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胡啟敢的〈Mr. Wally被逐〉一文論民主自治制

文:民主原居民

胡啟敢在《無國界社運網》刊出〈Mr. Wally被逐,是「蝗蟲」問題?還是民主問題?〉一文,引來本土派的批評。在移民問題上我們原居民很少高調發言,筆者身為原居民看了本土派的批評,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希望《無國界社運網》主編能給我這位中間派一個公開發言機會。 Continue reading 從胡啟敢的〈Mr. Wally被逐〉一文論民主自治制

三八國際婦女節是一個激進社會解放的日子

朱進佳 / 安娜其的文字烏托邦

每年的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

今時今日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一切事物都商品化且消費文化橫行的大環境下,國際婦女節被商家和政客包裝成僅僅是一個送花給女性、“感恩”女性為社會作出“奉獻”的溫馨日子。事實上,國際婦女節有著激進的起源。

也許很多人已經忘記了,三八國際婦女節最初起源於國際社會主義運動。 Continue reading 三八國際婦女節是一個激進社會解放的日子

婦女與愛情(三):共享情人,有冇可能?

文:Rosa

有 ! 不過,要有很多條件,包括心理、生理、精神和物質等多方面。

為了便於討論,這裡的「共享情人」是指:有愛情關係的伴侶。「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情況,都不能稱為「共享」。自男權掌支配地位之後,有物質條件的男人,都容易讓兩三個甚至N個女人來分享他,並且拒絶讓女人有同等權利,所以不能算是共享;而一妻多夫的情況,縱觀中外古今,只有特例,絶不普遍,所以很難拿來說明共享。 Continue reading 婦女與愛情(三):共享情人,有冇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