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氣候行動三管齊下

所有這些行動都會引發如下問題:誰的民主?誰的秩序?抗議者會向他人發出請求:這些法律和秩序鞏固了正在摧毀我們世界的人的力量,讓我們一起來將其破除吧。破壞法律和秩序,可以使人感到對境遇有所控制。也就是說,這是一場值得冒險的運動。搖擺者則面臨這樣的詰問:你是站在哪一邊? Continue reading 全球氣候行動三管齊下

外國勢力的配對哲學

現在美國議員還要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重申美國引渡的權力,且加上制裁香港人的條款,同時又沒有明確寫上如何保護吹哨者,這就不是尊重人權,而是相反,協助美國政府引渡吹哨者,協助它制裁幫助吹哨者的香港人,這難道是反送中運動的初衷?難道初衷不是反對違反人權的引渡條例?我們怎能接受這些條款,還要向美國情願、不加修改就通過這個草案?如果美國國會議員真心為香港人權和民主,又爲何要將之捆綁於美國外交政策及引渡條例? Continue reading 外國勢力的配對哲學

聯合聲明:停止鎮壓西巴布亞

停止鎮壓西巴布亞社運人士和示威者,並釋放所有被捕人士,包括蘇裡亞.安達。
尊重巴布亞人民的自決權,並同意在國際監督下舉行獨立公投。立即撤離在西巴布亞的印尼軍隊。停止對巴布亞人的種族主義及系統化的種族歧視。恢復西巴布亞的互聯網服務。允許國際記者進入西巴布亞採訪。 Continue reading 聯合聲明:停止鎮壓西巴布亞

北京資訊戰走向反面

但是,靠戈培爾這套東西煽動出來的民族主義,必須要有經濟和軍力的強盛來支持,否則就是無薪之火。1939年的德國人支持納粹,因為有人人買得起的大眾小汽車(不過大部分交了錢的人都沒能拿到車,因為很快大眾生產線就改產軍車了)和古德里安的裝甲師大破波蘭;而到了1945年,戈培爾再巧舌如簧,大部分人還是會盼著納粹倒臺。 Continue reading 北京資訊戰走向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