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會懶人包─《學懂開會 求同存異》

很多普通市民都開過會。如果是老闆召開的會議,多數是一人訓話,會眾聽話。但也有一些會議是會眾平等商議的,例如業主立案法團,或者工會等等,但平等商議有時會出現說話沒完沒了,議而不決,有時甚至吵架。有些人因此怕開會。但另一方面,港人的公民意識有所提升,現在比過往更多人關注自己的業主立案法團做得好不好,或者關注自己社區環境。學懂開會,其實是學懂如何求同存異,合群為力,即使出現分歧,也能夠有效率地以民主機制解決。所以學懂開會很重要。 Continue reading 開會懶人包─《學懂開會 求同存異》

囚「犯」與 囚「反」—從旺角騷亂案看自由主義法治觀

隨著今年六月初區域法院對梁天琦等人作出裁決和定罪,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一案總算告一段落。其中,本土派旗幟人物梁被判監有期徒刑六年,備受爭議:一方面,法官和建制派人士批評梁等因為煽動及參與暴動而被判罰,實屬咎由自取;另一方面,不少泛民主派人士以及社會輿論均認為判罰過重,甚至指控法庭違背法治精神,並稱此裁決為政治打壓及報復。作者於數個月前以學生身份,有幸被邀請參加在倫敦舉辦的2018年度國際廢除監獄制度研討會,與一群致力於廢除刑事司法系統,以建設真正自由、公平、公義的社會為目標的社運活躍分子以及學者,一同研究監獄制度的不公,探討司法系統與社會上種種制度暴力千絲萬縷的關係,和商議不同抗爭策略的成敗,使我獲益良多。 Continue reading 囚「犯」與 囚「反」—從旺角騷亂案看自由主義法治觀

民主長征系列(五):字字千鈞還是一張紙? 再論民主與憲法

文:區龍宇

張志剛憑一句話就足以使他載入史冊 — 滑稽列傳的史冊。他強調基本法是從中國憲法而來,又強調人大和英國國會一樣是最高權力機構。呵呵,這不是反黨嗎?你把「黨的領導」置於何地啊?連曾任人大委員長(相當於國會議長)的彭真,自己當年也說「搞不清黨大還是法大」,張志剛竟敢忘掉黨的領導?連小朋友都知道,在「黨的領導」下,不要說基本法是一張紙,連中國憲法也一樣,最多是比較大張而已。 Continue reading 民主長征系列(五):字字千鈞還是一張紙? 再論民主與憲法

工時的歷史

文:梁寶龍

計時器的歷史

馬克思在《哲學的貧困》中指出:在商品社會統治下,「時間就是一切,人不算是甚麼,人至多不過是時間的體現。」

公元前六千年巴比倫人利用太陽的陰影變化,製造日晷來計時,公元前三千五百年埃及人利用流水的速度,製造水鐘來計時,進一步可以在夜間計算時間,並將一天分為24小時。大約於1270年前後,機械鐘在意大利和德國出現。[1]二十世紀更進一步將石英的振盪器用在計時器上,於1949年出現原子鐘。 Continue reading 工時的歷史

民主的長征系列(四):議事規則與全盤西化

文:區龍宇
(本文為民主長征系列之四)

立法會議事規則一役,很多人還未來得及消化之前,一地兩檢又接踵而至。港人一直挨打。蔡子強事後回顧了議事規則一役,認為錯在「激進泛民」濫用拉布,導致差不多一半民意倒向政府。[1]不過,我倒懷疑,事情是否有個更深刻原因呢?正如不少普羅市民搞不清基本法一樣,又有多少人搞得清立法會議事規則?普通市民一世人開過幾多次會?有幾了解議事規則? Continue reading 民主的長征系列(四):議事規則與全盤西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