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與旅俄華工

文:梁寶龍

旅俄華工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期,中國宣佈對德奧宣戰,因應協約國勞工短缺,就以「以工代兵」形式參戰,為協約國提供了道義上的支持,法國從中國招募了四萬勞工,英國招募了十萬勞工,俄國招募了二十萬勞工,整個一戰期間總共約有四十五萬華工在俄國。[1]這些華工替協約軍挖戰壕,或在後方工廠做工,協約國得到中國源源不繼的人力資源支援,在全方位的現代戰爭中,起了一定的重要作用。[2]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與旅俄華工

兩本反思十月革命的新書

原作者:David Sessions
編譯:五月

編按:談到十月革命,就不能避開布爾什維克。很多人——包括右翼和大部分溫和左翼,都認為布爾什維克主義與歐洲的政治思想是絕對相悖的,是落後俄國的病態產物,是對西方文明的威脅;布爾什維克領導的十月革命,是少數人的政變;以列寧為代表的布爾什維克領導人是憤世嫉俗的操縱者和狂熱的極權主義者。另一方面,中共之類的斯大林主義後裔,始終強調馬—恩—列—斯—毛的所謂“馬列道統”,認為斯毛二人完全繼承馬克思的思想遺產。最晚從1960年代開始,西方的所謂新左浪潮出現以來,早就有無數作品重新認識十月革命。最近,又有兩本新書再做探討,一本是塔里克·阿里(Tariq Ali)的《列寧進退兩難—恐怖主義、戰爭、帝國、愛情及革命》(The Dilemmas of Lenin: Terrorism, War, Empire, Love, Revolution )和柴納·米耶維(China Miéville)的《十月》(October),堅持一種獨立於上述兩種論調的研究路向。兩位都是享有盛名的作家。作者認為這些新書,客觀上也是對新的革命的呼喚。本文根據作者書評節譯,或有助大家重新思考這段歷史及其在今天的意義。 Continue reading 兩本反思十月革命的新書

剝削的結構 被弱點利用而不自願的勞動

文:李敏剛

甚麼是剝削?設想這個例子:

井中人: A 君被困在一口很深的井入面。 B 君在井外,有一條粗繩,可以把 A 君救起。 B 君答應可以救 A 君出來,但條件是 A 君要在 B 君的血汗工廠工作,每天工作十四小時,日薪一美元。 Continue reading 剝削的結構 被弱點利用而不自願的勞動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中國知識分子

文:梁寶龍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1]十月革命前這個幽靈已經來到中國,在十月革命影響下,中國「共產黨人向全世界公開說明自己的觀點、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共產黨人公開自己的意圖後,這個幽靈就現身,共產黨在中國成立。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中國知識分子

香港究竟有幾法治?介紹一位英殖時代女法官的書

文:區龍宇

十六子入獄,引發了一場關於法治的大辯論,也是一場很有意義的民主教育。我們不僅應該深化教育,且該將之帶進民間,深入基層,讓大家都知道什麼叫法治,而法治和民治又有何種關係。

香港眼前究竟有幾法治?政府和保守派司法勢力總是極力營造一種輿論,就是現在和港英政府時期一樣好。於是,有人中計,極力辯說,不,以前好得多,現在變壞了。然而,真是這樣嗎?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究竟有幾法治?介紹一位英殖時代女法官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