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是屬於左翼,而不是右派的

我懷疑對移民問題的關注很快就會被其他問題所取代,例如:人工智能對中產階級的生計的影響,日趨嚴重的貧窮問題,以及由氣候變化引起的經濟混亂——這是一個有利於激進左翼而不是激進右翼的政治環境。右派對貧窮問題不感興趣,其政黨又滿是氣候變化否定論者。一些右翼民粹主義者可能會為工人階級說話,但左派則更有可能會做實事。 Continue reading 未來是屬於左翼,而不是右派的

反送中運動裡的女性歧視——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筆者曾就這些觀察向一些黃絲朋友及網民言明,除了極少數認同我的想法外,大多數都會流露出「只是開玩笑無傷大雅」或「大敵當前,這個算什麼」的意思,更甚者會指責在下為「左膠」(意指諷刺性的“大愛”)。但這些人大部分都曾經斥責過警方及藍絲侮辱女性的行為及言論。為什麼換了立場和位置,想法便不同了?甚至有些人亦曾加入嘲笑藍絲女性的隊伍中。若「道德正確」的旗幟,只在站在自己那方時才能高舉,它也只不過是工具而已。「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當意識形態高於一切,「黑白是政見,黃藍才是良知」。 Continue reading 反送中運動裡的女性歧視——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外國勢力的配對哲學

現在美國議員還要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重申美國引渡的權力,且加上制裁香港人的條款,同時又沒有明確寫上如何保護吹哨者,這就不是尊重人權,而是相反,協助美國政府引渡吹哨者,協助它制裁幫助吹哨者的香港人,這難道是反送中運動的初衷?難道初衷不是反對違反人權的引渡條例?我們怎能接受這些條款,還要向美國情願、不加修改就通過這個草案?如果美國國會議員真心為香港人權和民主,又爲何要將之捆綁於美國外交政策及引渡條例? Continue reading 外國勢力的配對哲學

北敘利亞民主聯邦:在敘利亞亂世中的烏托邦

羅賈瓦是一場真實發生的革命。試想一下,要把戰亂中的人們聯繫起來,超越根深蒂固的文化差異,組織成一個理想鄉,這是一場多麼困難的運動?然而,羅賈瓦革命一旦得以成功,這將不只是一個特定族群獨立運動,這更是一場關乎人類要從當前權力架構中解放的運動,讓民主丶自由丶平等丶公義等理念能真正落實的行動。 Continue reading 北敘利亞民主聯邦:在敘利亞亂世中的烏托邦

武三思與陳獨秀——五四100年祭

本來,在政治制度上,中國早就學西方,因此中國都是共和國,都有憲法,都承認主權在民。但光有表面制度不夠,還需要自强起來的人民。自强就需要合群爲力,學懂處理意見衝突。香港人以爲自己很西化,其實,不少港人連有效率而平等地開會也不懂,只習慣「跟大佬」。不要「中國人」身份容易,成爲真正公民難。 Continue reading 武三思與陳獨秀——五四100年祭

五四時的工學結合

近日的佳士事件學生的支援令工學結合再起議論,龍少值五四百週年和大家一起回顧百年前的工學結合。動筆期間,樹仁助理教授區志堅邀約為,中華出版的《五四百週年──啟蒙、記憶與開新》撰稿,電腦內我已收集了與五四有關的工運資料約約十萬餘字,據此寫了一篇兩萬字的〈陳獨秀五四時期的工運路〉。這些原始資料是零碎的,部份資料來源已不在手上,要花上了半個月時間去中央圖書館核對這些資料,又大膽嘗試闡述陳獨秀的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演變,認為他較傾向列寧主義,又要翻看馬克思及列寧著作來論述。 Continue reading 五四時的工學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