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影響下的中國知識分子

文:梁寶龍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1]十月革命前這個幽靈已經來到中國,在十月革命影響下,中國「共產黨人向全世界公開說明自己的觀點、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共產黨人公開自己的意圖後,這個幽靈就現身,共產黨在中國成立。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中國知識分子

香港究竟有幾法治?介紹一位英殖時代女法官的書

文:區龍宇

十六子入獄,引發了一場關於法治的大辯論,也是一場很有意義的民主教育。我們不僅應該深化教育,且該將之帶進民間,深入基層,讓大家都知道什麼叫法治,而法治和民治又有何種關係。

香港眼前究竟有幾法治?政府和保守派司法勢力總是極力營造一種輿論,就是現在和港英政府時期一樣好。於是,有人中計,極力辯說,不,以前好得多,現在變壞了。然而,真是這樣嗎?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究竟有幾法治?介紹一位英殖時代女法官的書

權力損害你的腦袋

文:Jerry Useem
節譯:五月

(原文刊於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Power Causes Brain Damage”)

編按:權力敗壞人心,這是古往今來無數人的觀察。只有到了當代心理學,才開始比較科學地探討當中原因。這篇文章報導了有關《權力損害人類同理心》的研究動向。不過,文末講到「權力不是職位或地位,而是一種精神狀態」,所以只要當權者時刻警醒自己,就可以避免大腦損害,此論大可斟酌。權力當然關乎職位。如果單靠自我警醒就夠,那麼,中國有那麼豐富的修身齊家哲學,朝廷那麼多諫官去提醒皇帝,為何中國皇權無一不亡在自我腐敗之中? Continue reading 權力損害你的腦袋

漫憶馬克思

文:保羅.拉法格
譯者:C.H.Leung

譯按:這篇文章的作者是保羅.拉法格 (Paul Lafargue)。拉法格是十九世紀法國著名的革命家丶鼓動家丶馬克思主義者,代表作有《懶惰的權利》。而拉法格更是馬克思的女婿,令讀者得以從親近角度觀察這位歷史巨人的一舉一動。作者在《漫憶馬克思》為馬克思描摹了一幅人像素描,將他的思想特質丶治學方法與生活作息娓娓道來。 Continue reading 漫憶馬克思

讀《為何我們需要工會?》看美國移工史

文:梁寶龍

麥可.D.耶埃特斯的《為何我們需要工會?美國工會運動簡介》(Why unions matter)一書開宗明義說明,因為工人不能和僱主對等談話,所以要加入工會,在人多勢眾下,迫僱主坐下來談話。在勞資關係上,本地工人是處於弱勢的地位,移工更是弱勢中的弱勢。 Continue reading 讀《為何我們需要工會?》看美國移工史

程翔錯認恐怖主義祖師爺

文:區龍宇

程翔在他的《「67暴動」的恐怖主義根源》中,追本溯源,找出恐怖主義的「祖師爺」。他找到了,原來就是中共的「祖師爺」大鬍子馬克思呢。

可惜他找錯了。而且錯的完全相反。公認的恐怖主義祖師,不是馬克思,而是俄國無政府主義者涅恰耶夫呢。程翔也完全不知道,當時就立即嚴厲批評涅恰耶夫的,正是馬克思啊。英文維基和百度都有關於涅恰耶夫的詞條。 Continue reading 程翔錯認恐怖主義祖師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