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法國的聲援——我們同反抗壓迫的香港人民團結一心!

新反資本主義黨(NPA)完全支持香港絕大多數人民的訴求,其中包括:立即解除對理工大學的圍困。
對被捕者不予檢控。
成立針對員警暴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
兌現中國政府1984年就已正式承諾給香港人民的普選權。 Continue reading 來自法國的聲援——我們同反抗壓迫的香港人民團結一心!

蒼茫大地,誰是屠龍客—當代民主旗手的辯論

回到本文開頭《紐約時報》觀察到的現象,也許並不是社交網路讓人變得懶惰,而是過去幾十年新自由主義打壓下產業工人組織的分崩離析使人們現在只能依靠社交網路來進行組織。那麼我們或許可以進一步得出結論,當下民主運動高失敗率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缺乏有組織的工人參與。但不要悲觀,在世界各處,罷工仍在爆發,勞工政黨也在復蘇,國際工人網路也會重新萌發。 Continue reading 蒼茫大地,誰是屠龍客—當代民主旗手的辯論

未來是屬於左翼,而不是右派的

我懷疑對移民問題的關注很快就會被其他問題所取代,例如:人工智能對中產階級的生計的影響,日趨嚴重的貧窮問題,以及由氣候變化引起的經濟混亂——這是一個有利於激進左翼而不是激進右翼的政治環境。右派對貧窮問題不感興趣,其政黨又滿是氣候變化否定論者。一些右翼民粹主義者可能會為工人階級說話,但左派則更有可能會做實事。 Continue reading 未來是屬於左翼,而不是右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