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共產黨中國常識

在共產黨中國融入世界四十餘年之時,世界各文明國家對共產黨中國的印象可謂是大跌眼鏡,共產黨中國沒有被“接觸和變化”,倒是共產黨中國經濟的崛起,搞得世界各國反倒害怕起這個龐然大物了,因爲共產黨中國反倒在“接觸和變化”這些原本希望共產黨中國融入世界文明體系當中的國家,通過“紅色獻金”影響他國選舉,甚至直接把政治廣告做上了美國的地方報紙,讓喜愛Twitter的川普總統發貼控訴后還不忘在聯合國會議期間親自控訴這種行爲。 繼續閱讀 今日共產黨中國常識

蒼茫大地,誰是屠龍客—當代民主旗手的辯論

回到本文開頭《紐約時報》觀察到的現象,也許並不是社交網路讓人變得懶惰,而是過去幾十年新自由主義打壓下產業工人組織的分崩離析使人們現在只能依靠社交網路來進行組織。那麼我們或許可以進一步得出結論,當下民主運動高失敗率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缺乏有組織的工人參與。但不要悲觀,在世界各處,罷工仍在爆發,勞工政黨也在復蘇,國際工人網路也會重新萌發。 繼續閱讀 蒼茫大地,誰是屠龍客—當代民主旗手的辯論

未來是屬於左翼,而不是右派的

我懷疑對移民問題的關注很快就會被其他問題所取代,例如:人工智能對中產階級的生計的影響,日趨嚴重的貧窮問題,以及由氣候變化引起的經濟混亂——這是一個有利於激進左翼而不是激進右翼的政治環境。右派對貧窮問題不感興趣,其政黨又滿是氣候變化否定論者。一些右翼民粹主義者可能會為工人階級說話,但左派則更有可能會做實事。 繼續閱讀 未來是屬於左翼,而不是右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