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長征系列(四):議事規則與全盤西化

文:區龍宇
(本文為民主長征系列之四)

立法會議事規則一役,很多人還未來得及消化之前,一地兩檢又接踵而至。港人一直挨打。蔡子強事後回顧了議事規則一役,認為錯在「激進泛民」濫用拉布,導致差不多一半民意倒向政府。[1]不過,我倒懷疑,事情是否有個更深刻原因呢?正如不少普羅市民搞不清基本法一樣,又有多少人搞得清立法會議事規則?普通市民一世人開過幾多次會?有幾了解議事規則? Continue reading 民主的長征系列(四):議事規則與全盤西化

民主的長征系列(三):民主與讀書 (極權將臨,你仲喺度…)

文:區龍宇

西方的民主變革,如果沒有十八世紀啟蒙運動先行,是難以想像的。當時各家各派就何謂政治,何謂憲政,共同體需要什麼條件等等,真正是百家爭鳴。時人中不少是大哲學家,卻致力於公眾教育。狄德羅編撰百科全書,用意便是希望知識能夠普及。同時,這也是一場高舉理性,號召運用理性反思過去,反思宗教和一切舊有信念的運動。有了這個思想前提,才有後來的民主運動。 Continue reading 民主的長征系列(三):民主與讀書 (極權將臨,你仲喺度…)

十月革命下的左翼自省——柴納•米耶維的新書

翻譯:蛇夫

 編者按:本站之前刊登的書評介紹了柴納·米耶維(China Miéville)的新書《十月》(October)。米耶維的幾本小說都獲獎。他本人也是一個馬克思主義革命者和社運活躍分子,正如他在《十月》一書末尾寫道:“當然,這是俄國的革命,但它也屬於其他國家,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同樣的革命可以在我們這裡發生。如果1917年革命的使命並未完成,那就要靠我們去完成。”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下的左翼自省——柴納•米耶維的新書

民主的長征系列(一):尋找共同體

文:區龍宇

任何人參加過傘運,都會留下一種莫名的感覺,就是忽然間,自己與千個萬個陌生人有了奇妙的聯繫,一種共同命運的感覺。或者,這就是共同體。今年 9.28 的週年演唱會,題目便是《共同體》。

港人過去不是沒有共同體,不過那是殖民主義者作主的共同體,港人不過是臣民。今天港人也不是沒有共同體,不過那是另一個殖民主義者作主的共同體,港人仍然是臣民。其實港人從來都活在威權主義下,分別的只是統治者的執行力度。 Continue reading 民主的長征系列(一):尋找共同體

十月革命與旅俄華工

文:梁寶龍

旅俄華工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期,中國宣佈對德奧宣戰,因應協約國勞工短缺,就以「以工代兵」形式參戰,為協約國提供了道義上的支持,法國從中國招募了四萬勞工,英國招募了十萬勞工,俄國招募了二十萬勞工,整個一戰期間總共約有四十五萬華工在俄國。[1]這些華工替協約軍挖戰壕,或在後方工廠做工,協約國得到中國源源不繼的人力資源支援,在全方位的現代戰爭中,起了一定的重要作用。[2]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與旅俄華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