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懶人包】中港民主有明天!

有人說港人沒有支持中國民主的義務,所以缺席六四紀念。但即使此說成立,問題沒有完結。沒有義務,但中國民主化對香港有無益處?若有益處,便該當支持。中國民主化對香港當然有益處:香港今日淪陷於誰?中共。如何才能阻止中共滅港?只有直搗黃龍,廢除一黨專政。 Continue reading 【六四懶人包】中港民主有明天!

一意孤行解散勞工組 譴責梁耀忠一人專政 22名街工會員退會宣言

我們是一群加入街工數年至十多年的會員。有的在街頭與街工相識,有的曾在街工實習,有的曾在街工工作,有的曾任街工執委,有的仍在街工各個崗位擔任幹事。我們當初加入街工,有的是藉著街工才開始接觸工運社運,在街工學習、工作、成長;有的是出於敬佩其紮根社區,推動工人權益的努力;有的是認為作為在當中受薪的幹事,應該透過參與會務實現職場民主而加入。然而不論加入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在過去均努力在街工實踐我們入會時的初衷,組織基層街坊和工人,帶動街坊在自己的困難之上關注權益和社會議題。 Continue reading 一意孤行解散勞工組 譴責梁耀忠一人專政 22名街工會員退會宣言

從鄉議局歷史看何謂民主 ──回應民主原居民〈論民主自治制〉

文:梁寶龍

從《無國界社運網》閱讀了民主原居民的〈從胡啟敢的《Mr. Wally被逐》一文論民主自治制〉,龍少不同意文章中「自治是新界的傳統,最高的中央層面有鄉議局,」的說法。自治勉強可說是新界的傳統,但鄉議局没有民主自治性質。 Continue reading 從鄉議局歷史看何謂民主 ──回應民主原居民〈論民主自治制〉

【工運懶人包】世界工運大事紀

如今,不管是內地還是香港,工人階級都已成為社會主體。但面對資本的剝削和國家機器的壓迫,工人們卻處於劣勢。在關於工人運動應該何去何從的討論中,各種策略–合作社、工人黨、工會,佔領工廠、大罷工、工人革命等等–都有各自的支持者。但翻開過去200多年的工運史我們會看到,今天被討論的大部分策略,其實都已在二戰之前就有過實踐。瞭解這些歷史可以令今天的工運分子學得先輩們用鮮血、汗水和智慧實驗出的經驗教訓。而我們的統治者,則往往希望這些歷史被人遺忘,或是在教科書中對其大肆篡改–因為這些歷史證明,工人運動可以迸發出何等強大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工運懶人包】世界工運大事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