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因此,教協主張增加教育資源,是走對了第一步。但是教協的主張也僅止如此。它沒有再提出進一步的教育願景,例如廢除填鴨式教育,廢除考試導向制,改以提問式教育行之。作為一個民主工會,只重視自己的成員利益,卻忽視政府如何和大財團和中共政府勾結去有系統壓迫市民,沒有提出願景去帶領群眾抗擊壓迫,就很容易被逐個擊破,不利民主力量的團結。 Continue reading 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亞馬遜工人警告老闆 若為政府提供面部辨識技術就停工

他們在信中列出了三個要求,包括停止向執法部門出售技術,停止向幫助ICE的合作夥伴提供基礎設施,以及實行更透明的相關措施。

該信最後總結說:“我們的公司不應涉及監控生意;不應涉及警務生意;不應做幫助監控和壓迫邊緣人群的生意。” Continue reading 亞馬遜工人警告老闆 若為政府提供面部辨識技術就停工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文:胡啟敢

最早同時宣佈同性戀合法化、離婚、墮胎合化法、女性享有投票權、男女同工同酬、女性享有產假,同時容許國內的民族自由離開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

美國?英國?法國?北歐五國?都不是。

是香港人最恐懼的社會主義的實行國家:蘇聯。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反抗各有不同,總之誓不屈服!

文:顧曉菲

欣聞昨日香港有十萬人上街抗議特區政府迫害青年民主派。其實類似反抗,全世界都在冒起。一個多禮拜前,在佛吉尼亞小鎮夏洛特維爾,一場名為「團結右翼」的集會吸引了來自全美各地的數千名種族主義者、法西斯分子和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高喊「鮮血與國土」這樣的納粹口號,手中的盾牌上畫著戰斧與束棒,還像當年的3K黨一樣舉著火把在暗夜裡遊行。 Continue reading 反抗各有不同,總之誓不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