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解放與家庭批判 (下)

在論及家庭在資本主義底下如何演化時,往往引發一個爭論,特別是在既是社會主義者又是女權主權者的婦女中。

這個問題關係到馬克思和恩格斯著作的基本主題。許多時候,當他們觸及婦女受壓迫與家庭的問題的時候,他們論斷說,家庭在資本主義底下實際上消滅了,特別是工人階級的家庭。譽如共產黨宣言曾說,「在無產階級中,家庭實際上不存在。」 Continue reading 婦女解放與家庭批判 (下)

婦女解放與家庭批判 (上)

婦女在勞動市場中所受到的特殊歧視是起源於一種比資本主義更為根本的東西。這便是家庭制度,一個遠在資本主義在歷史舞台上出現前業已存在的階級統治機構。

家庭制度是建築在婦女的經濟依賴和家務勞役之上的。這個機構使婦女作為一種性別所受到的特殊壓迫永久存在。
Continue reading 婦女解放與家庭批判 (上)

香港1937年的婦女節

文:梁寶龍

國際婦女節源於1857年3月8日,美國紐約製衣和紡織女工走上街頭,抗議惡劣的工作條件和低薪,當局出動警察攻擊並驅散抗議人群。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接着下來的數年,幾乎每年的3月8日都有類似的抗議遊行活動。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在1908年,有約15,000名婦女走上街頭,要求縮減工時,增加工資和享有選舉權等,並喊出了象徵經濟保障和生活質量的「麵包加玫瑰」的口號。 Continue reading 香港1937年的婦女節

國際婦女節的真實含義

以下的文章在1913年3月8日首次慶祝「國際無產階級女性團結日」之前一周發表於《真理報》。在那一天,聖彼得堡的勞動婦女組織第一次紀念國際婦女節活動,提出「反對女性工人缺乏經濟和政治權利」的口號,呼籲整個工人階級的團結。今年(2016)3月8日,美國左翼雜誌《雅各布賓》將其譯為英文重新發表。 Continue reading 國際婦女節的真實含義

香港淪陷前的婦女抗日救亡運動(1937-1941)

文:梁寶龍

1937年日本加劇侵略中國,內地的抗日救亡運動日趨高漲,很快影響到香港,抗日救亡團體紛紛成立,單婦女界即相繼成立「中國婦女慰勞抗戰自衛將士總會香港分會」(簡稱婦慰會)、「香港婦女兵災籌賑協會」(簡稱婦兵會)、「新生運動婦女指導委員會香港分會」(簡稱新生會)等。 Continue reading 香港淪陷前的婦女抗日救亡運動(1937-1941)