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別有洞天

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贏得眾議院席位之後的第一句話,是她希望“穿越過道”實現“兩黨合作”。坦率地將,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投票是不夠的——它證實了目前的民主黨領導層是如此脫離實際,也說明他們並沒有從2016年的失利中學到多少教訓。

要想讓他們認真對待這個國家的窮人和工人階級的訴求,鬥爭仍然是必不可少的。 不要奢望這些人會主動改變。 Continue reading 美國中期選舉別有洞天

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因此,教協主張增加教育資源,是走對了第一步。但是教協的主張也僅止如此。它沒有再提出進一步的教育願景,例如廢除填鴨式教育,廢除考試導向制,改以提問式教育行之。作為一個民主工會,只重視自己的成員利益,卻忽視政府如何和大財團和中共政府勾結去有系統壓迫市民,沒有提出願景去帶領群眾抗擊壓迫,就很容易被逐個擊破,不利民主力量的團結。 Continue reading 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亞馬遜工人警告老闆 若為政府提供面部辨識技術就停工

他們在信中列出了三個要求,包括停止向執法部門出售技術,停止向幫助ICE的合作夥伴提供基礎設施,以及實行更透明的相關措施。

該信最後總結說:“我們的公司不應涉及監控生意;不應涉及警務生意;不應做幫助監控和壓迫邊緣人群的生意。” Continue reading 亞馬遜工人警告老闆 若為政府提供面部辨識技術就停工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文:胡啟敢

最早同時宣佈同性戀合法化、離婚、墮胎合化法、女性享有投票權、男女同工同酬、女性享有產假,同時容許國內的民族自由離開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

美國?英國?法國?北歐五國?都不是。

是香港人最恐懼的社會主義的實行國家:蘇聯。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