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資訊戰走向反面

但是,靠戈培爾這套東西煽動出來的民族主義,必須要有經濟和軍力的強盛來支持,否則就是無薪之火。1939年的德國人支持納粹,因為有人人買得起的大眾小汽車(不過大部分交了錢的人都沒能拿到車,因為很快大眾生產線就改產軍車了)和古德里安的裝甲師大破波蘭;而到了1945年,戈培爾再巧舌如簧,大部分人還是會盼著納粹倒臺。 Continue reading 北京資訊戰走向反面

舊六四被遺忘,新八九在醖釀

當然,考驗來臨之時,情況會無比複雜,應對起來也必將比我在燈下寫出這篇文字困難萬千倍。但我相信,我們這代人之中,定會有無數人站出來應對這挑戰。因為我們不想放過這機會,不想再繼續這樣生活三十年,更不想讓自己的下一代也去過恐懼、貧困和沒有尊嚴的日子。另外,我相信,真正能讓“六四”亡靈瞑目的,不是被銘記,也不是得到現政權的平反,而且我們這代人的挑戰和反叛可以勝利! Continue reading 舊六四被遺忘,新八九在醖釀

六四三十週年——六四不只紀念,兩地民運一條心 普選政府為民生,民主就是當飯食!

卅年來六四集會只限於紀念。但當香港急速淪陷於專制,港人更需要換換腦筋:體認到中港民主前途,合則兩利,分則兩害,所以更要打破彼此藩籬,共同奮鬥。港人不能光靠自己。只有同時從中國内部改造專制,才能保障港人自治。 “本土”情懷很好。但有兩種本土。第一種把支持中國民主對立起來,其實不好。第二種本土,一面堅持港人自主命運(“兩制”),另一面又和大陸民主潛流 “一條心” 應對中共。這就是好本土。所謂一條心,意思是:港人不只要求自己的自決權,而且支持中國各地人民爭取自決權,從下而上拆散專制。 爭民主要付代價。保皇黨說:民主又不能當飯吃,值得嗎?的確,如果是過去卅年那種民主路綫,所爭只是齋普選,不涉資源公平分配,對很多普羅市民來説,沒有吸引力。但顧名思義,民運本來是、必然是大多數人的運動,所以民運必然超越齋普選,進而爭取公平分配,保障民生。民主當飯食! 以前港人不覺得需要考慮民主路綫,但現在需要了,因爲民主路上很多歧路,行差踏錯,便南轅北轍了。 只有思想上好好裝備了,才能說:冬天來了,春天還遠嗎? Continue reading 六四三十週年——六四不只紀念,兩地民運一條心 普選政府為民生,民主就是當飯食!

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下)

從瓦解獨裁的角度來說,我們當然應該歡迎出現外部壓力。但如果把美國或特朗普當成中國人民的救世主,就是另一種幼稚了。

誠然,相較其他帝國主義國家,美國在歷史上對中國算是比較友善。但美國對外戰略的根本出發點,永遠是本國統治階級的利益,而不是純粹的民主和人權。這就是為什麼它會一邊在貿易談判中要求中方容許工會自由,一邊卻在國內打壓工會;一邊在冷戰中把一個史達林主義國家稱為“邪惡帝國”,一邊卻和另一個史達林主義國家結盟。 Continue reading 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