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時的工學結合

近日的佳士事件學生的支援令工學結合再起議論,龍少值五四百週年和大家一起回顧百年前的工學結合。動筆期間,樹仁助理教授區志堅邀約為,中華出版的《五四百週年──啟蒙、記憶與開新》撰稿,電腦內我已收集了與五四有關的工運資料約約十萬餘字,據此寫了一篇兩萬字的〈陳獨秀五四時期的工運路〉。這些原始資料是零碎的,部份資料來源已不在手上,要花上了半個月時間去中央圖書館核對這些資料,又大膽嘗試闡述陳獨秀的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演變,認為他較傾向列寧主義,又要翻看馬克思及列寧著作來論述。 Continue reading 五四時的工學結合

試解釋流氓無產階級一詞

文:梁寶龍

前言
左派人士的最大的缺點是口號高於一切,進而是教條主義,如無産階級、工人階級和流氓無産階級等詞我們理解有多少呢。更有的是隨意指駡人是右派或法西斯主義,部份提出這些言詞的人,其談話內容與這些名詞對不上嘴,故龍少試整理有關文獻解釋這些名詞,更冀望左派人士能回應,一起深入討論這些名詞,不再空喊口號。 Continue reading 試解釋流氓無產階級一詞

開會懶人包─《學懂開會 求同存異》

很多普通市民都開過會。如果是老闆召開的會議,多數是一人訓話,會眾聽話。但也有一些會議是會眾平等商議的,例如業主立案法團,或者工會等等,但平等商議有時會出現說話沒完沒了,議而不決,有時甚至吵架。有些人因此怕開會。但另一方面,港人的公民意識有所提升,現在比過往更多人關注自己的業主立案法團做得好不好,或者關注自己社區環境。學懂開會,其實是學懂如何求同存異,合群為力,即使出現分歧,也能夠有效率地以民主機制解決。所以學懂開會很重要。 Continue reading 開會懶人包─《學懂開會 求同存異》

囚「犯」與 囚「反」—從旺角騷亂案看自由主義法治觀

隨著今年六月初區域法院對梁天琦等人作出裁決和定罪,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一案總算告一段落。其中,本土派旗幟人物梁被判監有期徒刑六年,備受爭議:一方面,法官和建制派人士批評梁等因為煽動及參與暴動而被判罰,實屬咎由自取;另一方面,不少泛民主派人士以及社會輿論均認為判罰過重,甚至指控法庭違背法治精神,並稱此裁決為政治打壓及報復。作者於數個月前以學生身份,有幸被邀請參加在倫敦舉辦的2018年度國際廢除監獄制度研討會,與一群致力於廢除刑事司法系統,以建設真正自由、公平、公義的社會為目標的社運活躍分子以及學者,一同研究監獄制度的不公,探討司法系統與社會上種種制度暴力千絲萬縷的關係,和商議不同抗爭策略的成敗,使我獲益良多。 Continue reading 囚「犯」與 囚「反」—從旺角騷亂案看自由主義法治觀

民主長征系列(五):字字千鈞還是一張紙? 再論民主與憲法

文:區龍宇

張志剛憑一句話就足以使他載入史冊 — 滑稽列傳的史冊。他強調基本法是從中國憲法而來,又強調人大和英國國會一樣是最高權力機構。呵呵,這不是反黨嗎?你把「黨的領導」置於何地啊?連曾任人大委員長(相當於國會議長)的彭真,自己當年也說「搞不清黨大還是法大」,張志剛竟敢忘掉黨的領導?連小朋友都知道,在「黨的領導」下,不要說基本法是一張紙,連中國憲法也一樣,最多是比較大張而已。 Continue reading 民主長征系列(五):字字千鈞還是一張紙? 再論民主與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