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和學界控制我們的思想 ──難道你不知道?

我們在多大程度上是自己做決定的?我們跟自己說,我們選擇了自己的生命歷程,但事實是這樣嗎?如果你或我是生活在500年前的話,那麼我們的世界觀以及我們所做出的決定會完全不一樣。我們的思想觀是受社會環境影響的,特別是當權者所投射出的信念體系:以前是君主、貴族和神學家;現在則是大企業、億萬富翁和媒體。 Continue reading 廣告和學界控制我們的思想 ──難道你不知道?

美國中期選舉別有洞天

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贏得眾議院席位之後的第一句話,是她希望“穿越過道”實現“兩黨合作”。坦率地將,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投票是不夠的——它證實了目前的民主黨領導層是如此脫離實際,也說明他們並沒有從2016年的失利中學到多少教訓。

要想讓他們認真對待這個國家的窮人和工人階級的訴求,鬥爭仍然是必不可少的。 不要奢望這些人會主動改變。 Continue reading 美國中期選舉別有洞天

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因此,教協主張增加教育資源,是走對了第一步。但是教協的主張也僅止如此。它沒有再提出進一步的教育願景,例如廢除填鴨式教育,廢除考試導向制,改以提問式教育行之。作為一個民主工會,只重視自己的成員利益,卻忽視政府如何和大財團和中共政府勾結去有系統壓迫市民,沒有提出願景去帶領群眾抗擊壓迫,就很容易被逐個擊破,不利民主力量的團結。 Continue reading 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亞馬遜工人警告老闆 若為政府提供面部辨識技術就停工

他們在信中列出了三個要求,包括停止向執法部門出售技術,停止向幫助ICE的合作夥伴提供基礎設施,以及實行更透明的相關措施。

該信最後總結說:“我們的公司不應涉及監控生意;不應涉及警務生意;不應做幫助監控和壓迫邊緣人群的生意。” Continue reading 亞馬遜工人警告老闆 若為政府提供面部辨識技術就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