年祭

本來,在政治制度上,中國早就學西方,因此中國都是共和國,都有憲法,都承認主權在民。但光有表面制度不夠,還需要自强起來的人民。自强就需要合群爲力,學懂處理意見衝突。香港人以爲自己很西化,其實,不少港人連有效率而平等地開會也不懂,只習慣「跟大佬」。不要「中國人」身份容易,成爲真正公民難。 Continue reading 武三思與陳獨秀——五四100年祭

五四時的工學結合

近日的佳士事件學生的支援令工學結合再起議論,龍少值五四百週年和大家一起回顧百年前的工學結合。動筆期間,樹仁助理教授區志堅邀約為,中華出版的《五四百週年──啟蒙、記憶與開新》撰稿,電腦內我已收集了與五四有關的工運資料約約十萬餘字,據此寫了一篇兩萬字的〈陳獨秀五四時期的工運路〉。這些原始資料是零碎的,部份資料來源已不在手上,要花上了半個月時間去中央圖書館核對這些資料,又大膽嘗試闡述陳獨秀的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演變,認為他較傾向列寧主義,又要翻看馬克思及列寧著作來論述。 Continue reading 五四時的工學結合

廣告和學界控制我們的思想 ──難道你不知道?

我們在多大程度上是自己做決定的?我們跟自己說,我們選擇了自己的生命歷程,但事實是這樣嗎?如果你或我是生活在500年前的話,那麼我們的世界觀以及我們所做出的決定會完全不一樣。我們的思想觀是受社會環境影響的,特別是當權者所投射出的信念體系:以前是君主、貴族和神學家;現在則是大企業、億萬富翁和媒體。 Continue reading 廣告和學界控制我們的思想 ──難道你不知道?

你不可不知的「盲人工潮s」

文:彩鳳(傷殘家屬)

獨媒和惟工等曾刊出

無論係咪左膠,你應該都知道香港有唔少傷殘『工人』。用括號,係因為其中一大部份只被視為庇護工場的學員,付出勞動,卻不被認可為工人,只可取得「訓練津貼」。 (註零) 而這次要談的是,香港唯一一間盲人工廠的工人。 Continue reading 你不可不知的「盲人工潮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