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退選,留給左翼什麼政治經驗?

桑德斯退選後,美國左翼還能達成什麼?是否能有一個有影響力的團體可以把渴求社會改變的情緒轉化成爭取改變的力量,而不是僅僅讓其變成民主黨的選票? 許多人不會支持拜登,但是否會出現一個積極分子組成的團體,致力於工人權力和反對帝國主義,並且能提供替代犬儒主義、混亂、絕望和/或沒完沒了的選舉主義的方案?我們拭目以待。 繼續閱讀 桑德斯退選,留給左翼什麼政治經驗?

2019年:反抗的一年

2019年將作為世界人民反抗的一年載入史冊。從年頭到年尾,從非洲到亞洲還有拉丁美洲,各地人民走上街頭,有人被逮捕,有人被催淚瓦斯、橡膠子彈、警棍等國家暴力機器所使用的武器殘酷攻擊,有人甚至犧牲了性命。在這波瀾壯闊的人民反抗浪潮中,有者推翻了獨裁專制的政權,有者迫使政府取消原本意欲推行的反人民政策,有者至今仍然前仆後繼走上街頭爭取徹底的社會改變。過去一年,我們也見證了世界各地的青年學生積極動員,為爭取氣候正義而向全球統治階級嗆聲。 繼續閱讀 2019年:反抗的一年

法國工人的怒號——法國社會抗爭2.0

這場社會運動遠未鍛造出讓人普遍接受的反資本主義解決方案。在一些地方層面,我們可能有機會向這個方向前進,這也是我們動員工作的核心。養老金運動直接提出了一個問題:我們是否想要生活在一個沒有剝削和壓迫、用民主方式組織起來滿足人們需求的社會?未來幾天社會運動的力量將決定這種觀點能否得到推進。 繼續閱讀 法國工人的怒號——法國社會抗爭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