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退選,留給左翼什麼政治經驗?

桑德斯退選後,美國左翼還能達成什麼?是否能有一個有影響力的團體可以把渴求社會改變的情緒轉化成爭取改變的力量,而不是僅僅讓其變成民主黨的選票? 許多人不會支持拜登,但是否會出現一個積極分子組成的團體,致力於工人權力和反對帝國主義,並且能提供替代犬儒主義、混亂、絕望和/或沒完沒了的選舉主義的方案?我們拭目以待。 繼續閱讀 桑德斯退選,留給左翼什麼政治經驗?

香港自決,豈可假手於人?

英國政府背棄香港正好證明了一點:港人不應依賴或接納別國政府只為滿足自身利益和救世者情意結而表現出來的虛偽支持。我們需要的是當地民間的盟友——如學生、工人、行動者和僑民——正視香港被英國殖民的歷史和認識到香港若要成功解放,就必須先解殖。 繼續閱讀 香港自決,豈可假手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