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下的左翼自省——柴納•米耶維的新書

翻譯:蛇夫

 編者按:本站之前刊登的書評介紹了柴納·米耶維(China Miéville)的新書《十月》(October)。米耶維的幾本小說都獲獎。他本人也是一個馬克思主義革命者和社運活躍分子,正如他在《十月》一書末尾寫道:“當然,這是俄國的革命,但它也屬於其他國家,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同樣的革命可以在我們這裡發生。如果1917年革命的使命並未完成,那就要靠我們去完成。”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下的左翼自省——柴納•米耶維的新書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文:胡啟敢

最早同時宣佈同性戀合法化、離婚、墮胎合化法、女性享有投票權、男女同工同酬、女性享有產假,同時容許國內的民族自由離開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

美國?英國?法國?北歐五國?都不是。

是香港人最恐懼的社會主義的實行國家:蘇聯。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日本

文:梁寶龍

十月革命前社會主義已在日本廣泛傳播,對當時留學日本的中國青年有很大的影響。日本於1901年已經成立社會民主黨,1906年亦成立了社會黨。部份知識分子已開始組織工人運動。

俄國革命消息到日本後,傳媒稱新政府為「過激派政府」,日本三大報紙之一《東京朝日新聞》,於1917年11月10日的外電報道說:克倫斯基政府「被工人和士兵的過激派廢除」,還把蘇共領袖列寧(1870-1924)和托洛茨基(1879-1940)以「過激派大人物」為題介紹讀者。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日本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朝鮮

文:梁寶龍

十月革命前朝鮮在日本高壓統治下,獨立運動遍及世界各地朝鮮人社區,國內外都没有任何社會主義宣傳活動,俄國革命的消息在朝鮮國內亦没有特別的報道。

二月革命後,沙俄遠東地區的朝鮮民族運動再度活躍,1917年5月21日,朝鮮人在濱海邊疆區雙子城(烏蘇里斯克)舉行全俄朝鮮人代表大會,出席者有來自遠東區各地代表一百餘人,還有來自中國和國內的人士參加。大會號召俄國的朝鮮人聯合起來支援無產階級革命,希望與俄國工人、農民建立國際主義聯盟。大會決定成立一個全俄朝鮮人的政治組織全俄朝鮮人民族聯盟,將居住在俄國的所有朝鮮人聯合起來,以代表他們的共同利益。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朝鮮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中國知識分子

文:梁寶龍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1]十月革命前這個幽靈已經來到中國,在十月革命影響下,中國「共產黨人向全世界公開說明自己的觀點、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共產黨人公開自己的意圖後,這個幽靈就現身,共產黨在中國成立。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中國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