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工人警告老闆 若為政府提供面部辨識技術就停工

他們在信中列出了三個要求,包括停止向執法部門出售技術,停止向幫助ICE的合作夥伴提供基礎設施,以及實行更透明的相關措施。

該信最後總結說:“我們的公司不應涉及監控生意;不應涉及警務生意;不應做幫助監控和壓迫邊緣人群的生意。” Continue reading 亞馬遜工人警告老闆 若為政府提供面部辨識技術就停工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文:胡啟敢

最早同時宣佈同性戀合法化、離婚、墮胎合化法、女性享有投票權、男女同工同酬、女性享有產假,同時容許國內的民族自由離開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

美國?英國?法國?北歐五國?都不是。

是香港人最恐懼的社會主義的實行國家:蘇聯。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反抗各有不同,總之誓不屈服!

文:顧曉菲

欣聞昨日香港有十萬人上街抗議特區政府迫害青年民主派。其實類似反抗,全世界都在冒起。一個多禮拜前,在佛吉尼亞小鎮夏洛特維爾,一場名為「團結右翼」的集會吸引了來自全美各地的數千名種族主義者、法西斯分子和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高喊「鮮血與國土」這樣的納粹口號,手中的盾牌上畫著戰斧與束棒,還像當年的3K黨一樣舉著火把在暗夜裡遊行。 Continue reading 反抗各有不同,總之誓不屈服!

政府外判工人

口述:李美笑
撰文:梁寶龍

(本文是李美笑於2017年5月1日在《七十年代至今獨立工運的軌跡》講座的講話。)

我是剛於前年退休的公務員,於八十年代初入職,市政署當時已有工會,因我是部門首批招聘的年青女性管工,立刻被邀加入工會,可惜每次開會只安排會員進行打牌和食飯等娛樂活動,與我期望的工會相去甚遠。自此,我没有再參加工會的任何活動,後來更退出工會。

為何我日後又加入工會呢!就因為九七後,董建華的一句:「將政府的政策方向改變為“大市場、小政府”。」計劃下不但要削減公務員人數,還要開放政府服務,讓外資和商界可以參與,為商人提供商機。 Continue reading 政府外判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